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0.拳击

10.拳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余选手一惊,下意识放缓速度。牧苏趁此时冲上第三位置,调转枪头瞄准新的第一,再次叩动扳机!

    嘭!

    火蛇喷涌,玩家应声倒地,牧苏顺理成章成为第二。

    这回选手们已经蒙了,怔怔看着牧苏往前冲的背影。

    莫名从第三爬到第一的玩家没来由一阵寒颤,奔跑中下意识回头一眼,只见牧苏的枪口已经转了过来。

    他心中一寒,奔跑节奏放缓速度慢了下来,被牧苏反超。

    似乎很觉得这名玩家识相,牧苏没有对他下手,轻易取得了第一位置。

    他犹不放心,转头摇晃枪口,所指之处纷纷放缓速度。待所有选手和自己距离拉开超过10米后才收起枪,专心跑步。

    玩家们纵然有所不甘也只能忍着。如果直接冲上去被打死淘汰什么也没有,现在跟着慢悠悠到重点起码弄混个名次,运气好的话还有积分奖励。

    两秒后牧苏冲过终点线,以小组第一的成绩成功晋级半决赛!

    牧苏举起双臂,沿着跑道冲没什么人的观众席欢呼。

    “真是不可思议!10.21秒!柠檬草的味道创造了新的奥林匹克运动会100米短跑的记录!”

    没得意多一会儿,黄健翔的大喊声传入耳朵。

    牧苏情不自禁看向场馆里正面一侧的大屏幕。上面镜头是一名身形修长的马尾女人,头顶名字证明她的身份。

    他的拳头渐渐握紧。

    我来,我征服。无论你的速度如何快……也要倒在我的枪口下。

    “他在那!”

    “打死他!”

    “让我先来!”

    “别让这个混蛋去下一项目!”

    忽然一阵杂乱叫喊,身后一群玩家群情激奋大吼跑来。

    牧苏重新去摸枪,有玩家见此大喊:“比赛已经结束了,我们不怕你!要不然你打死我们,要不然我们打死你!!!”

    犯了众怒的牧苏转身就跑。

    “有本事你别跑!”选手大喊。

    “有本事你别追!”牧苏头也不回。

    围着赛道绕了大半圈,牧苏一头钻入待机点,身形消失。

    打开群聊,众人问他怎么样。

    牧苏很谦虚的回复道:“还行吧,他们没跑过我。”

    君莫笑:“你们信吗?”

    闻香:“不信。”

    透明桥:“不信。”

    卡莲:“信呀。”

    炽神:“不信。”

    闲聊一阵,牧苏走出待机点,开始了第四项比赛……

    接下来,选手们目睹了牧苏各种层出不凶的手段。

    渐渐地,牧苏也在参赛选手中闯出一些名堂。他们知道选手中有一个千奇百怪,手段狠毒,无所不用其极的家伙。

    一些选手模仿着去学,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失败的那些大多是想趁着比赛没开始解决掉对手,结果对手没解决,自己被组委会知道抢先一步解决了。

    一些潜规则渐渐被选手们打探到:赛前是绝对禁止选手间动手的,比赛开始后随意——和真实比赛完全反了过来。但考虑到这里是地狱都市,观众都是妖魔鬼怪,一切就很合理了。

    上午的六场比赛结束,玩家们得以休息一个小时。一小时后,拳击比赛开始。

    没玩家下线。死亡锦标赛是以睡眠模式进入的,一比七的时间差距如果下线,一个不小心就很容易超过一小时。

    下午第一场比赛是拳击,牧苏和卡莲届时登场。拳击赛赛制略有不同。共五千名选手将随机进行十场比赛,击败一人加1分,满分10分,最终决出不超过100人进入半决赛。

    一小时后,牧苏从待机点迈步而出。

    哗啦——哗啦——

    头顶光束照耀在分割成数十块的擂台上。手中拿着号码的玩家们站在台下,空无一物的则在裁判席等待领取号码。

    哗啦——哗啦——

    金属清脆的触碰声回荡在一小片范围,附近玩家望去,目瞪口呆。

    哗啦——哗啦——

    正在排队的玩家听到响动,好奇转头,登时一大片阴影浮现于他惊恐的面庞。他嘴唇喏喏,骇然后退。其余玩家亦是如此。

    哗啦——哗啦——

    玩家们如摩西分海,让出一道直达裁判席的通道。

    哗啦——哗啦——

    声音的存在如无人之境,径直来至裁判席。裁判们深深看了眼这个家伙,递给他一张写有数字3353的号牌。

    哗啦——

    存在接过号牌,转身走开。

    哗啦——哗啦——

    众人惊诧敬畏目光中,声音渐渐远去。直到这时,他们才敢小声议论。

    “这家伙是谁啊……”

    “太夸张了吧……太夸张了吧……”

    “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里是拳击项目吗?”

    “这样的家伙裁判们也不阻拦吗……”

    “话说……这家伙……不会是那个叫牧苏的……玩家吧……”

    随着这句话落,裁判席前鸦雀无声。

    对于这位开创了不择手段取胜法的玩家,他们忌讳莫深。半晌后,才有一名玩家小声说:“他拿的是多少号……”

    “不知道。”

    “没注意。”

    “没看到。”

    “希望不是我。”

    ……

    叮——

    几分钟后,裁判席一敲圆钟,身高近三米浑身黑色角质的恶魔声如洪钟喊道:“请各选手按照屏幕上的提示进入擂台。”

    鸦先生低头看了眼号码,自己在23号擂台。

    “不知道对手厉不厉害……”鸦先生忐忑嘟囔一句,来至23号擂台。

    裁判是个有点像没壳乌龟的妖怪,身形佝偻,墨绿色皮肤褶皱,外面套着不合身的宽大裁判服。

    对面对手还没出现,鸦先生不由想入非非,莫非自己走运对面选手没来?

    这种想法刚油然而生,便被一道哗啦声惊醒。

    鸦先生下意识扭头扫去,眼睛便被粘住再挪不开。嘴巴不可抑止越张越大。

    这货不是往这里来……这货不是往这里来……这货不是往这里来……

    那道存在迈着坚定不移的沉重步伐,迎着一道道震撼骇然的目光,往周围唯一一处缺少选手的擂台走来。

    “哦不……”鸦先生流露绝望。

    脚步声停止了。那道存在就立在围栏前,沉重呼吸打在冰冷金属上。

    上帝不会听到他的祈祷,因为这里是地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