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43.精神病院里的正常人

43.精神病院里的正常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抱歉……是刚刚打扰到你了吗?”四人转身,继续由兔子交涉。

    “我出来倒垃圾,然后就……”拎着黑塑料袋的艾利克斯疑惑望向远去的警车。

    兔子灵机一动,哀伤叹息:“就如你所看到的……我的朋友被吓疯了……”

    “我很抱歉……”

    “没什么……这已经是个很好的结局了不是吗?”兔子这个心机的女人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牵起笑容说。“我们其实是来找你的。”

    “找我?”老实人艾利克斯看向四人。

    马丁羞赧一笑:“我们想谢谢你……”

    “没什么……我当时也吓坏了……”艾利克斯脸上浮现一丝痛苦。

    兔子故意沉吟半晌,于艾利克斯询问中犹豫道:“我们还想知道……你之后还有预知到什么了吗?”

    艾利克斯皱眉想了想,摇头道:“没有……我只是做了许多噩梦。”

    “那我换个问题……”

    兔子紧紧凝视艾利克斯,一字一句问道。

    “你还记得……那个梦里我们所有幸存者的死亡顺序吗?”

    ……

    2-13号是个四人间的病房,因为下铺的病人于昨日病情加剧而转移到单人间,空出的床铺正好分配给牧苏。

    牧苏的舍友正在楼下花园里撒欢,进屋的牧苏挣脱开看护,于趾高气昂道:“这是个游戏。我们是玩家,你是npc。你若识相就装今天什么都没发生。如果不识好——”

    这里的看护哪个不是身经百战见得多了,对视一眼,其中一人敷衍道:“好好我们知道了,我们相信你没生病,这就放你出去。”

    “真的?”牧苏疑惑一问。

    “真的。”看护诚恳回答。

    “那他为什么要往我脚上套脚铐?”

    牧苏低头,其中一名护工正在往牧苏脚上套塑胶脚铐。

    “这是我们斯坦森精神病院赠送的小礼品,每个人来过的人都会得到一份。”

    “真的?”

    “真的。”

    “你他娘不是在骗我吧?”牧苏狐疑询问。

    “我匹诺曹凯奇从不骗人。”看护坦然回答。

    “你这名子不骗人都可惜了好吧?”

    “我跟你讲别以为长得帅就可以名字歧视了,起这个名字又不怪我。”

    人家话说的那么好听牧苏还能说什么?

    房门这时被推开,送走查理警员的医生捧着一只针管进来。他询问看护:“他怎么样?”

    看护点头回答:“情绪稳定。”

    牧苏瞪大眼睛,一指医生:“那个医生拿着针过来干嘛!”

    “打针啊。”

    牧苏瞳孔一缩:“为什么打针。”

    “每个进来的病人都要打针,别担心,只是镇定剂而已。”

    “进来?病人?你不是说要放我出去吗!”

    “我骗你的。”

    牧苏瞠目结舌,后仰缩脖挤出双下巴:“你不是说不骗人吗!”

    看护理所当然道:“我不骗人不白瞎我父母起名字的才华了吗?”

    牧苏虎躯一震:“好……好有道理……我居然没办法反驳……”

    医生手持针管接近,看管则一左一右将牧苏按在床上,挽起他的袖子。

    眼见挣扎不开,牧苏仰天长啸双目含泪:“我好恨啊!”

    医生逼近,和颜悦色道:“好好配合治疗,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康复出院了。”

    他不说还好,仇恨被转移的牧苏死死瞪来,随即视线下移落在医生的胸牌。

    “贝克医生……我记住你了。”

    贝克医生不在意的笑笑,竖起针管挤出空气说:“按住了。”

    “想也别想!”牧苏紧咬牙关,使出浑身解数扭动。

    一时间二人竟制不住牧苏,一片混乱中,贝克拿着针管跟随良久,最终一下扎入肉中。

    牧苏挣扎一顿,面庞变为:(首)

    他张嘴闭眼大叫:“哼——哼——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吼什么!”看护一声大叫,脸上满是忿忿。

    牧苏睁眼怒视:“我被针扎了还不准我叫两声吗!”

    “你哪被扎了!被扎的是我!”看护愤怒难平,伸出手掌让他看手背扎着的针管。

    牧苏脸上的痛苦一收,好奇询问:“你也有病吗?”

    “我身体不舒服,不行吗!”看护吼道。

    “没看清嘿嘿……”贝克医生嘿嘿笑道。

    “那个……还要继续吗?”另一名看护看不下去了,心说这三个人怕不是都有病。

    贝克医生将针头拔出,虽然药没注射但针头污染已经用不了了。可惜摇摇头道:“查理警官已经通知他的家人,暂时先不打针了。”

    看护松开自己,暂时逃脱一劫的牧苏晃了晃脚:“你们不能让我见家人时带着脚铐吧?”

    “以防万一,我想他们会理解的。”贝克医生不在意的笑笑,如果是普通病人他或许会考虑松开,奈何牧苏是被警察送来的。

    适应性很强的牧苏抱怨几句便没话了,贝克医生和那名被扎针的看护离开,只留下一名看守看守牧苏。

    闲不住的牧苏拖着脚铐在病房来回走动,看护目光跟随他,见他不时做些奇怪动作,嘟囔些什么“每次看到月亮时就会想起我”“哭吧叫吧然后去死吧”之类不像正常人说的话。

    作了一会儿牧苏瘫在床上,开始想起正事。

    他们去叫家长了,那么作为家长,肯定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进入精神病院……虽然自己不认识,但想来天下父母都一样……到时候是个离开这里的好机会。

    无所事事的一小时后,终于有看护来通知牧苏,他的家人来了。

    两名看护跟随下,牧苏原路返回。

    沿途病房里的情景跃入眼帘。

    “曾几何时你们有没有突然在某一刻惊觉,这一件事曾经发生过。这根本不是什么狗屁的既视感,那是我们被美国政府压制的超能力……”

    “我实话实说吧,我们的世界就是一场游戏。我们都是npc,不过我机缘巧合认识了个玩家,他说只要198美元……”

    “前天做梦我和耶稣佛祖元始天尊他们几个打牌……”

    “消灭人类保证!世界属于虫族!我虫族所过之处万族臣服!”

    牧苏渐渐握紧双拳。

    正常的自己浑身上下充斥着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气息。

    一定要……逃出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