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62.青蛙王子新编

62.青蛙王子新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用说的太长,我动作很快的。”

    牧苏想点头,脑袋被樱华按的很死,改为比出ok手势。

    他轻咳一声,在针刺入皮肤的疼痛中,悠悠讲述起故事。

    火堆散发着温暖和光亮,一名小男孩躺在小女孩的腿上,轻轻讲着故事。

    本来很温馨的一幕,但小女孩在缝着小男孩的脖子,门边站着一只长满眼珠的猩红色丑陋肉团。

    “从前有一座王国,王国内有一位公主。这一天公主外出游玩,不小心将最喜爱的金球掉入一条小溪中,很快消失不见,公主很伤心,坐在小溪边抽泣起来。”

    一众玩家迷茫,怎么感觉像是童话?

    君莫笑的心却在此时提起,越莫名的开头越到后面越高能。

    他在这一点上很有经验。

    樱华洗得白净的小手很稳,熟练的用针刺入皮肉,将脑袋与身体一针针缝在一起。

    牧苏好像感觉不到痛感继续说着:“就在这时,就听到一个声音问她怎么了,悲伤的公主回答说:‘我的金球掉进溪水里被冲走了。’话音刚落,公主发现那是一只的青蛙。”

    透明桥切出游戏去查资料,君莫笑在庆幸自己不明白,他也不打算明白。

    大部分观众略微恍然:这是格林童话青蛙王子吗?

    “嗯?”只有樱华的注意力从脖颈移开,凝视牧苏的眼睛。

    “嗯?”牧苏也与那双倒映火光的星眸对视,略一迟疑说道:“苟利……”

    “岂因……”樱华拉长音。

    牧苏顿时激动起来:“好兄弟,我——”

    “别乱动。”樱华按住大惊小怪的牧苏。

    曲高和寡知音难觅。好一阵牧苏情绪稳定,继续讲故事。

    “青蛙对公主说:‘你作为公主要有自己的判断,不要听风就是雨。现在金球刚刚掉下去你就觉得它被溪流冲走了,会不会给人一种钦定的感觉?’”

    “公主大喜过望,梨花带雨问青蛙说:‘这么说你知道我的金球还在是不是?’青蛙回答公主:‘你问我知道不知道,我说知道,我就明确告诉你这一点。’”

    “坐起来。”

    樱华停下动作,她缝了三分之一,其他角度的这个姿势缝不到。

    牧苏配合坐起,背对樱华让她能缝后颈位置。

    玩家们这会儿已经迷茫了,这个故事好像和印象里的青蛙王子不太一样……

    “公主高兴过后又不是很相信,她不觉得一个青蛙会知道这些,质疑说‘可你只是青蛙,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只见那青蛙跃到靠近岸边,浮出水面的鹅卵石上说:‘刚才你问我,我可以回答你一句无可奉告。但是你又不高兴,我能怎么办?’”

    “公主很羞愧,她居然怀疑了帮助过自己的生物。她道歉之后,请求青蛙帮助她将金球捞上来。”

    “金球答应了,跃入水里不多时咬住青蛙爬上岸。”

    “嗯?”樱华的注意力从脖颈移开,凝视牧苏的眼睛。

    “大概明白意思就行,我现在改口会被说水字数的。”牧苏安抚她,继续被打断的故事。

    “公主很感谢青蛙,想要报答它。青蛙拒绝了,它回答说:‘很惭愧,我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如果你一定要帮我,还请跟我念一首诗。’”

    “美丽的公主被它迫切的恳求打动了,她弯下腰,捧起这个滑溜溜的动物,按照这只小青蛙说的诗句念诵出来。瞬间,青蛙身上的咒语解除了,变成了一位——”

    牧苏这会儿微微停顿卖一关子,数秒后才继续说。

    “裤腰及胸的长者。他为公主传授了人生经验,而作为代价,长者拿走了公主的一秒。”

    牧苏讲完,樱花那里也搞定手工。她脸颊贴近牧苏脖间,银牙咬断鱼线,多出来的一截线头系成蝴蝶结。

    透明桥:完了?

    牧苏回答:“完了。”

    听到这里君莫笑微松口气,心中泛起冷笑。故事意义不明,牧苏看起来江郎才尽了。

    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随时可能面世的牧苏苏传第五章,将不会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了呢?

    透明桥又问:这是什么故事?

    她搜到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一一对照后又很难和故事相吻合。

    牧苏泛起冷笑,手指摸上脖间刺青一样的起伏纹路:“青蛙王子新编:青蛙长者。”

    “不能抠。”

    樱华把牧苏的手打掉。

    牧苏晃了晃头,很灵活,一点也看不出几分钟前这只头还不在这具身体上。

    “手艺不错嘛。”牧苏摇头晃脑左三圈右三圈,起身斗志昂扬。“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去寻找恶灵做盟友!透明桥,我需要你提供线索!”

    透明桥:什么线索?

    牧苏黑眸锐利:“将玩家所处位置记录,哪一点遭受恶灵攻击就迅速汇报给我,牧苏和他的小伙伴快速机动小队会迅速前往收容。”

    透明桥:得罪人的事我才不干。

    透明桥这么说牧苏就高兴了,不喜反驳道:“怎么能叫得罪?他们被恶灵袭击,我们过去把恶灵收容带走,不反而是救了他们吗?这可是大大的好事,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透明桥略微意动,但依旧没有答应。

    利诱不成牧苏威逼,黑眸渐渐眯起,语气变得危险:“你可别忘了,整个望海角小镇都在回荡着你的名字,透明桥。”

    透明桥:这种时候你就别玩儿梗了!

    牧苏轻蔑一笑,阴阳怪气说:“我惹了这么多天怒人怨的事,你觉得这些玩家未来看到你还会放过你吗?”

    透明桥:你有自知之明我很高兴,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也能理解,但为什么你会觉得玩家会找我麻烦。

    “因为人性的劣根性啊。”牧苏冷笑着推了推鼻梁上并不存在的眼镜。“因为你和我在一起,而他们不敢得罪我,便只能转移愤怒在你这个身旁人身上了。”

    “如果你肯帮我,向来只有七天记忆的玩家就会选择性遗忘掉一些,毕竟大部分人眼中都是非黑即白。你做了坏事他们恨你。你做了好事他们又会喜欢你。这样,你的麻烦自然而然渐小乃至消失……基本情况就是这样。”

    牧苏捡起灰烬堆里的薯块,喀嚓清脆咬上一大口。

    “呕——难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