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96.我敢打赌你们肯定回上上章去看标题了

96.我敢打赌你们肯定回上上章去看标题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他想要挣扎,可是已经晚了。喉咙处发出几道无用的呛水声,他的身体开不再挣扎,失去温度。

    若有似无的血腥味渐渐弥漫。

    牧苏松开他,如同死神的漆黑浓雾般黑影走向下一人。

    一名名成员在睡梦中被无情杀死。

    血腥味浓郁的几乎无法散开,地面铺着一层潮湿粘滑的暗红色血液。

    再一次将乔伊斯喉咙割开,牧苏最后来到陈月面前。

    简陋而又锋利的铁片置于陈月白净脖间,带来的寒意让周围皮肤浮现一层细密鸡皮疙瘩。

    铁片下压,一抹血珠浮现于铁片。

    就在这时,本该熟睡的陈月忽有所感,睁开双眸。

    牧苏见陈月提前清醒,手上加快。可他忽略了双方实力间的巨大区别。陈月匆忙反击,一掌拍在牧苏胸口。

    牧苏如被大锤砸中,踉跄后跌十几米撞上金属墙壁。

    陈月抬手摸向脖颈伤口,随即目光落在周围床铺上。

    昏暗中每张床都躺着身影,一动不动。刺鼻血腥味就如那晚他们杀入余火营地时。

    她的语气带上不敢置信,发颤开口:“你做了什么……”

    “如你所见。”牧苏唇角上扬,牵扯到胸口转为疼痛咧起。那一掌只是她匆忙反击,哪怕这样,肋骨现在没断也差不多了。

    陈月很快反应过来是鱼汤有问题,自己因为没有食用从而避免。

    她的一双眸子锐利森冷,咬牙冷喝:“我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做!”

    “你早该想到的。”几次爬起失败,牧苏不再起身,就靠坐着墙壁,遥遥对陈月悠然一笑:“一个疯子安然无恙活了400多年?谁给你的愚蠢错觉。”

    陈月站起身,语气森然:“我会杀了你。”

    “是么。”牧苏微微低头,眸底沉下一片暗影。一把猎枪抬起对准陈月。“去另一个世界和他们说吧。”

    咔嚓——

    子弹上膛。

    脚掌抓地,昏暗中她的眼眸死死盯着牧苏扣在扳机的手指。

    “你只有一发子弹。”

    “所以这很公平不是么。”猎枪架在肩膀上,牧苏偏头,闭起一只眼。“打中,你死。不中,我死。”

    他的食指缓慢而又坚定不移的勾起,直到到达一个节点——

    陈月动了。

    她也醒了。

    蹬腿的过大幅度让她一下从梦中惊醒。

    她眼眸满满的冷冽刹那化为茫然,而后下意识看向几米外,牧苏的床位。

    牧苏头枕着双手侧躺在床铺上。他正面朝这边,大眼睛对自己blingbling眨动。

    他看到陈月看来,开口小声说:“按时睡觉,做个乖宝宝,giaogiao。”

    陈月忽然坐起,牧苏瞪大眼睛中迈步走来。

    “诶你干嘛……杀人啦!杀人啦!”

    牧苏惨叫突兀散开。成员们纷纷惊醒,混乱中灯光亮起,他们就看到陈月在牧苏身上肆虐的一幕。

    听起来有歧义,其实就是陈月在欺负牧苏。

    一分钟后,牧苏坐在床上小声抽泣,一张脸颊被陈月捏的红肿。陈月站在一旁,一脸痛快。

    “发生什么了?”乔伊斯问。

    其余成员大多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我……”

    陈月一时语塞。梦到牧苏叛变所以气不过收拾他一顿?这个理由一点道理没有。

    “这家伙偷看我睡觉。”她冷哼一声说道。

    “我不承认。”牧苏梗起脖子反驳。“我没偷看。”

    陈月要说什么,就听牧苏振振有词反驳:“我这是正大光明的看。”

    成员们摇头叹气四散回到自己床铺。虽然不知道在游戏里活动会不会加剧体力消耗,不过还是节省些力气吧。

    灯光重新关闭。留下的壁灯散着昏黄光芒。

    与牧苏床铺挨着的一名成员心怀忐忑躺下,正这时陈月走到床边,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你睡我那里,我睡这里。”

    成员犹豫着爬起,小声说:“别太狠,怎么说牧苏先生也是个长者……”

    陈月气极反笑。居然替牧苏说话,这货最先杀的就是你好么,虽说是个梦……

    换完床铺,陈月躺到床上。二人头与头之间只相隔一层薄薄木板。可以听见那边传出的不爽吧唧嘴声,就是那种嘴唇开合,但不发出声音的动作。

    犹豫良久,陈月还是轻声问了句:“喂……”

    牧苏的回答是重重翻过身,就好像这样就能背对陈月了。

    “别以为打完我再给个甜枣就有用了。”

    陈月哑口无言。她怔怔注视天花板红灯闪烁的喷淋头,半晌后继续说:“我们是敌人吗?”

    关于对牧苏的态度,永生会上下一直保持某种暧昧,一种是敌是友的感觉。两房相处即不像朋友那样亲密无间,也不像敌人那样相互敌对。

    “废fa。你不由分说将我从事务所绑过来,不是敌人是什么?”牧苏冷哼隔着木板响起。

    “不过……事后如果你们肯给我一笔委托费,再让我打一炮,我想大人大量的牧苏侦探一定会谅解你们的。”

    陈月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很愚蠢。丢掉那一丝丝愧疚,闭上双目。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成员们被此起彼伏的肚子叫声吵醒。

    饥饿感更加严重了。从未体验饥饿的成员们很难形容这种感觉。即像有虫子啃食肠胃,又像胃酸在腐蚀胃壁。

    进食毫无用处,哪怕一刻不停往嘴里塞食物也不能阻挡这种饥饿感。

    如此几天过去。

    与一天天变得繁荣的小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见消瘦却日渐无力的众人。

    哪怕如此,他们也没人想通过完成主线任务活下去。牧苏也是一样。

    虽然牧苏总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然后嘴贱我要吃了你们。

    开始还好,随着时间推移,成员们露面时间愈来愈少,大部分时间都躲在休息区概不外出,居民们开始陷入恐慌。毕竟他们的一切都是乔伊斯等人带来的。

    这种事情没法解释,干脆也不去解释。乔伊斯利用牧苏的能力通知汉森,让他来暂时接管晨曦镇。报酬是那两种武器交给他研究。

    第五天。

    休息区一片死寂。昏暗中所有人躺在自己的床铺,胸膛起伏着。

    [你们毫无意义的团结令我很感动——噢骗你们的。事实上我并不会有情绪。]

    沉寂几天,aic终于再次开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