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50.新的推测和不甘寂寞

50.新的推测和不甘寂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yiyi作为死亡锦标赛第二轮的积分榜第一,受到的关注与牧苏不相上下。

    不过和风风火火到处闹事的牧苏比,这个第一颇有些名不副实,她和其他玩家没有什么不同,警惕而不冒动,甚至避免出风头。

    事实上第二轮她也是如此,没人会想到这个低调的家伙居然能位列积分榜第一。结束后积分公布,无数玩家怔然:这家伙是谁?

    yiyi的直播间同样非好友不可进入,略有不同,她的朋友比牧苏要多。

    她盘坐木屋阁楼中间,身旁立满蜡烛,火光摇曳。直播间里十几名好友兼智囊团正讨论望海角及主世界的关联。

    铺天:你的想法漏洞太大。如果按照你所说“望海角是闭塞偏僻无法和外界沟通”,没道理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铺天:到现在为止我们收集到的资料,很多镇民都会离开望海角,虽然他们自此之后从未回来。

    未闻:好吧……你说得对。

    随波逐流的鱼:谁还有新想法吗?

    他们这些队友正在进行排除游戏——既每个人提出一种猜测,由其他人分析反驳寻找漏洞。

    望海角的世界观实在蹊跷迷离,他们不得不采用这种繁琐但有效的方式一点点推理。

    凯特猫:欲言又止

    秋水:……

    未闻:……

    随波逐流的鱼:说啊

    凯特猫:假如……我是说假如,反正我们也一直在胡乱猜测……有没有这种可能:望海角其实是一个被献祭的地方……

    如果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

    随波逐流的鱼:让她说。

    秋水:继续,我想听听。

    凯特猫:我是看牧苏召唤上古邪神时想到的,几十年前有一部类似情节的电影,里面是讲一群年轻人放假去森林游玩。

    凯特猫:他们在那里发现一个村子,进入村子后他们受到热情款待,结果一夜之后的第二天,村民们都不认识他们了。

    凯特猫:他们很奇怪,展开调查。结果发现每天的0点,村民的记忆都会消失,失去昨天的记忆……

    法苏天女:电影叫什么?我有点想看。

    铺天:别打岔……

    凯特猫:总之后来他们继续调查,发现一切都是邪教徒搞的鬼。他们制造失踪案件抓来居民,用邪术更改记忆放进村子里。

    凯特猫:村民得到错误的记忆,以为自己是这里的村民。而每天0点,邪教徒们会将村民一整天的记忆献祭给邪神。

    凯特猫又将结局讲完,标准的商业电影:年轻人们历经磨难打败邪教徒,恢复村民们的记忆,然后留下第二部的伏笔——年轻人中的一个人听到邪神的窃窃私语,眼珠化为全黑。

    随波逐流的鱼:所以你联想到望海角也可能境遇相同?

    凯特猫:嗯

    未闻:望海角有多少人?哪怕现在也有近万镇民吧,如果像你所说……是不是夸张了点?

    凯特猫:所以我说了假如

    秋水:好了。总之按照惯例,我们来分析反驳吧。

    未闻:我先来,望海角人太多了更改记忆不现实。

    法苏天女:我反对。有恶灵这种存在,催眠上万人并不算不合理。

    铺天:法苏说得对,我们已经知道主世界有四大世界观存在和恶灵,再离奇的事也有可能发生。

    半晌无人说下一句。

    未闻:嗯?我卡了?

    秋水:没有,是没人想到还能反驳什么。

    未闻:不是吧……

    众人默然。凯特猫的猜测非常天马行空和不切实际……咳偏偏没有能反驳的漏洞存在。

    随波逐流的鱼:……找不到漏洞的话我们说一说这个猜测的合理之处吧。

    铺天:那我先来

    未闻:玻璃制品和书本已经

    未闻:你先……

    铺天:嗯

    铺天:如果不考虑设定有漏洞,未闻刚才说的玻璃制品和书本、语言这几种东西出现在望海角明显不合逻辑。

    铺天:这不是运气就能弄出来的,没有对应物理基础和工业水准,根本不可能烧制毫无杂质的玻璃而且将其当作窗户用。

    法苏天女:所以侧面说明望海角有问题?

    铺天:对,可能是科技断层,也可能像凯特猫所说,望海角是一处献祭之地。

    铺天:这种推测看上去比较牵强,不过在与牧苏发现的日记结合后……反而加深了推测的可能性。

    铺天:牧苏发现的日记算作隐藏剧情。事实上如果不是他,或许我们只能听到邮轮鸣笛声。没人想在这种环境接近海边。

    铺天:日记内容透露了很多,比如邮轮和港口。但里面的重点是日记里写到,这是邮轮的首次出航。

    铺天:在航行的第三天,他们接近望海角进入迷雾范围……这说明两点:他们对望海角一无所知,也对迷雾一无所知。

    铺天:外界的人们既然已经能制造邮轮远航,为何至今没有发现过望海角?

    秋水:嘶……要是这么推理的话……

    随波逐流的鱼:我的天……

    这些人不约而同倒吸口冷气。

    真相越离奇,就越可怕。

    ……

    牧苏狐疑转头,挑起眉毛打量妇人:“你笑啥?”

    他一点也没有对救命恩人的感激。

    妇人的笑容扭曲狰狞,浑浊眼珠里的黑色化开遍布眼白,发出晦涩之语:“感谢……恶灵……的馈赠……”

    干枯如利爪的爪子抓向牧苏。

    牧苏早看救命恩人不是好东西,左手攥住妇人手腕,右手抢过油灯,闪身一拽,将猝不及防的妇人扯出木屋。

    嘭——

    牧苏关上房门架好门闩,站在门缝前和妇人隔门相望。

    气氛一时死寂,尴尬一幕让观众莫名想笑。

    “不是说恶灵怕火光吗?”牧苏隔着门缝看人。

    透明桥:这是堕落的镇民,和恶灵同一阵营的……人类。

    “怎么听起来和我差不多。”牧苏嘀咕几句,随即鄙夷一笑。“不过这种低等生物也配合我比吗?”

    牧苏神情傲然邪魅一笑,抓起挂在墙上的一把铁斧。堕落的居民这才瞳孔怨毒,一点点退入迷雾。

    牧苏略有不甘心问道:“我们能不能杀出去?”

    生存类游戏牧苏总想玩儿成对抗类游戏。

    透明桥:不行……唉……

    透明桥心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