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02.依旧平静的日常

02.依旧平静的日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作为一名人类,艾尔文曾与大部分人相同,当合成人是伙伴和生活中的必需品,但却不是同类。

    这很好理解。合成人虽然有着和人类相同的特称,无法辨别的拟真情绪……但它们终究不是人类。

    直到在一次极限运动中,他被火星深海鳄咬断双腿,迫不得已换了一条轻型合金骨骼的腿。虽然和平时无异甚至比原先的还要好,但艾尔文还是心中感到一些异样。

    跟每年需要进行一次保养无关,而是他觉得……自己现在并不算一个完整的人类。

    一个拥有人类大脑的合成人算人类吗?一个拥有人类身体的合成人又算人类吗?

    人类的定义又是什么?是拥有那一串遗传亿年的dna,还是继承了智人精神文明的传承,还是精子与卵子结合所自然发育的婴儿?

    就这样,他开始尝试了解合成人,理解合成人,并且知道诞生智能后的合成人会去的一个地方:避风港。

    固然联邦现状是合成人利益可以得到保障,而公民对合成人相对平和,但总有一些公民不这么想。

    人类对自己都会无比残忍,何况异类。

    像他这样的人在联邦还有许许多多,并且努力发声,争取让合成人获得更多权利。

    而避风港对他们这种人类的态度也很奇怪:不主动接触,不透露善意。

    似乎它们只想收容合成人,然后偏安一隅,避开所有麻烦。

    艾尔文只能主动行动。

    他想要更多了解这个组织。

    艾尔文默默打量这栋小屋,足有膝盖深的积雪覆盖周围,这里应该好几天没有来过人了。

    淌过积雪,艾尔文离开路边,走向这栋雪夜里唯一的轮廓。

    院落积雪同样没被打扫,他的裤腿已经湿透了,冰冷贴着小腿。

    今年要早点去维护了。艾尔文心想。

    昏黄的门灯照亮门前一小片范围,雪更加晶莹。艾尔文走到门前,白色哈气从干燥嘴唇间呼出,袅袅上升。

    带窗口的怀旧木门可以看出有一些年头了,一条帷幔挂在窗后,里面的情景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叩叩叩——

    他轻轻敲响门。

    “进来吧。”

    附有磁性的柔和声音从门内传出。

    艾尔文拧开门把,轻轻将门推开。

    暴风雪夜的风从艾尔文的周边灌入房间,他也看清了客厅里的情形。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

    墨一样漆黑的碎发,白皙到扎眼的肤色,深邃如同深渊的眼眸。

    现在应该是放松休息的时间,但这个男人依旧穿着笔挺,绅士般的黑色西装解开所有扣子,白净衬衫勾勒几分胸膛的轮廓。

    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闪着暗金色泽的防滑链拉入头发里。

    这很奇怪,这么老式的眼镜现在已经没人会这么戴了。但艾尔文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突兀与怪异。

    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他坐在沙发里,后背是燃烧的壁炉,壁炉很明亮,让他变得几分昏暗,肤色很白,又让他无比醒目。

    他的腿上,一只奇怪的眼球形机械生物趴在上面,瞳孔微微眯起,犹如在打盹。

    时间就这般静静都流淌,直到风裹挟着雪从艾尔文周身灌进客厅,壁炉火焰晃动,呼啸声响起。

    那个男人皱起好看的眉毛,侧目过来,镜片后的深邃眼眸望向这边。

    艾尔文就像一个不速之客,莽撞的闯进这幅油画之中。

    他终于如梦方醒,连忙迈进门内,反手关上房门。

    呼啸的风雪被阻隔在门外,火焰趋于平静,燃烧的噼啪声响重新占据这里。

    艾尔文站在门边不动,沾满雪水的裤腿和鞋子开始融化淌水。

    那个名为牧苏的年轻人一言未发,他深处修长白皙的手掌,指向一侧的长沙发。

    艾尔文会意,背脊微弯小步伐走来,双腿并拢,手放在膝盖上坐下。

    屁股只沾了一半的沙发。

    他莫名有些拘谨,或许是因为那一幕太过触动人心。

    艾尔文微低着头,注视那双修长裤腿下的黑皮鞋。他甚至不敢抬起头,唯恐触及那双仿佛能洞悉一切秘密的深邃黑眸。

    类似的目光他只在自己的祖父身上看到过……不,祖父还不如他这般夸张。

    微微定神,艾尔文轻声询问:“牧苏先生……或许应该叫您牧苏侦探。深夜造访打扰了,我的来意您应该已经了解……”

    他不知不觉用上了敬语。

    艾尔文看不到的方向,牧苏的气质正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便是金丝眼镜后,那双眼白渐渐变多的死鱼眼。

    贤者时间到!

    ……

    2分钟前——

    沙发剧烈晃动。

    刚从盥洗室出来的牧苏一屁股坐进沙发,迷离的眸子没有焦点,失神整整盯着天花板。

    “aic,我有一个疑问,你能帮帮我吗?”

    [有问必答不知道]

    鱼缸倾斜,aic不得不跳起黑色小手撑住鱼缸,不让自己滑到边缘。

    如果别人不想听牧苏就不说,那他就不是他了。

    牧苏自顾自说道:“你说变形金刚死后就是一辆普通的汽车。这种情况我们能把它们的尸体当作一般的汽车开吗?”

    aic瞳孔眨也不眨,凝视着全息屏里的蓝胖子。

    “看来你也不知道吗……”

    牧苏轻笑一声,阖上双眸。

    他的意识渐渐放空,身体越来越轻灵魂在星河中荡漾……

    ……

    “咖啡还是水?”

    牧苏拿起桌上的水壶。

    “咖啡就可以了……”

    艾尔文受宠若惊,双手捧起杯子凑到水壶下。

    “猜错了是水。”

    牧苏要死不活睁着死鱼眼说,清澈透明的净水从水壶里落入杯中。

    “……?”艾尔文一刹那泛起些许迷茫,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似乎声音也有一些不同?

    水满,牧苏停下,水壶放回原位。

    还好水是热的。艾尔文想道,轻酌一口放在腿间,双手握住取暖,

    牧苏敷衍问询:“有什么需要委托的,说吧。”

    艾尔文微微正坐:“您应该已经从资料里了解过了,我以前是一名极限运动爱好者。”

    “极限运动吗?”

    未彻底从贤者模式里摆脱的牧苏流露一抹追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