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5.超多项目

15.超多项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很多双眼睛在看着牧苏。作为复赛开始后最扎眼的一名玩家,他所收到的注视不计其数。

    如果称号可以显示,他的二大爷更能惊骇一片玩家。

    如此关注度让牧苏很难做手脚,但也为他间接提供了便利。

    牧苏找到第一泳道玩家,于对方惊疑未定之中威胁道:“如果还想活着从泳池里爬出来就不要超过我。”

    然后找到第二泳道玩家威胁:“如果不想让泳池成为你的埋葬之地就老老实实跟在后面。”

    又来到第三泳道,却不见有选手在,等了一会儿牧苏耐性开始消失,黑眸冷然打算要给第三泳道的玩家好看——

    五分钟后牧苏想起来第三泳道是他自己,于是来至第四泳道。威胁之后,该玩家一脸漠然回复:“比赛倚靠的是能力,不是作弊,有本事就来吧。”

    不是所有人都看牧苏顺眼的,总有那么一些按部就班的玩家不喜欢破坏规则的家伙。

    牧苏深深抬头看了眼他的名字:damon,默默走向下一泳道。

    一共八条泳道,有两个玩家明确拒绝了牧苏。牧苏记住他们两人的名字和位置后退回自己位置,等待开始。

    裁判一声令下比赛开始。诸位选手跳下水,一片杂乱水花四溅。

    其中damon姿势最为标准,跃入池水后如一条鱼般滑出数米,而后浮上水面,伸展双臂使用自由泳。

    斜地里忽然伸出一条手臂握住damon脚腕,将他拉入水底。紧接牧苏从第四泳道冒出头,嘶声力竭大喊:“大家快点上!不要管我噗——我来拖住他!”

    牧苏按住damon肩膀借力上半身浮出水面,而后全身重量放在手肘之上,伴随怒吼重重砸下!

    “没有人可以得罪我!”

    半晌之后,牧苏终于放过快淹死的damon,而后横穿泳道来至第七泳道,把另一个拒绝他的家伙拦住。

    比赛最终由一名玩家获得,他语气复杂向牧苏说了声谢谢。

    摆手表示没事,不是很解气的牧苏回更衣室拿枪,可惜出来后那两名玩家已经跑掉了。

    第四项击剑,牧苏故技重施,于比赛开始前先威胁一番对面玩家。

    比赛正式开始,牧苏不急着进攻,刷了一个枪花后问对面玩家:“你知道什么是剑客吗?”

    对面的单纯玩家思索间,牧苏突然向前蹭出几步,剑尖刺在在他的面罩上。

    嘀——

    场边记分器亮起绿灯,牧苏记一分。

    牧苏缓缓后退,透过面罩缝隙凝视着他,语气低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是为剑客。”

    对面玩家吐了口气,将剑举起。

    “你知道什么是胜者吗?”牧苏又问。

    对面玩家默不作答,避免牧苏言语陷阱。

    却见牧苏忽然举手示意:“裁判,我的面罩松动了。”

    名为小姐姐的男性玩家轻呼口气,就在这时,牧苏突然动了!

    小姐姐反应不及,再一次被牧苏戳脸。

    嘀——

    绿灯亮,牧苏二分。

    牧苏将细剑竖在面前,恢复沉声:“无所不用其极,不择手段,是为胜者。”

    玩家的手在哆嗦,换了一只手方才感觉好一些。

    “那么你知道什么是探戈吗?”牧苏身形挺直,剑指对面玩家。

    小姐姐这回不再管其他,只是死死盯着牧苏。

    “探戈就是探戈探戈走!”

    忽见牧苏身形窜出,化为白色残影转眼接近至身前,一抹剑光划来!

    玩家匆忙竖剑欲隔开,忽见剑光一变,好似十字一般面前划过,玩家正要后退,身形突然一僵。

    牧苏手臂笔直,另一端的剑尖已经戳在他眉心的面罩之上。

    他心中思索,这帅气一剑……可以写到牧苏苏传里!

    黄健翔高呼:“漂亮的一记十字闪电!我仿佛从他身上看到了佐罗的影子。”

    白岩松也点头道:“我们忽略这位选手本身的实力了。”

    绿灯亮,牧苏得第三分。比赛规则为一方连得三分自动获胜。牧苏已经取得这一场胜利。

    牧苏收剑置于肩后,向后退去。

    他的声音透过面罩传出:“这是我所要教你的。希望明年我还可以在赛场上见到你。”

    官网直播间的玩家们开始刷不要脸了。

    第二场开始。对面上台的是一名扎有侧马尾的女玩家。

    她耍出一套优美剑花,感慨一句:“真想不到我会对上你啊。”

    “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牧苏照着模仿,不小心扭到手腕,细剑当啷落地。

    “呃……”牧苏怔怔看向对面,害怕对面也像自己一样无耻。

    侧马尾细剑平摊,示意自己不会趁人之危。

    “你人真好。”牧苏憨厚笑道,弯腰摸向细剑——

    剑柄落入掌心一刹那,牧苏突然使出一记蛮牛冲撞,踉跄撞向侧马尾,接近时突然一抬剑尖,细剑另一端感受到阻力,抬头望去,剑尖正戳在她的面罩上。

    嘀——

    牧苏得第一分。

    牧苏向后退去,沉声说道:“战争是场肮脏的游戏,而我,是个肮脏的玩家。”

    “看得出来。”侧马尾浑然不在意。“而且你不止肮脏,还很狂妄。”

    牧苏冷笑:“狂妄是需要本事的,而我正好有。”

    观众席有欢呼声传来,妖魔鬼怪被牧苏说的热血沸腾,叫嚣着撕了她。

    牧苏朝它们挥手示意。

    第二轮开始,牧苏再一次说起垃圾话:“在这个世界上,强者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而弱者的命运,则是掌握在别人的手里。”

    “完全认同。”侧马尾点了点头,突然迈步前冲,牧苏说的正欢哪能反应过来,被击中面部。

    嘀——

    比分平。

    牧苏浑然不在意,目睹侧马尾退回初始位,冷声道:“优柔寡断随时都会成为你最后的一次抉择。”

    第三回一开始,侧马尾就如闪电般窜出,牧苏刚刚举起细剑,侧马尾已经戳中自己的面罩。

    嘀——

    侧马尾领先,下一回她得分则比赛结束。

    牧苏呼出一口气:“有趣,看来你值得我认真对待了。接下来我不会留……等一下!我还没说——”

    啪!

    侧马尾的细剑在牧苏头顶一拍。

    1:3,牧苏败。

    牧苏怀恨在心。

    下场后趁人不备,他偷偷溜至场馆配电室,左右一看无人,推门而入……

    嗡——

    与此同时,场馆完全暗下。

    断电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