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49.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49.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牧苏的血量停于最后一丝,乍一看去已经空血,然而他仍然活蹦乱跳。不止肆意挑衅,还左右横跳试图晃过船锚。

    透明桥担忧看着他脱臼的右手手腕随身形晃动,想了想没去提示。

    哗啦——

    雾中最后一道声响,左右横跳的牧苏有所感知,加快步伐,呼哧带喘。

    一瞬间,尖锐破空呼啸,一道黑影眨眼间穿破迷雾,砸向牧苏下一步位置。

    牧苏不慌不忙,近乎声音发出的瞬间抱头蹲防。与此同时,船锚从头顶十几公分上掠过,牧苏头顶一凉,紧接身后两声接连巨响。

    木门如单薄草纸被撕开,四分五裂。木屑飞溅砸下。牧苏眯眼回望,船锚镶嵌入一面墙壁,边缘缝隙显露两张惊恐面容。

    恶灵投锚后有十几秒冷却时间,趁这时牧苏探头朝里面嚷了一句:“不是我干哒!”

    吹灭门边油灯顺便拿走插在墙上的火把,牧苏转身就跑。

    玩家们对牧苏的记仇程度有了新的认知。

    也不知道谁规定的,恶灵鬼怪选定目标后一定会追到对方死,就好像贸然改变目标会被恶灵鬼怪界鄙视

    逃出不远,牧苏再一次听到身后哗啦声响。

    牧苏心中不甘。没理由啊!我是跑的你是走的没理由你比我更快啊!

    “为什么追我!”他头也不回大嚷。

    “因为它要急支糖浆!”斜地里一道熟悉脆声,牧苏惊诧侧目,一道举着油灯奔跑的身影映入眼帘,并到身旁。

    “你怎么来了?”牧苏大喜过望,两个人被追杀总好过一个人。

    “有热闹不凑岂不是太无趣了!”樱华兴奋嚷道。她手里可怜的油灯里火苗奄奄一息。如果不是外面一层玻璃灯罩或许早就熄灭了。

    一个人死好过两个人死,牧苏拙劣的出声卖队友:“你引开它,我——”

    “好!”耿直girl樱华应声,于下一路口右转分别。

    牧苏喜不自禁,忽闻锁链声仍在身后跟随,紧接破空声乍响!

    牧苏当即强行停住步伐,上身折下抱住膝盖,变成一团椭圆球体快速滚动。

    轰!

    船锚砸在路边,地面震动泥土飞溅,离牧苏却有好几米的距离。

    同一种招式对牧苏不会起第二次效果。

    双方再一次拉开距离。

    透明桥和观众和躲在窗边窥探的镇民看傻了眼,这是什么奇葩招式???

    透明桥这一刻君莫笑附身,无法抑制情绪吐槽道:你就不能老老实实趴下吗……变成球体滚动算哪招???

    犹在滚动的牧苏如同变形金刚,在滚动中双腿撑起,十分自然的恢复跑动姿态,嘴上边大叫:小时候看别的孩子有自行车很羡慕,所以当我在苹果树下被一颗苹果砸中脑袋,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和运动定律后,开始努力使自己变成完美圆润的3.1415927……从此以后的下坡比赛他们再没赢过我。可惜长大后身形变得颀长挺拔婷婷玉立,离圆周率越来越远。

    说到这里牧苏恨恨咬牙显露不甘。

    “可恶……要是早400年被苹果砸还有牛顿什么事……”

    回忆起童年的牧苏有些兴奋:“不是我吹,如果这副本的时间再早几年,我早就变成球溜掉了。”

    一段话槽点无数,观众们不知该吐槽买不起自行车,还是被苹果砸中脑袋,还是发现定律,还是变成π,还是赢得比赛或是最后一段自吹自擂……

    透明桥则不知该不该信。一般来说当牧苏说出如同“我当年……”“我以前……”或是“当初跟唐僧要死皮吃”“和吴承恩讨论西游记人设”一类的话,她都是当吹牛忽略的。

    不过这次略有不同,毕竟“身体团成一团快速移动”这种事情本身和牧苏风格十分吻合……他就像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恶灵阴魂不散,不过好在也只有它一只追杀牧苏。

    在小镇跑了小半段,牧苏体力渐渐不支。透明桥此时提醒:它畏火,你可以点燃附近稻草火堆驱离它。

    牧苏被透明桥指点恍然大悟,有所依仗的他腰也不酸背也不疼气也不喘了,头也朝铁链传来方向丢出火把。

    呼——呼——

    火把打着转呼啸飞进浓雾,不多时一声清脆落地声。火把消失,无边无际的浓郁黑暗将牧苏包围。

    牧苏震怒,自觉被透明桥坑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它怕火啊!”

    好脾气的透明桥也忍不住了,回复飞快:我是让你点燃火堆没让你丢掉火把好吗!

    “那真是对不起啊!”

    牧苏用与人争吵才有的吼声和强硬道歉。

    透明桥:我原谅你了。

    一心想把自己弄死的牧苏再次拔腿逃窜,这一回跑出不远,前方忽然亮起昏暗光晕,虽不明显,但于黑暗中如萤火虫般醒目。

    冲到十米内,牧苏看到一间四处漏风的破败木屋。房门打开着,一道身着肮脏灰色长裙,干瘦肮脏,尖嘴猴腮的妇人站在门后,怎么看去都很诡异的举着一盏油灯,缓慢朝牧苏招手。

    这一幕吊诡悚然,任何玩家也不敢贸然进入。可惜遭遇当前场景的是牧苏。

    他的判断十分简单并合理:船锚恶灵攻击我:强壮力大:我打不过:它能杀了我。古怪妇人:干瘦无力:打不过我:我能杀了它。

    牧苏脚步不停冲入门内,下一刻就是转身朝门外嘲讽:“这就是我的逃跑路线啊!”

    油灯微弱火光的尽头,粗壮血肉镶嵌生锈铁片的下半身停住步伐,船锚坠在铁链下。

    恶灵在油灯范围边缘停顿数秒,一点点退去。

    哗啦——哗啦——

    锁链声逐渐远离。

    牧苏仍在那涂抹飞溅:“你牧爷爷我这次先放过你,一千年以后你等着的!我会找到你,然后……我不把你的铁片一块块拔下来再给你包扎好伤口我就不姓你爷爷!”

    依旧一句话无数槽点。玩家们先是对那句一千年后不太理解,随即猛然醒悟,一千年后不就是主世界吗?这家伙……是想从线上冲突发展到线下吗……

    牧苏还在跳脚逞威风时……在其身后的肮脏妇人渐渐咧起嘴角。

    笑容阴森恐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