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08.被遗忘的存在,刻骨铭心的梦

08.被遗忘的存在,刻骨铭心的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主最终被安全部的人接走,之后或许会搭乘联邦的飞船离开太阳系。

    牧苏回到安全部预订的酒店,房间没有金发泳装大美妞,只有游戏面罩和没有温度的床铺。

    落地窗外显现海岸的夜景。没意义的灯塔高高矗立,海水里的荧光沉沉浮浮。

    牧苏在窗边坐下,望着夜幕下的海岸出神。

    那双黑色的眸光里倒影火星的夜色。

    斗转星移,东南方的天际泛起一抹昏黄鱼肚白。火星的阳光是蓝色的,但被防护罩折射后又变成正常的颜色。

    星辰被逐渐亮起的光芒取代,黯淡消失。

    牧苏黑眸中的辰光正在泛起。

    他一夜没睡。

    【你的个人账户有条新消息【点击查看】】

    一道消息弹出,那双眼睛有了些焦点,移动目光看去。

    安全部的汇款已经到帐了,这是否说明……任务完成了?

    在这时,牧苏微微偏头。几秒后门外响起敲门声。

    来人是安全部的工作人员,他们通知牧苏,绒火文明聚集起的战舰正在散去,并且公主坐上飞船离开。

    “不过……她托我给您带个信。”

    工作人员同时带来公主的一封信。

    那是一张普通的信纸,牧苏将信拆开,人员识趣的关门离开。

    文字歪歪扭扭,像个孩童所写。但想一想绒火星人的手掌也就释然了。

    【现在的我应该已经坐上返程的飞船,如果没有其他文明狙击,到绒神系后我会再给你写一封信。记住我的名字,塞德娜。如果你会忘,请记住海王星旁的那颗塞德娜。这样当你看到海王星,或许就会想起我了。】

    塞德娜……?

    心中重复这一名字,牧苏眼眸深处掠过一抹从未出现的迷茫。

    好像很久以前,有一道分不清轮廓的白裙身影也对自己说过同样的话。她说:“当你抬头看到月亮,就会想起我。”

    月球已经没了,你……又是谁……?

    他无论如何仔细去想,也想不到那道白色身影是谁。

    牧苏低头,白色手镯安然待在手腕上,像一弯月亮。

    敲门声再次响起,牧苏打开了门。

    门外是另一名政府人员,他是来送牧苏回环十四区的。

    牧苏点点头,带上游戏面罩2号跟随他离开。

    ……

    三日后的晚上,牧苏回到小楼,这里的一切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

    石岐的卧房在对面,她在房间中休息。而aic没日没夜看着动画片。

    牧苏伸着懒腰扑到床上,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他久违的做了一个梦,一个过去的梦。

    他以为是在异星战场上的经历,或者和完全没记忆的白裙身影有关,只是……

    ……

    “战舰在猎户座的边缘起火燃烧;c射线在星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都将湮没在时间的洪流里,就像雨中的泪水。”

    “一切终将逝去……唯我永生。”

    低沉沙哑的旁白在脑海里响起,牧苏听了出来,那是自己的声音。

    至于内容……毕竟每个人都有中二的时刻,跑步时双手平伸在身后是很常见的吧?

    梦大致是三百多年前的内容。

    那时,失去oftum保护的人们终于在它消失后所残留的东西的荫庇下,成功掌握可控核聚变。

    那是一个激情燃烧的碎月,除了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就无限能源问题展开一些微小的矛盾……

    矛盾解决后,人类的所有科技树飞速点亮,无数后联邦时期广为流传的奇观都是在那时完成的。

    为了给日益无聊的地球公民找些事做,而不是成天游行违法寻刺激,由联合国的常任们牵头,研制了一款虚拟现实游戏。

    按照现在的游戏划分,应该属于三代半游戏。如果计算机换成光子或量子,那差不多就可以晋级第四代了。

    梦的内容与这个游戏有关。

    因为一些理念上的摩擦,牧苏漫长的岁月中第一次被一个家伙在网上用最恶心的污言秽语辱骂。

    那是一个昵称叫“邪恶boss”的家伙……所以不怪死亡锦标赛第三轮牧苏那么针对那名玩家,这是宿命。

    总之,这个家伙骂完之后像没事人一样,一切恢复平常。除了一双从现在开始,时刻盯着他的目光。

    牧苏很轻易的找到他的社交软件,刷新他的动态,整整几十年一天都没落下。

    在最开始,这家伙做的还是不错的。可能是游戏很好玩,他有那么两三个月没有更新任何动态。

    牧苏始终潜伏在暗处,不打草惊蛇。

    第四个月,他终于更新了一条新动态,内容是“永失我爱,我多希望她和那个男人走时能看我一眼……”

    得到机会的牧苏回答他“我这里有一顶绿帽子和一顶绿帽子,请问你掉的是哪一个?”,然后将他拉黑,让这家伙不能回答自己。

    邪恶boss根本不知道牧苏是谁。

    而牧苏可记得清清楚楚。

    他恢复了以往的社交,时常更新动态。于是牧苏就像个梦魇,始终在适当的动态里冷嘲热讽。

    当他被无休止的骚扰三年,而各种拉黑屏蔽无效后,他更换了新的社交帐号。

    当他发出“第一天你们好。”的系统默认动态时,牧苏的回复紧随其后出现。

    “你好。”

    这是恶魔的问候。

    他开始频繁的更换帐号,但牧苏总能找到他。

    直到突然有一天,牧苏消失了。

    “哈哈哈哈,最后还是我赢了。”

    这是他当时的动态。

    之后的生活恢复如初,随着时间推移他有了孩子,身形变得佝偻,头发变白牙齿掉落,孩子也有了孩子。

    几十年后,在他生命终结的那一天,病房外传来敲门声。

    进来的是一个黑发黑眸,肤色异常苍白的男人。

    他不认识这个年轻的男人,直到这个男人开口说话——

    “哈哈哈哈,最后还是我赢了。”

    牧苏看着他瞪大眼睛停止呼吸,心电监护仪变成零,然后家人哭喊,护士们冲进来。

    牧苏大概永远也忘不了这滑稽的一幕。

    于是牧苏笑出了声,又被自己的笑声惊醒。

    他睁开眼,看到aic近在咫尺的淡蓝色瞳孔。

    两者对视半天,aic忽然伸出两只小手捏着牧苏脖子,发出清脆大叫。

    【我要掐洗里!】

    “好了好了不闹了。”牧苏把它抱起来蹭了蹭脸,aic挣扎了一阵,好似认命般垂下小手,不再挣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