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56.新吉祥物:老蔫儿

56.新吉祥物:老蔫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又到时候说拜拜。

    虽然为何a片里没有女的这一点无法解释的清,不过莉娜还是大度原谅了牧苏他看到自己还能硬就行了。

    关掉通讯,牧苏内心火热没能减少分毫,落地窗外的鹅毛大雪也无法冷却。

    牧苏偷偷往沙发那边看了一眼,静悄悄脱下裤子

    十几秒后,牧苏的气质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他慵懒倚靠床边,修长身形舒展开,幽深黑眸平静,轻声自言自语:“那个女人要来我这里真是麻烦”

    比起和女人做无意义的行为,他更想知道生命逝去后会去哪里。

    发了阵呆,贤者模式结束,恢复死鱼眼的牧苏萎床上,带上游戏面罩。

    进游戏前他顺便朝樱华发去一条好友申请,那边秒通过。

    樱华:我们已经是好友了,现在开始对话吧!

    牧苏也答:我们已经是好友了,现在开始对话吧!

    而后进入游戏。

    短暂的失去只觉与黑暗,牧苏从令人不舒服的土路坐起。

    油灯和铁斧还在,身上没有少零件,眼珠恶灵老老实实呆在一旁。

    透明桥:你下线时盗火之影和可视之歌来过,前者被眼珠恶灵赶走了。

    “后者呢?”爬起来的牧苏随便说着。

    透明桥:

    透明桥:你在闭着眼

    这句废话相当于在超市碰到熟人,然后打招呼说“买东西呢?”。毫无意义但又很有必要。

    只是出现在这种境遇里有些奇葩。

    怕打掉身上灰土,牧苏称赞眼珠恶灵一句:“goodgirl”

    他想摸摸恶灵的头,看到对方那副恶心模样后迟疑了,讪讪缩手转而一斧头劈下。

    牧苏用行动证明什么叫喜怒不形于色。

    血水粘液溅起,三十厘米长的豁口出现眼珠恶灵正面。

    嗯

    男女老少混合在一起,难以言喻的轻吟再起,眼珠恶灵开始愈合。

    “这是奖励,别跟着我了。”牧苏警告一声,趁着恶灵愈合功夫快步溜走。

    透明桥:你不怕被同化成那种恶心模样?

    转眼将眼珠恶灵甩在身后,可能是贤者模式残留的因素,牧苏智商上线顺便鄙视透明桥:这不是很明显吗?同化总有个过程吧,你看我状态栏这不一干二净。

    犯了低级错误的透明桥很羞愧。

    尤其是被牧苏指责。

    正想去樱华那里的牧苏选择同意,问刚进来的樱华:“小老妹你搁哪儿呢?”

    樱华:我给您带路!

    这两天经常无聊的樱华已经逛遍望海角小镇,找到家的路并不难。

    提着油灯,牧苏按照樱华指示与黑暗迷雾中行走。

    行出不远,一道轮廓凸显而出。

    牧苏一脸腻歪:“你再跟着我信不信我他娘neng”

    戛然而止,他想到这种威胁毫无意义。

    “你愿意跟就跟吧。”

    心累的牧苏不再管它,透明桥则为牧苏科普眼珠恶灵的详细介绍。

    眼珠恶灵,因为早于副本前就在主世界被发现,不用遵循之*这种古怪的起名规则。

    它被当初的好事玩家称为多目肉团,不过十几分钟前,眼珠恶灵来历底细摸清后玩家们很快将它改名为苦难之众。

    两个名字牧苏看来不过半斤八两,真正精辟的命名方式应该一看名字就知道什么东西,比如“长着一堆大眼珠子的大肉团子”。

    简单清晰明了上口,多好。

    长着一堆大眼珠子的大肉团子最先被发现是在浓雾后的望海角。它没有攻击性,移动缓慢,但恶心丑陋恐怖的外表使得大部分玩家遇到它会想到逃,逃不掉就反击。

    对它造成的很多伤害都能被愈合,包括钝器击打利器切割水淹火烧等。因为例子少不确定其他攻击是否有用。

    造成伤害会被同化是一名倒霉的玩家提供的。游戏早期刚发售时玩家李妖凤遇到了它,被它无休止纠缠,于是李妖凤干脆开始无休止的伤害,想看它能复原多久。

    一阵时间后,惨剧发生。

    在李妖凤举起石头近距离击打苦难之众时,后者内部突然洞开,无数只手从苦难之众的身体里伸出,将李妖凤拉近内部,而后闭合。

    他就这么死了。

    其他几例接触案例没这个玩家那么耿直,都是见伤势会愈合就躲恶灵进不去的小屋。

    目前搜集到的资料是:愈合能力、不死、不惧火焰、一定量伤害后的同化。

    有玩家根据这些资料进行推断:苦难之众是无数人血肉的集合体,它很痛苦,痛苦到需要伤害来缓解这种痛苦,并在最后同化掉严重伤害自己的人。而每只眼珠或许就代表这只苦难之众同化了多少人。

    苦难之众也很可能并非纯粹恶灵,而是与食尸鬼、堕落的村民一样的恶灵类生物,与浓雾里的存在截然不同。

    毕竟目前为止,所有恶灵都畏惧火光,除了这只苦难之众。

    “所以你想说别看它只是一只,其实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百七十九个人?”

    透明桥惊叹于牧苏数完眼睛的无聊程度,并作出应:是的。

    牧苏步伐不停,只是放慢速度和苦难之众并肩,上下打量挤眼,怜悯心发作说:“我看你除了长得丑一点性格啥还挺不错的被欺负惨了才还手那我就叫你老蔫儿吧。”

    透明桥:???

    牧苏见它态度平平,恼怒嚷道:“还不情愿!跟你讲不是每个家伙都可以得到我的赐名的,上一个被我起外号被我赐名的是呃”

    牧苏干巴巴眨了两下眼。

    透明桥:小丑

    “哦对,是小丑,我叫它呃”

    牧苏又干巴巴眨了两下眼。

    透明桥:刘大脑袋

    “我叫它刘大脑袋,那可是个很危险的家伙。”牧苏语气渐渐不善,微眯起黑眸逼近苦难之众说:“你觉得你比小丑还勇哦?”

    当一个活物不会发表任何看法时,那么你跟它说什么都可以一厢情愿认为它同意了或是拒绝了。

    牧苏就是这么做的。

    所以它现在叫老蔫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