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02.身为精神病,拿抢来的钱去买游戏还是很合乎常理的吧?

02.身为精神病,拿抢来的钱去买游戏还是很合乎常理的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等等等!”牧苏又连忙大嚷:“叫牧苏叫牧苏!”

    【昵称选择完毕……是否开始新手教程。】

    “拒绝。真男人就该跳过教程!”

    【玩家选择跳过教程。新手提示将随机穿插副本中。】

    【游戏区分单人、多人模式。难度为休闲、普通、困难、糟糕、噩梦。在休闲难度下,将给予提示最大化。降低通关要求。同时副本完成奖励极低。】

    【当前版本难度上限为噩梦。在噩梦难度下,提示降为最小并且碎片化。通关要求高,但通关副本将获得高额与额外奖励。】

    【载入主世界……】

    ……

    惊醒牧苏的,是停在窗外,乌鸦煽扇动的翅膀。

    乌鸦没有飞走,它依然栖息。

    布有裂口的木窗让风发出尖锐的惨叫。

    乌鸦的眼睛望向窗内,倒映窗户下牧苏爬起的身影。

    阴影投射在地板上。

    木屋破败而又潮湿。鼻尖絮绕散不开的淡淡鱼腥味。

    惨叫的风中,似乎有海浪拍打巨岩的声音。

    仅有一扇窗户,窗外浓雾看不清,房间很暗。

    风很大,但吹不散外面的浓雾。它们就在那里,一动不动。

    脚下木板有些朽坏,走上出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门边衣架挂着棕灰色的呢子大衣与帽子。牛皮箱子摆放一旁。

    餐桌上,刀叉丢置餐盘一边,盘中盛放长毛的三明治。潮湿的环境,食物很容易变质。

    蜡烛歪斜粘在门一侧的书桌上。墨水瓶盖子打开,鹅毛笔压着羊皮纸。

    上面的文字晦涩难懂,像疯子所写。

    牧苏握住门栓,它发出吱呀的哀嚎。

    【未完成噩梦梦境,无法离开】

    【躺上床以开始进入梦乡】

    系统接连弹出两条信息。很诡异,很故弄玄虚。

    牧苏转回身,看向窗下床单泛黄,床下尚露出一角旅行箱的单人床。

    他躺上了床。

    【你感觉昏昏欲睡……请选择梦境模式】

    躺上床的牧苏得到系统信息。

    他看着天花板,那里被擦洗过。只剩一滩暗红色污垢。

    是喷上去的,还是阁楼渗下来的?

    “单人噩梦。”

    【当前进行:单人噩梦梦境……失败。玩家需进行一次多人梦境方可进行单人梦境】

    “多人噩梦。”

    【当前进行:多人噩梦梦境……失败。玩家需完成休闲难度梦境方可解锁下一难度。】

    牧苏退而求次:“多人休闲。”

    【当前进行:多人休闲梦境……成功】

    【当前为休闲难度,将不会加载特别世界观。】

    【人数:4-8】

    【载入中……】

    【游戏愉快】

    窗外乌鸦依在,纯黑如同梦魇的黑色眼珠看着牧苏。

    “晚安。”

    乌鸦暗哑的嘶叫。

    牧苏眼前黑了过去。

    ……

    进入副本过程简洁无比。随之提示音消失。牧苏视野由原本的黑暗变成了无。什么也没有。

    这种感觉玄而又玄。硬要形容的话。就像捂住一只眼。那么所看到的不是黑,而是“无”。

    【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一道陌生的男性声音响起,眼前渐渐亮了起来,牧苏视角变成电影一般,成为了一个观看者。

    【山川、河流、城市,一切都一如既往。唯一变化的只有人类自身。】

    随旁白缓缓道来,过场动画随之切换,最终定格为俯视的城市。下方街道车水马龙人群匆匆。说不上来的古怪,却又说不出问题在哪。

    【不知从何时开始。一切发生了扭转。】

    【当时代广场屏幕上的女政治家正高谈论阔着自己的方针,当男人们精装打扮聚集在一起谈论哪一件衣服更好看八卦哪一个朋友家事。当女孩们手持荧光棒挥舞着尖叫对着台上猫耳少年偶像。当人夫们向警察署报警自己遭遇了家庭暴力时。当烫着头发烟熏妆的不良少女们在大街小巷调戏路过男性时,当少年们被女孩子追求表白而手足无措时——】

    【转变从何时开始我们已经无法追溯。只知道当着一切发生时,没有人知悉。人们自然而然接受了安排,如同棋子一般,走到了自己应该在的位置。】

    镜头迅速下落,落在一片民居中一道人影后方,逐渐暗了下去。

    “不就是把男女身份互换一下。非弄得这么故弄玄虚。你们啊,总想搞个大新闻。”在画面亮起可以活动的瞬间,牧苏就吐起了槽。

    【载入任务……】

    【主线任务:证明哪怕世界颠倒,你们也可以很好的生存下去。奖励:10先令(未完成)】

    当前进度:回到家中。

    内容:尽管这个地方和你们社会的环境不太一样……不过也差不了太多。只是一点:你们是外来者,你们的目的是融入这里。每一次原住民对你生疑,奖励将会减去1。

    【支线任务:不与队友进行接触,独自完成主线。奖励:5先令(未完成)】

    【支线任务:拈花惹草,同时于三名以上女性同时保持交往。奖励:5先令(未完成)】

    【额外任务:成为知名人物(正面的)。奖励20先令(未完成)】

    【额外任务:来源于梦境缥缈的意识将会对你的表现给予奖励。当前为:0先令】

    任务菜单浮现在视界上,一同出现的还有右侧孤零零血条和显示队友状态的状态栏。

    说是状态栏,其实就是左上角的三个名字和其下方绿条。

    一旁箭头提示:【队友状态用颜色来表示。绿色为健康状态。黄、红为受伤/重伤状态。当您的队友死亡,名字将变为黑色。】

    相比较其他游戏,这款游戏对血量设定简陋的一塌糊涂。

    《熟睡之后》只有装备栏和背包栏,需要时呼出即可。

    背包栏空空如也,装备栏也只有初始服装。

    【泛黄的白色衬衣】

    【常见的】

    【普通的上衣,几乎没有御寒效果。】

    *可能很久没洗过,有了些味道。

    裤子和鞋也是类似。脏兮兮的长裤和溅了泥点的短靴。

    清晨独有的阳光倾洒在身,牧苏站在一家便利店门前,手里拎着一袋面包。周围是一片民居。偏日式的建筑风格很好猜这里是哪。

    “嗯……”

    沉吟一声,牧苏就跟个智障似得傻站在便利店门口。

    我在哪?

    我现在要干嘛?

    回家?

    家又在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