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6.当幸福来敲门

16.当幸福来敲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很久以后的某一天——

    牧苏、卡莲,透明桥,君莫笑,闻香,炽神,樱华凑在一起,在改造好的废弃望海崖小屋进行了一场紧张刺激的跑团。

    “说一说那件事吧。”骰子丢回碗里,透明桥肩膀撞了下牧苏,揶揄问道。

    他们说好要在跑团结束后,每人说一件自己现在觉得丢脸的事。

    对面卡莲如遭雷击,爬起来哒哒哒跑过去挤到二人中间,气鼓鼓盯着透明桥。

    “哪件?”牧苏还在装糊涂。

    “就是你失败的梦境,我们牧苏大魔王少有的败绩呢。”透明桥肩膀撞了下卡莲,身娇体柔的卡莲顺势倒在牧苏怀里。

    牧苏温柔地给卡莲顺毛,回答:“你是说被你吓得半死的那个梦境?”

    “……另外一个。”

    “那个啊……”牧苏摩挲的手掌停下,陷入追忆。

    平淡的叙述声在热闹的小屋响起。

    樱华拖着下巴,脑袋一点一点的问:“所以,这个噩梦梦境里,你们碰上某位不可名状之物呃……或者说旧日支配者的降临?”

    牧苏嗯嗯点头。

    “好吧,千年前的那十个人真是一群倒霉蛋。”闻香嘟囔一句。

    就像上古邪神热衷于收集恐怖角色,将之制成梦境一样,不可名状之物同样热衷将主世界的内容制成梦境,换而言之,不可名状之物世界观梦境有很大可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所以,那十个真实存在的幸存者明明只要撑过那晚,就可以找回地图远离深渊之地,结果迎面一个化身砸下来。

    天见可怜,那只是十个普通人。

    “下一个是谁?”君莫笑看热闹不嫌事大,兴高采烈问道。

    莫名的,所有人看向一项沉默寡言的炽神。

    这个占位一人更比两人强的大块头板起脸回答:“小时候偷穿过女装……不用这么看,谁也有脑抽的时候。”

    一片欢笑喧嚣声随之从小屋散开,回荡在死海上空……

    ……

    轮廓低下它们的头颅,迎接它们的至高存在。

    幽暗世界,那道独一无二的浅灰斗篷飘荡着。

    偶尔会有人好奇斗篷下是什么,而所有看过真实存在的人都会发疯至死。

    死寂无风,重重黑影围绕召唤,围绕浅灰斗篷。

    突然间,一阵极快语速的喝骂从斗篷里传出:“我想我已经不止一次说,你们这群蠢货该如何正确召唤我,但你们似乎从未记住。你们不仅咒语用错了,也没有在多云的日子里召唤我,而且也没有筑起高塔,召唤术学的这么烂我都看不下去了……听着,我再说一遍,听好!”

    当着一众轮廓,这个有些话唠的灰斗篷带着恨铁不成钢语气,高声念诵。

    聆听我的召唤——

    无尽虚空之王——

    移星者——

    坚固的基础——

    地震之掌控者——

    恐怖的征服者——

    痛苦的创造者——

    毁灭者——

    荣耀的胜者——

    虚空与混乱之子——

    深渊的监护人——

    原暗之神——

    维度之主——

    谜一般的智者——

    秘密的守护者——

    迷宫之主——

    角度的大师——

    夜鹰之神——

    最后之尖端——

    门之主——

    辟途者——

    太初的全能的永生之主——

    乌梅尔·亚特·塔维尔——

    iak sathath!——

    犹格·索托——

    nafl fthagn——

    您的仆人召唤着您——

    “记住了吗?”

    不要脸的说完一堆前缀,斗篷转向黑袍身影。

    一片死寂。

    “我们来拜会一下这里的主人吧。”斗篷无奈耸下肩膀,看向那个紧闭的木门。

    它感知到熟悉的气息在门后弥漫……

    聚集起的,数以百计的,形态各异的轮廓转向营地,靠拢接近……

    ……

    嘭——

    百米外传来的撞击声如响在玩家们心底。

    嘭——

    声音一次比一次大。

    玩家们重新变得紧张,墙壁上的火把甚至也在摇晃。

    “我有种不祥的感觉……”唐唐好吃嘟囔。

    “那就不要说出来。”木木没好气斜了一眼。

    海狸哩酱语气担忧:“牧苏苏不会有事吧?”

    “……”玩家们无言。而且牧苏苏……你是连《牧苏苏传》都跑去看了吗!

    九月伏行等人心中咯噔一声,要遭,这种语气……这位玩家该不会要被牧苏转化成眷属吧!?

    嘭——

    木屑飞溅,边缘的碎片迸射。

    破烂不堪的木门摇摇欲坠。

    浅灰斗篷飘荡在门边,静静等待仆从撞开木门。

    咔嚓——

    最后一次撞击,木门四分五裂。第十房间的一切显露于灰袍身影眼前。

    那是一张在黑暗中微不可见的木椅,一道身影坐在上面,如有实质的黑暗弥漫在身影周身。

    “你打破了我的大门,老鼠。”

    木椅之上,冷漠声线响起。

    那道剪影,他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手肘搁置在木椅扶手两边,双手在面前交错,遮住薄薄的嘴唇与下颚,那双如深渊般深邃冷漠的眸子静静凝视门外的诸位。

    “我被囚禁了一万年,又被逐出了自己的故乡。现在你们胆敢闯入我的领地,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浅灰斗篷狐疑说道:“你明明是个人类……所以你跟收集癖什么关系?”

    作为二大爷最贴心的小棉袄,牧苏当然知道收集癖指的是谁。

    牧苏骄傲竖起大拇指,一比自己:“那我二大爷!”

    先前堆砌的逼格瞬间垮掉。

    “你大爷是谁?”

    牧苏一怔,陷入思索。

    我大爷是谁……?我没有大爷……对啊……没有大爷,怎么就有了二大爷呢……

    他渐渐陷入迷茫之中。

    “所以是一名纯种人类眷属吗……有趣。

    浅灰斗篷打量着牧苏做出点评。它将视线落在牧苏身后,视线如同穿过层层阻碍,看到那群畏惧紧张的身影。

    “你跟那群人是一伙?”

    浅灰斗篷带着好奇询问。

    牧苏回过神,下意识摇头又连忙点头:“我们是同伴!”

    如果其他玩家在这里,一定会心中欣喜,因为它们居然可以交流!

    熟睡之后不是线状游戏,哪怕再直接的主要任务也一定不止一种通关方式。

    而敌人能交流,便意味不只有一种途径,他们可以拖时间,求饶,甚至加入——只要有一人能活过天亮,即算通关。

    可惜他们不在这里,于是——

    牧苏平身手臂,竖起的食指勾动,大声叫嚷:“你过来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