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40.所以寂寞

40.所以寂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二人贴墙停下,樱华凑到狭窄胡同边缘,蹲下观察两侧。

    没有巡逻的镇民,可以行动。牧苏拍了拍樱华肩膀,使用战术手势。

    他先是指了指地,又指了指天,指了指前面又指了指天。

    “我看不懂。”樱华压低声音摇头说。

    牧苏不得不用联邦标准语言恨铁不成钢道:“你从这里走到门口,我爬上房顶接应。如果有大人的话你就把他引出来,房顶的我会跳下来拖延大人,你只需要掳走祭品就行了!”

    透明桥:你直接说不就好了???

    “你穿女装把脑子穿傻了?这么多观众看着我暴露战术意图,万一有人跑去告密祭品不就有所防备了!”

    透明桥哑口无言,因为牧苏说的真的很有道理。但不知为何这家伙说出来就是莫名的……违和。明明他强词夺理才是正常操作,而且为什么又要提那张照片啊!

    托牧苏的福,透明桥、女装,这一关键词在联邦公网上搜索量开始增加。

    总之,拌嘴一阵的牧苏打算开始实施计划时,木墙后的房子里忽然传出一阵孩童哭喊尖叫声。

    牧苏和樱华对视一眼。

    几秒后,两颗小脑袋缓缓从门旁边的窗户底部浮出,两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微微睁大,窥探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妈你要救我我不想被活祭啊……”高阶领主,这个在一众10岁左右孩子里还算高大的小男孩抱住一名妇人的大腿,眼泪鼻涕横流。

    按理说不该如此,哪怕事关晋级第四轮也应该有些尊严。奈何他的尊严早已被昨日打磨的干净,听闻牧苏和樱华就在屋外,情绪崩溃伤心事涌来,倍感委屈的嚎啕大哭。

    妇人流露一抹慈爱抱住他:“傻孩子,没事了。我们一定能撑过去的……”

    情深意重的母子浑然没注意窗外偷看的两个小脑袋正一点一点缩回去……

    蹲在窗子下,樱华小声问牧苏:“我们把别人的孩子拿去献祭恶灵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牧苏擦了擦眼角感动的泪水:“是有一点……要不我们找孤儿?”

    透明桥:???

    透明桥:这不是关键吧?

    樱华和看不见的透明桥站在统一战线:“那不是更可怜?”

    牧苏觉得也是,卸下气来。

    二人转身背靠木墙坐下,听得木屋里不减的哭泣声,这个到处搞事的二人组开始变得迷茫。

    想一想他们还是很失败的。两个人组成队伍,望海角小镇、校舍、海边三点跑,到处想要搞事,计划总是很详细,结果每每因为荒诞离奇的原因失败,除了顺路捕捉一只宠物小幽灵外一事无成。而且那只宠物小幽灵还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变成二人一宠物的阵容。

    等等这剧情怎么有种既视感……

    “好讨厌的感觉啊……”樱华泄气,嘟囔一声。

    牧苏震惊侧目过去,既视感更强了是怎么回事……

    想了想,牧苏提出个想法:“要不我钓鱼执法?随便找个玩家惹事,他敢招惹我就当祭品拉出去献祭了?”

    众多看到此幕的参赛玩家心中一颤,这货又要搞事了!

    樱华只想寻找新鲜感,她觉得这个想法不错,二人全票通过。

    那么首当其冲被二人盯上的,自然是逃回望海角小镇的碎月等人了……

    二人开始通过透明桥定位碎月等人的位置时,轮到逃回望海角小镇的玩家们在惊慌恐惧中度过。

    逃回的五六十名玩家少部分躲在自己家中,余下的四十几人分为三撮。分别在孤儿院,公告真皮的木屋,碎月的二层阁楼。

    他们心中颤动,各种各样应对之法被提起和反驳。

    玩家管币说我们人多不需要怕牧苏,只要在被他干掉前把他干掉就可以了。

    他被几名玩家反喷,举出的例子是牧苏身边超能打的樱华,和已经被牧苏弄死的两个玩家。前者说明牧苏不那么好干掉,后者说明牧苏对得罪自己的人毫不留情。

    管币还想说什么,被未成年面包小声提醒他说的每句话都可能被牧苏得知。

    管币噤若寒蝉。

    和平至上则想和牧苏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很符合她的名字风格,被一句‘牧苏的目的就是寻找祭品,我们一开始就没有和平相处的基础。’噎了回去。

    有玩家尝试逃离,但在离开不久后就灰溜溜而回,他们记不住自己家的位置,只有寥寥七名玩家顺利回家。

    很快,单独躲在家中的玩家得到一个好消息,牧苏的目的似乎是那三个聚集地之一。

    他们长舒口气,聚集点的玩家则开始默默祈祷。选中自己的只有三分之一几率,应该不会这么倒霉……

    紧张关注中,牧苏略过孤儿院,略过阁楼,只剩最后的公告真皮的木屋。

    孤儿院及阁楼的玩家长舒口气,十分不道德的切出游戏去看热闹了。

    虽然这么做不太对但……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剧而寻找安慰感,本身就是人类的特征之一。

    木屋里的玩家心生绝望,公告真皮更是无比后悔,为何要因为家中无人就把玩家领到这里……

    一片嘈杂之中,忽然从门外传进一些细微响动。

    一切噪杂声瞬间消失。玩家们屏气凝神,集中一切注意留意那细微响动……

    等待几秒,几名玩家的直播间有评论说不是牧苏,他们也看到了巡逻的镇民从窗外走过。

    玩家们长舒口气,呼吸声此起彼伏。

    就在他们惊出一身冷汗,微微放松之时……脚步声再起。

    让几名玩家惊悚的是右下角浮现的评论字样。

    他来了。

    幽幽脚步声响与门外,愈发清晰。玩家们怔怔凝视木门,目光好似穿透房门,看到门后那道接近的漆黑轮廓。

    哒——

    脚步声最后消失于门后。

    房间一片死寂,透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哗啦——

    木门发出微不可查的声响。

    玩家们紧张转头,只看到门把被一点点,一点点……拧开。

    这一幕打破了死寂,所有房间里的玩家心脏提到嗓子眼。

    “阻止他!不能让他进来!”

    公告真皮尖锐刺耳的凄厉叫喊响彻小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