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60.无头牧苏异闻录

60.无头牧苏异闻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身体扑通倒地,飞起的头颅还带着浓浓惊愕。

    牧苏,out。

    终于对外界有所反应,且一瞬间将牧苏斩首的无首之灵提起手掌,接住那颗残留着惊愕,下落的头颅。

    “不是这一颗……”

    幽幽呢喃声响起。

    令人悚然的一幕发生,牧苏那颗嘴巴微张,维持惊愕神情的头颅突然开口说话了。

    “怎么可能是嘛。”

    牧苏的脑袋一脸无奈说。

    “算了,你也不是有心的,不过能不能拜托把我的头放回去啊,虽然这样挺新鲜的但视角很别扭。”

    透明桥:???

    无首之灵无动于衷,哭泣声再起,撇下牧苏的头颅飘然离去。

    “哎呀!”

    自由落体掉在地上的牧苏惨叫一声,紧接大喊大叫起来。

    “你等一下啊!先别走啊,我这里还有一颗女性脑袋呢你看看合不合适!实在不行挑两颗眼睛也行啊!眼睛我这里有的是!!!”

    说到最后牧苏已然破音。

    幽幽抽泣声远离消失。

    “呃……嗯……”

    后脑勺贴地,仰躺的牧苏尝试肌肉发力,让脑袋可以移动,可惜他脑袋上只有咀嚼肌可以用,而这对移动不能有丝毫帮助。

    半分钟过去,腮帮子疼的牧苏意识到自己无能为力,眼睛歪斜去瞅樱华的影子:“樱华,麻烦你把我头放回去好不好。”

    “好啊——半分钟前我一定会这么说的。但在亲眼目睹你卖我的那一刻后我不是很想帮忙,所以你自己努力好了。”

    樱华哀怨的声音飘进耳朵。她抱起双臂,饶有兴趣看一颗脑袋在那说话。

    牧苏理亏,小脸一红又去喊老蔫儿:“老蔫儿你搁哪儿呢,快过来帮我。”

    老蔫儿挪动过去,一进入视线牧苏便破口大骂:“走开你这只怪物!离我远点!连手都没有你过来干嘛!”

    老蔫儿委屈的退开。

    透明桥:我怎么觉得你叫它是单纯为了发泄一下……

    透明桥说对了,牧苏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补充自己失去的威严能量,他甚至还尝试踢了一脚。

    不远处的无头尸体突然扑腾一下,右腿踢空。

    “嗯?”

    牧苏和樱华和老蔫儿和所有观众同时注目。

    牧苏心中一动,试探着抬起手。

    无头尸体的左手抬起,竖起中指。

    众人心情变得古怪,疑惑将注意落在那颗眼睛眨个不停的头颅上。

    发现新大陆的牧苏浮现狂热笑容,控制身体站起来,迈步走动。

    “等等这样不对。”

    牧苏嘟囔一句,控制越走越远的身躯停下,踏着小碎步原地转身,朝脑袋这里挪动。

    除了视角很奇怪,其他方式与平日一般无二。很快熟练的牧苏捡起脑袋,掸了掸灰,举着脑袋在各个角度观察伤口部位。

    “你们还别说女鬼老师手艺蛮不错的,切口圆滑没有肉茬,可见当时是一瞬间完成的,快到我这个脑袋没反应过来就掉下来了,你看还能说话呢。”

    透明桥快看不下去了,那句你不疼吗如鲠在喉,上不去下不来。

    “美人鱼战士与企鹅男孩合为一体!”

    总算,从另一角度观察够的牧苏一点都不羞愧的喊出口号,将脑袋安回脖子。

    严丝合缝,哪怕凑近观察也仅能看到一圈血线。

    啪啪啪啪啪——

    樱华鼓起掌,被这精彩一幕所触动,将怨念抛之脑后。

    牧苏扭头想跟她打招呼,却忘记自己脑袋是个独立的个体这一件事。惊悚一幕发生了,牧苏身体转了过去,脑袋却被带动甩掉,惨叫声中咚咚落地。

    “哎呀——”

    观众们看的心颤,心说自己看的究竟是玩家还是个恶灵。

    “意外……只是意外……”

    牧苏又捡起脑袋,用袖子蹭掉横截面的灰土重新装上,然后双手按着脑袋发愁起如何固定。

    “找根棍子捅进喉咙再把脑袋插上去,完美解决固定问题。”樱华报复似的提建议。

    “樱华小姐您自重啊。”

    牧苏转头,结果脑袋错位了,不得不把身子也跟着转过来。

    “虽然也不会很疼但是它对心理上的疼痛远远大于生理上的。”

    樱华嘟起嘴,无聊的拿油灯晃一圈观察周围:“那我就想不到了。”

    透明桥那里也问道:头掉了没死……你的食尸鬼状态进阶了?

    “恭喜你都学会抢答了!”牧苏大叫道,单独把临时状态展示给所有人。

    临时状态:

    食尸鬼状态已经进入第二阶段,侧面解答了为何牧苏没留出一滴血。

    “所以你有啥主意吗?”

    牧苏保持抱着脑袋的姿势问透明桥。

    “这样一直捧着脑袋看起来好怪啊。”

    透明桥:樱华说的是个好办法。

    “狗男女。”牧苏无声吧唧几下嘴。

    “看起来因祸得福了啊。”“我也要弄一个,这样我就能右手拿着左手挠到后背了!”

    “你够不到吗?”牧苏用一只手扶住脑袋,。

    就像是个在瘸子面前高抬腿的混蛋。

    樱华见招拆招,边晃动脑袋边说:“我从小关节韧带就硬,所以长大后我成了名战斗师。”

    牧苏停止幼稚行为,恍然说道:“难怪这么能打……不过你确定要弄一个?”

    樱华走近牧苏,围绕他狐疑打量几圈说:“还有什么负面效果吗?”

    啵——

    牧苏拔起脑袋展示给樱华看:“痛感还存在。”

    “当我没说。”

    牧苏耸肩,把脑袋扣回原处。

    毫无收获,牧苏和樱华打算在废弃小镇寻觅一圈,不过透明桥还是心软的跟他讲可以用针线缝合。

    行动临时取消,什么也没带回的二人原路返回。

    樱华不是很开心,反倒是有意外收获的牧苏很是欣喜,一路上玩弄不停。或是突然大喊一声“我不做人了!桥桥!”,然后突然把头拔出来展示给观众看。又或是手臂夹住脑袋,巴拉巴拉说个没完:“你看我像不像无头骑士?我的恶灵外文名是不是可以不叫人间之屑了?无头美男子这个名字你觉得怎么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