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email protected]边缘说 我想要一个专场!(震声)

[email protected]边缘说 我想要一个专场!(震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多不好意思。”牧苏扭扭捏捏。

    “价格只比这贵五成。”

    “告辞!”牧苏一抱拳,头也不回要走。

    开玩笑,自己就剩3000多红晶了,买个项目再花掉大半,还怎么贿赂后续比赛……

    “等等,谁让本裁判看你心喜,还是原价好了。”鼠人裁判叫住牧苏。

    运动会快要结束都没有人想要贿赂。它总算碰上牧苏这么一只羊,当然要可劲薅了。

    牧苏摩挲下巴,这倒是可以考虑下,不过如何利用优势……

    说了声考虑下,牧苏追向正远去的摄像机。

    “你又干嘛!”摄像师色厉内茬,只恨被摄像机扛着逃跑不能。

    牧苏轻哼着:“身为摄像师兼记者,不采访冠军说不过去吧。”

    “你想让我问什么?”

    “不用你问,我自己说。”牧苏摆了摆手。他轻咳一声,转向摄像机。

    “200米游泳的各位选手都听着。”

    一双死鱼眼出现在所有观众面前。

    “我是牧苏。”

    “无论你们是爱我、恨我、怕我、怒我……随便你们,我没兴趣知道。”

    “我要说的是,你们如果想要保住自己得之不易的身份,就在一小时内出现在游泳场外。我会在门外等你们,顺便讨要一些小东西,以及看看谁让我不爽。”

    “你可以不来,或者你们都可以不来。不过这样,就祈祷自己不是那几分之一了。”

    “哦抱歉我忘了。”牧苏死鱼眼深邃,嘴角渐渐掀起弧度:“这里是地狱,上帝听不到你的祈祷。”

    “呜——”

    透明桥捂住脸,发出水烧开一样的呜声。

    她鼓起的嘴还塞着零食,一边往外喷碎末一边含糊道:“这家伙……干嘛突然说出这么羞耻的话啊!”

    卡莲软腻声音旁边传来:“很帅气呀~”

    “可能我们和他相处得更久,更清楚这家伙的秉性吧……”炽神微微叹气。坦白来讲……他的年纪听这番话受到的冲击最大。

    尤其还是从牧苏嘴里说出的。

    虽然自己只比君莫笑大不到十岁。

    “你们再说谁呀~”

    衣柜里一颗脑袋探出来。

    “某个不在场的家伙。”闻香翻起白眼说,然后又想到了什么:“你怎么回来了?”

    “我怎么不能回来?”牧苏说的理所应当。

    “可你不应该在门口等被威胁的那些人吗……”

    “这不还有一小时么。”牧苏往沙发上一座,众人跟着晃了晃。“跟你讲,我当初第一次约会都是准点去的。”

    “然后呢然后呢?”闻香侧身坐着,看向牧苏兴奋追问。

    “然后啊……”牧苏眼中流露一抹追忆。“她比我来的还准时。”

    以卡莲和闻香为首的众人想知道更多内幕,牧苏正想讲故事,现实提醒有客来访。

    牧苏前脚刚离开游戏,君莫笑就一瞬间魂归天际,切出去看看官网直播页有多少人在骂牧苏。

    多少能解解气。

    ……

    打开门,伴随刺骨寒风的是一道穿着厚重防护服的身影。

    “你身体真好。”防护服内的身影带着不含掩饰的赞叹羡慕。

    牧苏侧过身,待拾荒者进来后反手将门关上。

    寒风一止,温度开始回升。

    逃离飞船门关着,四个合成人躲在隔壁,在客厅什么也看不到。

    何况蠢蛋拾荒者才会东张西望。

    “换人了啊。”牧苏看着面罩里的女性面孔嘟囔一句。

    “那位得罪了某个藏匿点的罪犯被杀了,我是这一块儿新的拾荒者。”拾荒者站在门前轻描淡写诉说同伴的下场,从腰间挎包抽出一纸清单递给牧苏,开门见山道:“这是新上品,你可以瞧瞧是否有需要的。”

    牧苏点头接过清单:“让我康康。”

    真的都是新上品,绝大多数都是近日刚刚发售的东西。

    玲琅满目里,五个字的记忆浏览器很是醒目。

    “听着眼熟。”牧苏嘟囔一声。

    拾荒者脑袋微微转动,朝向静音的电视。

    面罩上倒映出电视里的内容,记忆浏览器的广告。

    牧苏恍然大悟:“我说怎么看着这么耳熟。”

    “……?”对生意的重视胜过了吐槽,拾荒者问询:“那么你需要购买吗?”

    清单上商品价格比电视购物里贵了10%,不过可以理解。躲在木卫二的大多是身份见不得人的,没有公共渠道购买,只能通过拾荒者。

    “买不起,没啥要的,慢走不送。”清单拍回去,牧苏就要关门送客。

    “可以租。”

    “多少钱?”牧苏看向拾荒者。

    “500信用点一天,运送费50信用点。租赁超过10天免运送费。”

    “打个折50吧,就当交个朋友。”牧苏想揽住拾荒者肩膀,看到他防护服一层冰霜散着白气,只得作罢。

    拾荒者转身就走。

    “求求你不要走哇!我很需要这个的!”牧苏扯住拾荒者腰包,凄惨大叫。

    拾荒者顿住,回身看他:“你想要出多少呢?”

    “5……51?”牧苏试探着问。

    拾荒者继续走到门前。

    “不要哇!我也想回忆往昔,重新看一遍那些令人羞羞得事情呢!”牧苏扯住拾荒者腰包,被他拖动。

    拾荒者长长吐出一口气,面罩打上一片白雾。

    “好吧……鉴于你是我今天第一个客户……”

    “50你答应了?”牧苏满怀希翼问。

    “400信用点,免去运送费。”

    “嘁……”

    最终牧苏还是租下了记忆浏览器,1天权。明天这个时候拾荒者会来取。

    但在此之前,它现在是牧苏的了。

    开门送客关门,牧苏迫不及待扑回睡眠仓,带上摩托车头盔样式的记忆浏览器。

    好像进入游戏一样,渐渐感觉不到身体存在。紧接眼前化作一片洁白空间,浮现出无数数字。

    2438、2437、2436……

    数字环绕周围,从头到脚,最尾端日期是1994年。

    牧苏仔细回想,尝试想起哪一年有和妹子亲密接触。然后终于想起来,自己没得和妹子有过亲密接触啊……

    “小公鸡选到谁就是谁……”牧苏手指乱晃,随机指向非常靠近末端的一串数字。

    这一年啊……

    牧苏尝试回想,一些残缺不齐的记忆浮现,有九成九是空白的。

    太久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牧苏不再迟疑,深吸口气进入回忆之中。

    这一天是2014年6月17日,上午10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