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20.江户川牧苏

120.江户川牧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

    【第一人称】透明桥回答。

    还好。

    牧苏松了口气,挖着鼻屎起身。

    透明桥:【看得到哦】

    “不可能!我都看不到!”牧苏大惊。押司吓得不行,心道知县老爷怎地对空气讲话。

    透明桥:【那只是你的大脑将这些画面自动忽略了。比如我们日常往往会忽略鼻子,其实是一直可以看到的。】

    牧苏恍然,决定要改掉在游戏里挖鼻屎的习惯。

    “该去看看那两名徇私枉法的人了。”

    牧苏按着扶手站起,对押司说:“前头带路。”

    费县人口七千四百余,周围另有三座村庄。占地不过东西十余里,南北十余里。县衙官吏如今只有新知县牧苏及押司吴庸。差下衙役捕快二十八人。

    至于官员在何处,自然是死的死跑的跑。诺大个县衙连个帐房都没了。

    【押司或许有问题。费县大小官员全都死了,没理由他还活着。】

    去往大牢路上,了解副本概况的透明桥发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牧苏回答。目光带有审视打量前头带路的押司背影。

    不多时来到地牢,衙役行礼:“吴大人。”

    “我带本县新知县牧大人前来审问。先前关押大牢的衙役现在何处。”

    “小人见过牧大人。”衙役们对青色长袍的牧苏跪下行礼。

    “平身。”牧苏手掌虚扶。

    衙役们面面相觑着起身,其中似乎是头头的一名衙役说:“两位大人请往这边来。”

    引二人入大牢,牧苏迈下楼梯时步伐忽然顿了顿。

    自己也是要脸面的人,万一被透明桥和卡莲知道自己小肚鸡肠有仇必报爱记仇小心眼,哪还有什么满满威严。

    这么想着,一众人瞠目结舌中牧苏突兀疯狂甩起头。

    一阵天旋地转中,周围景物毫无规律快速掠过。

    牧苏紧咬牙关。内心嚣张大笑。哈哈哈哈哈,见识一下眩晕症的恐怖吧!

    一分钟后。

    呕——

    牧苏趴在床边,干呕不断。

    听到响动的女合成人好奇进入房间。牧苏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而后继续干呕。

    另一边,透明桥与卡莲怔怔看着直播间变为黑屏,一行字显现。

    【连接已中断】

    不管怎么说,目的是达成了。

    “可能是他那里网络不是很稳定吧……”透明桥在聊天室说。

    炽神:“什么?”

    透明桥简单说明了下牧苏的情况。

    炽神:“我还有三小时公计时就要去睡了,希望他赶得上吧。”

    闻香和卡莲因为稍后便是下午,要去上课,无缘与牧苏游戏了。

    另一边,缓了好几分钟的牧苏面色惨白戴上游戏面罩。

    漆黑中一片焦急声音耳边响起。

    “大人,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醒了,他醒了!”

    牧苏睁开眼,自己正倒在地上,押司及几名衙役一脸紧张围在身边。

    他有气无力道:“实不相瞒,本官有沟通死者之能力。此地怨气凝重阴魂不散,方才初受冲击,昏厥过去。”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当不当信。不过古人皆敬畏鬼神,牧苏表现又不似作假,不由对他敬畏多出几分。

    大牢仅剩一顶处于地面,狭小窗口有限光线照入大佬。一贯的大牢风格:幽暗,阴冷。臭味没闻到什么,倒是身旁押司捏起鼻子不断皱眉挥手。

    沿途几个牢笼,大喊冤枉有之,冷笑有之,破口大骂有之,哭喊有之。

    衙役手持火把带领二人来至一处牢笼前,里面两名青年被剥了一身衙役服,听到脚步正抬头望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牧苏脸挤到木栏前,盯着他们一脸贱笑:“是不是没想到本官会这么快来报仇啊?”

    还不待他们辩解,牧苏就已经一脸严肃回头道:“吴大人,我怀疑这二人与其他官员被杀害有关,因此一定要严加审问。”

    “下官听命。”押司忙道,擦着冷汗。

    这位大人当真是……秉性记仇啊。

    牧苏好似发觉了什么,似笑非笑转头:“没事,我怎么会记恨你呢。本官平生素来大度,便是打了我左脸,也要笑呵呵递去右脸。”

    刚停止的冷汗又下来了。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这位知县老爷了!?

    负手从地牢里出来,明媚阳光恍如隔世。

    牧苏道:“师爷,带我上街逛逛,本官要见识见识本县风土人情。”

    “好的大人。”押司恭敬回答,已忘了纠正牧苏。

    不过出去前,牧苏要去换上官服。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回到庭院,卧房已被打扫干净。前任知县谢逊的遗留物早被清理。牧苏展开包袱,取出长袍样式,色泽深蓝的官服。

    将之换上,再扎上同样深蓝的头巾,牧苏来至铜镜前一看,好一个俊朗清秀的美男子!

    从卧房出来,牧苏特地打量押司一眼。他同样官服在身,只是并非长袍,而是一件黑色长衫。

    二人从县衙出来,上了长街,两名衙役不远不近跟在后面保护。

    过往行人面色忧愁。见了牧苏等人纷纷畏惧避开。

    片刻后,牧苏觉得奇怪:“他们怎都闷闷不乐。”

    落后一步的押司回答:“大人有所不知,开春到如今只下了三场小雨,若再不下雨,今年粮食恐颗粒无收。如此之下自然无人有笑颜。”

    正交谈,迎面走来一名孩童,见到牧苏也不躲,反而凑上前向牧苏吐了口水,叫了声狗官转身就跑。

    “给我抓住他!”牧苏扯着嗓子大嚷。

    衙役冲上去,押司连忙劝阻:“这只是个孩子啊。”

    牧苏盯着被衙役拎起的小男孩,面露冷笑:“那更不能放过他了。”

    只是接下来发展押司便看不懂了。牧苏找自己要了两文钱,然后递给小孩,还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说:“这是给你的奖赏。”

    这只是一个插曲。半柱香后,二人步行至一处石桥,桥下干涸多时。而对岸河边,一栋三层高彩楼拔地而起,鹤立鸡群。

    “大人,这是赏春院,里面——”

    “哦?那里面一定鸟语花香了。本官无甚爱好,就是喜爱那些花花草草。说不得本官也要进去看看!”牧苏打断押司,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吃不到猪肉,看看猪跑总该可以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