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37.要你命3000

37.要你命300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牧苏眸光冰冷,一字一句:“我说过,这个戒指是我亡妻留下的,我不会摘掉它。”

    “真是感人……”长街上的樱华抽泣一声,用袖子蹭着眼角,不一会儿迷了眼睛惨叫连连。

    “信了你的鬼话。”众人心里吐槽。

    但是这里裁判说了算。裁判觉得有些苛刻,转向十四用眼神问询。

    “呃……”十四有些被牧苏的眼神吓到,嘴唇诺诺,不甘心轻声说:“戒指可以留下,但要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

    观众席玩家心里叹息,最好的限制牧苏方式被她避开了。你说你虎背熊腰的,心怎么那么软呢?

    摄像机十分机智的出现擂台外,镜头聚焦场上

    牧苏开始从戒指里往外一样样拿东西。

    “这是什么?”裁判拎起一个折凳。

    牧苏坦荡回答:“我身为一名拳击运动员,进行剧烈体育运动,闲暇时拿折凳坐着休息一下还是很合乎常理的吧?”

    “很合理。”裁判严肃上下点了点头。

    这名人类裁判四十左右年纪,秃头,一身不合身的宽松裁判服装,说不清像火云邪神还是达文西。

    十四还算有点智商,反驳道:“但也能作为凶器。”

    “有道理。”裁判又点了点头。“折凳虽然是种家具,但必要时也能作为武器使用,关键是便于存放,利于隐藏。”

    牧苏颔首,面含微笑看向镜头:“正因为如此,折凳被封为天下七种暗器之首,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之物。”

    “所以这件东西不允许存放。”尽管很聊得来,裁判还是收走了折凳。

    回来后裁判将注意落在小山一样的道具堆里。

    他拿起最顶端的一件斗篷。

    “这是什么?”

    拳击场馆观众席一角,卡莲欢呼雀跃,用力摇晃一旁懒洋洋的透明桥脖子:“那是我做的战袍!那是我做的战袍。”

    “我……看到……了了看到了——”透明桥被摇晃的说不出话。

    她和闻香是被卡莲硬拖来的,也不知道这个笨蛋为什么要到现场看。

    “胜利战袍。”

    牧苏满脸傲然披上这件红白相间的新战袍。经过改良后已经很合身了,看起来也不错。

    当然如果牧苏看到披风后歪歪扭扭的必胜二字,就不会这么说了。

    胜还写错了个字,划掉后在下面补了正确的。

    “少年好志向!”裁判沉声赞叹,不再管披风,从道具堆里捡起一只狼牙棒。“那这又是何物。”

    牧苏稍作沉默,平静开口:“……打人用的。”

    观众席一片哗然,他居然不要脸的承认了!

    裁判将之放至台下,拿起一袋屎。

    “还没用完的。”

    犹豫了下,裁判将之归类为违禁品。

    之后的变形药,一大坨海巨人鼻涕,针管,杀人藏尸专用塑料袋,十三只手枪,五支步枪,10公斤tnt,一小瓶反射性原液,可疑的蜂蜜等等,都被裁判拿到台下。

    其他擂台已经打了一半,这边还没开始。

    裁判弯腰捡起一样道具,一个粉红色,遍布肉粒,形状可疑,模仿人体构造的橡胶棒。

    “这个……不属于违禁品。”

    “等一下。”裁判话落瞬间,牧苏上前一步,一片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中面色平静回答:“其实这个是违禁物。”

    “哦?”裁判皱眉。难道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这个橡胶棒不是牧苏自己用,而是对对手使用……?

    “众所周知。”牧苏丝毫不嫌弃的从裁判手里接过,并十分熟悉的握住尾端。“战斗中,气势是十分重要的一个部分,尤其是战斗开始之前,它至关重要。拿匕首的和拿手枪的对抗,拿斧头的和拿电锯的对上,无论孰强孰弱,前者自然气质弱上一分,我说的没问题吧?”

    “的确如此。”裁判点头附和。

    “所以我这一只自[哔]棒,它其实是武器。”牧苏高举起令人羞耻,应该打上码,还在微微晃动的鬼东西,义正言辞大喊:“是让对手提不起对战之心,不战而屈人之兵,化解一切不必要纷争的仁义之器!”

    此言震耳欲聋,绕梁三日,震撼现场及观看直播的所有玩家。

    “说得好!”

    观众席有人起头叫好,啪啪拍掌。有人起头,掌声渐渐热络起来。

    虽然大部分人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一副“我在哪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鼓掌”的模样。

    总之,如果未来某一天,某一个游戏里开始某一场战斗,某一个玩家用某一种羞耻道具伤害了另一个玩家,牧苏要担上因果。

    “原来是这样么……”裁判受教,从牧苏手里接过仁义之器,郑重放在擂台下。

    地面还剩最后一样事物,一瓶撕去标签的水。

    不用对方开口,牧苏主动说道:“我身为一名拳击运动员,进行剧烈体育运动,口渴时拿瓶水解渴一下还是很合乎常理的吧?”

    “那你喝一口啊。”十四狐疑。

    “喝就喝。”牧苏拧开盖子,咕噜仰头倒进一大口,含在嘴里鼓起脸颊,挑衅朝十四瞪起眼。

    “你咽下去啊。”

    咕噜——

    牧苏喉结一动咽下,一擦嘴角水渍嘲讽道:“咽下去啦,怎么样!”

    “哼……算你过关啦。”轻灵声音从虎背熊腰的十四嘴里传出。

    牧苏得意了一下,而后倏然转过头去抠嗓子眼,干呕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

    他面色一瞬间变得非常难看,慢慢起身,深深看了眼对面的十四。

    “你会为此前的行为后悔的。”

    十四心生不详,随即娇哼一声无视威胁,反正喝下的又不是自己。

    一章快结束时,牧苏的储物戒指终于被检查完,比赛得以继续。

    裁判立在二人中间,喊下开始后快速退到边缘。

    不知怎么,牧苏面色变得有些微红,气息也急促起来。

    十四心中奇怪,却不疑有他,仗着体形毫无花哨直朝牧苏冲去。

    却见牧苏不退反进,脚踏玄妙步法欺身近前,而后……牧苏娇喘一声倒在十四的怀里,在这个时候,牧苏眼如媚丝。嫩嫩的双唇,微微张开,还喷出有如兰花一般的香气。对着如此情景,佛也会惊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