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66.玩家们的恐怖故事

66.玩家们的恐怖故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十名玩家躲在碎月家的二层阁楼。

    碎月几小时前死亡,只留下了这间结实安全的木屋。

    花蘑菇托着下巴,无聊看着晃动的火焰。在某一刻,她的耳朵微动,隐隐听到什么声音。

    有些迷茫的抬头,她望向阁楼尽头的窗户怔怔出神。

    旁边的比格艾斯轻拍了下她的肩膀:“你怎么了?”

    其余玩家被惊动,疑惑抬头望来。

    公告真皮疑惑道:“外面有什么吗?”

    “嘘……”

    正义的伙伴忽然抬起手掌,示意众人噤声。

    “你们听……”

    玩家们闭住气息,静静倾听阁楼外若有似无的声音。

    “十个望海角小孩,为了吃饭去奔走;噎死一个没法救,十个只剩九。九个望海角小孩,深夜不寐真困乏;倒头一睡睡死啦,九个只剩八……”

    歌谣渐渐清晰,玩家们悚然,这是那条白色舞裙……

    “我们怎么办!?”

    “它来找我们了!”

    “我们正好是十个人……”

    慌乱叫声四起,这是玩家们遇到恶灵的真实写照。

    咕噜噜——

    “我好饿……”

    突然间,热咖啡的肚子响起闷雷一样的咕噜声,玩家们包括热咖啡自己迷茫看去。

    “好饿……”

    热咖啡皱起眉头,极端的饥饿令他弯腰干呕,口水滴淌,神色被铺天盖地的食欲淹没。

    其余人一惊,下意识避开他周围。

    想象中袭击其他人的一幕没有出现,眸子泛起诡异绿芒的热咖啡低吼一声,扑到火堆前,探手抓起还在燃烧的木炭塞入口中。

    嗤——

    火红木炭接触口水,升起白烟。热咖啡嘶声惨叫,身体却不受控的往嘴里塞木块,喉结蠕动死命向下咽动。

    几名胆小的玩家避开视线,不敢再看。

    咯咯——

    突然间,他松开烧去一层皮的双手,踉跄后跌,掐住挤压变形的脖颈,双目圆睁而起。

    隐隐有火光从他脖子皮肉透出。

    热咖啡苟延残喘十数秒,扑通倒地,如离开水的鱼抽搐几下,直至僵住不动。

    烧焦的肉香味在狭小阁楼散开。

    恶灵出手了。

    公告真皮一头冷汗,警惕环视周遭说:“下一个是什么,下一个是谁?”

    话音刚落,一股毫无由来的睡意上涌。公告真皮身子一软跌倒在地,瞬间疼痛让他清醒几分。

    玩家再一次远离他。

    “真他妈困……”

    公告真皮艰难抱怨,瞌睡感一波一波来袭。

    他的视线正中浮现一条系统提示,可以临时将痛感调为零或切出游戏。

    到达极限的公告真皮不再支撑,将痛感调为零放弃抵抗。

    扑通——

    公告真皮趴在地上,眼皮落下沉沉睡去。呼吸消失,胸口不再起伏。

    短短半分钟,两名玩家死亡。

    余下八人如梦方醒,正义的伙伴咬牙喝道:“再这样我们都会死,跟我出去把恶灵驱离!”

    他们别无他法。

    有四名玩家选择跟正义的伙伴解决源头。他捡起火堆里的火把,手臂挡在身前撞开阁楼窗户,跃到楼下院子。

    其他四人各拿火把,紧随其后跳下。

    正义的伙伴一指浓雾深处:“声音从那里传来的.”

    “我们追!”

    虎头虎尾率先冲出.四人跟随他冲入迷雾,寻找歌谣源头。

    不过十几秒过去,一声惊叫从他们之中响起。

    “寒风不见了!”

    余下四人四顾,茫然失措。

    浓雾中这时悠悠飘来歌谣声:“八个望海角小孩,浓雾之中去猎奇;丢下一个在那里,八个只剩七。”

    “该死。”正义的伙伴怒骂,结果很明显了。

    就在此刻,他突然抱住脑袋,嗓子溢出痛苦难忍的长吟。肉眼可见,他的脑袋如气球般胀气。

    其余三人悚然推开。

    嘭!

    正义的伙伴脑袋炸开,红白之物铺满地面,无头尸体扑通倒地。

    “七个望海崖小孩,惹是生非砸破墙;脑袋炸开一命休,七个只剩六。”

    剩下的三名玩家对视一眼,恐惧的吞咽口水。

    无形之风遍体生寒,艰难说道:“我们……还要继续吗?”

    虎头虎威正要回答,只见一条白色舞裙悠悠贴在无形之风身后,还来不及出声提醒,无形之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变为干尸。

    这一次的童谣声近在咫尺:“六个望海角小孩,玩弄怨灵惹灵怒;飞来一吸命呜呼,六个只剩五。”

    ……

    木屋阁楼,三名畏惧不敢追出去的玩家围在火堆边。

    火堆变得微弱,banana添了些柴火。

    啪——

    木柴炸开,一小团火星迸溅起,落在banana的裤腿上。

    火星燃起,如同易燃物一般眨眼扩散banana全身。人形火焰惨叫着乱撞,从破碎的窗口跌落,再无声息。

    “五个望海角小孩,惧怕浓雾去烤火;火焰缠身直到死,五个只剩四。”

    ……

    “四个望海角小孩,结伙出门遭大难;怪吞一个血斑斑,四个只剩三。”

    目睹同伴被一只血盆大口吞下去,虎头虎威汗毛倒立,却是忽然一声怒吼,朝歌谣声来源狂奔。

    没有退路了……只能向前!

    埋头狂奔,不知跑出多远,一扇半掩着的房门出现前方。

    歌谣声就在里面。

    虎头虎威在门前停下,略一迟疑后抬手推开房门。

    嘎吱——

    一片歪倒的桌椅映入眼帘。虎头虎威一怔,一股寒意脚底升起。

    这里是……校舍!

    一道阴影从头顶落下。

    “三个望海角小孩,校舍里头遭祸殃;死尸突然从天降,三个只剩两。”

    ……

    “两个望海角小孩,房梁底下长叹息;天降吊绳悲戚戚,两个只剩一。”

    木屋,最后剩下的玩家乌木怔怔看着被勒断脖子的半月。

    她在下楼时脚上一滑,被梯子上的绳索缠住脖子,硬生生绞断。

    “呵……呵呵……”

    乌木面无表情从火堆边爬起,动作僵硬解开半月脖间的麻绳。

    扑通——

    乌木不管倒地的尸体,回到客厅,拿着麻绳缓慢爬上桌子,将麻绳抛上房梁,系起,套在脖上。

    “我不想……咯……”

    乌木泪流满面踢开桌子,在半空中踢蹬,几十秒后挣扎渐小……

    “一个望海角小孩,归去来兮只一人;悬梁自尽了此生,一个也不剩。”

    歌谣声变淡,白色舞裙悠悠离开。

    乌木吊在悬梁下,身体诡异的摇摆着。

    小屋周围一片狼藉。

    无人生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