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38.恶灵来袭

38.恶灵来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逃回望海角小镇的玩家无疑做了一个非常英明的决定。当他们以聚会为理由三五成群凑到简陋但安全感十足的明亮木屋里时,校舍的玩家在惊慌恐惧中度过。

    恶灵来袭,一波接一波。

    第一波是最容易应对,却也干掉最多玩家的盗火之影。蹊跷熄灭的火堆出现后,玩家们跳到周围踩动一圈。盗火之影退缩,短时间不会再侵入教室,第一波结束。

    幽静中轻灵低吟歌声回荡于耳边,听到歌声的学生们微微失神。几名在昨夜经历此幕的玩家心神一震,可视之歌是第二波。

    他们纷纷闭上眼睛,耳中歌声渐渐消失不可闻。玩家们有样学样,却还是有一些教室的玩家反应不及。他们茫然四顾,寻找声音来源。

    他们浑然没察觉自己的身形在逐渐变淡,变得虚幻。可视之歌持续半分钟,这些玩家最终连同头顶黑线消失的无影无踪。

    十一名玩家被解决,第二波结束。

    咚——咚咚——

    敲门声惊醒闭眼躲避可视之歌的学生们。他们茫然望向门口,而紧接,这股茫然消散的无影无踪。

    咚——咚咚——

    有节奏的沉闷敲门声第二次响起。

    浓雾弥漫,恶灵横行,此时门外却响起本不应有的敲门声。玩家们屏住呼吸,静静注视单薄的木门。一些玩家色变,他们想起这一波的恶灵是什么了。

    无邀之客。

    他们跌撞爬起,于各教室学生们的茫然中扑到门边,推开挡住房门的杂物,将房门拉开一道缝隙。其余玩家惊惧之中,这些玩家用变调声线磕绊说道:“很冷吧,快点进来暖和一下吧。”

    门外迷雾渗进教室,被火堆光芒所驱散,如有实质涌动的浓雾中犹如酝酿着什么。学生们噤声憋气不敢言,只留火堆细微噼啪乍响。这一幕持续十几秒,门边的玩家先后关闭房门,重新用桌椅挡上。

    一切完成后,玩家们力气被抽空,瘫坐在地,浑身早已被冷汗沁透。

    除了某一间教室。

    “快把门打开,快!”sofd嘶吼,试图奋力挣脱开几名玩家的联手束缚。

    “我们疯了才会让你打开门。”

    “一群蠢货,快放开我,要来不及了!!!”

    几人撕扯一起,险险撞上火堆。积分排名十七的樱井魔神隐隐觉得不对,皱眉问他:“你为什么要急着打开门?”

    sofd正要解释……

    咚——咚咚——

    第三声敲门声起。

    “完了……”sofd面如死灰,放弃一切挣扎,当机立断原地下线。

    玩家们还没从先前一幕里回神之时,悚然发现木门上一团轮廓渐渐明显凸出。

    有什么正在试图闯入教室。

    十秒后,四十三名玩家被被解决,第三波结束。

    校舍的玩家在惊慌恐惧中度过时,牧苏和樱华百无聊赖观看黑棉花糖恶灵享用祭品。

    透明桥正在为牧苏转播校舍发生的事,以及科普已经现身的几只恶灵。

    透明桥:盗火之影会偷窃燃烧的火焰。在第一次偷窃时如果不阻止下一次会偷窃所有火焰。一间房屋或是封闭房间内只能由

    透明桥:一人可以观测到。

    透明桥:可视之歌无形态,特定是轻灵空洞的悠悠吟唱声。这种歌声只能通过眼睛看到,闭上眼睛它就会淡去。如果听到歌

    透明桥:声后仍然睁眼,一定时间后会被同化为虚无。

    “我就一点问题,能不能一口气说完?”牧苏发表意见。

    透明桥:我也想,但我不知道为什么25世纪了,阀门游戏平台的直播间居然有50个字符的限制。总之我继续,你可以不看,

    透明桥:我只是要重复一遍加深记忆。

    牧苏轻哼:“别以为你学会吐槽和傲娇就可以顶替君莫笑的位置了。人家是ehmo编辑,我的责编。单从这一点你就别想上位,除非……”

    君莫笑一词的搜索量开始攀升,前者取下游戏头盔去找降压药,后者则当然知道除非后面是什么,无视掉继续科普。

    透明桥:无邀之客是个黑色剪影,特征是大衣与礼帽形状的轮廓,还有从剪影下滴水。他会突兀出现在房门外并用咚,咚咚

    透明桥:的节奏敲响房门。第一次与第二次的间隔为五秒,第二次与第三次的间隔为十秒。也就是一共十五秒。只要在敲门

    透明桥:的十五秒内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并说‘很冷吧,快点进来暖和一下吧。’,无邀之客会在几秒后离开。如果第一声敲

    透明桥:门后的十五秒内没有打开门,或者打开门没有说那句邀请,第三次他就会不请自入,顺便杀死房间里的所有人。

    牧苏努起下嘴唇点头:“倒是有点像我。给我开门我还不好意思打扰,要是不开我反而想弄死你。”

    透明桥叹了口气:所以你的外号是人间之恶啊……

    “我倒是觉得人间之屑听起来更好。”牧苏摩挲下巴。“那么总之,我的那只女鬼呢?”

    透明桥:无首之灵。

    “没了?详细资料呢?”

    透明桥:谁知道,她出场次数很多,但因为某种大家都懂得的原因,除了回到原点外我们不清楚它的能力是什么。

    “所以这个资料谁编写的,怎么都是叉叉之叉的格式。”

    透明桥:为了和主世界风格统一吧。

    牧苏不屑的发表自己的看法:“依我之见,盗火之影应该叫消防队员,可视之歌叫存在感为零,无邀之客叫不给糖就捣蛋好了。这样听起来多欢快。”

    听起来真的很欢快……无数玩家心中吐槽。但也很出戏好吗,就像仙侠题材的主角是个名叫司徒史密斯的黑人一样出戏。

    外人角度来看牧苏全程在与空气交流,但不妨碍他们猜测交流内容并进行吐槽。

    你一言我一语中,献祭进行到尾声。青石台上的祭品没了声息,浑身颜色则尽数褪去褪去,变成铅笔画一般的单调色调。

    黑雾吐出包裹在体内的祭品,理也不理不远处站立的两个熊孩子,幽幽飘离。

    “它怎么走了!”樱华微微瞪大眼睛。

    只见牧苏快走几步冲至黑雾前,抬手指着黑雾,几乎戳进其中。

    “吃干抹净就想溜?得罪了牧苏还想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