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09.100米短跑

09.100米短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镜头切到牧苏身上,他穿着半湿透的短袖短裤运动服,湿漉黑发压在额头,来至一处无人的比赛区。

    场地内的大部分玩家都是这样狼狈,还有不少身上带有水渍——那是连游泳都未完成的选手。

    白岩松接道:“他报名了所有项目,我们能在体重项目上看到他很正常。”

    鉴于铁人三项时的优异成绩,扛着摄像师的摄像机给了牧苏足够多的镜头。

    白岩松继续先前的规则介绍:“裁判组开始后选手们需要在10秒内举起面前对应的杠铃。失败者淘汰,成功者进入下一轮举重。我们可以看到拇指小鬼正在安装杠铃,第一次选手们要举的重量是65kg。淘汰模式和初赛预赛一样,同样是十进一模式。”

    画面在各场馆各运动人之间变动,而后重落在牧苏身上,将正在做广播体操热身的牧苏纳入镜头。

    “这是什么啊……街舞还是夕阳红舞团的排练操?”

    “跳起来好恶心啊。”

    “可能是活动关节的运动吧。”

    观众们议论纷纷。牧苏似有察觉,转向摄像机阴恻恻一笑。

    叮——

    裁判席的圆钟被敲响。

    一众选手上前几步,将双手沾满镁粉,而后一齐弯下腰准备,牧苏贼眉鼠眼去瞟周围几个女玩家的屁股。

    叮——

    第二次声响,周围顿时响起一片提起声。

    “第一次举重开始了!”黄健翔大喊一声,吓了观众一跳。

    扛着摄像师的摄像机这时划来,牧苏目不斜视气沉丹田,双手牢牢抓住杠铃握把,肌肉线条显现,赫然发力!

    “呃啊啊啊啊啊啊!”

    低吼从喉咙间散出,只见牧苏双手绷直,杠铃微微一晃离地,被拉起数公分——当啷一声,又落回原地。

    松了口气的牧苏朝裁判席举手,大声示意:“举不起来。”

    神色如常的样子一点也不见羞愧

    直播页的评论刷新速度突然加快,大都是针对牧苏的。还好他们没在场,不然肯定要嘘他。

    摄像机还未离开,牧苏再次流露出最开始的阴恻恻笑容,低声道:“我得不到的,你们也别想得到!”

    所有观看实况的观众们霎时间心生寒意。这家伙……又打算做什么……

    白岩松大笑出声:“看来赛场要变的有趣起来了。”

    黄健翔附和:“也不知道这一回我们的牧苏选手要用什么办法呢。”

    观众们已经要报警举报这两位解说员了。

    牧苏优先从过道走过,无视还在比赛区的选手们望来的视线。他低声自言自语:“傻子才在运动会仗着体能,真正的天才是倚靠智力横行运动会的。”

    第一轮被淘汰的十三名选手下场,比赛继续。第二轮为55kg的重量,随着小鬼装好杠铃片,铜钟声再想。

    或许是牧苏放了狠话的缘故,镜头对他照拂偏多,不时会在场边这位无事人的身上晃过。

    观看实况的玩家们蛋疼的发现,他们莫名有些期待牧苏接下来要做的事。

    举重比赛进度很快,几分钟后便已经进行到伪声。十进一的合格线锁定为75kg,这一场馆共有25名选手成功晋级。

    “恭喜所有晋级的选手!”白岩松喊道,而后笑着问黄健翔:“我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

    与此同时,直播页评论区无数问号显现,这都结束了牧苏怎么还没有动静?

    镜头十分配合的移到边缘牧苏身上,他正拿着一瓶玻璃汽水猛嘬。瞧见摄像机冷哼一声:“看什么看,放狠话抢镜头不行吗?”

    众人哑口无言。

    这会儿牧苏已经起身,拿着空玻璃瓶走到垃圾桶前,伸手丢入,而后回头看向镜头:“公德比赛,今天起正式开赛。”

    无数吐槽中,直播页开始有人带起节奏刷“今生无悔粉牧苏,来世愿嫁牧苏苏”。众多观众不明所以,或半推半就或觉得好玩跟着刷了起来。

    似乎牧苏就这般要火了。

    运动会第三项是100米赛跑,当之无愧的田径之王项目。牧苏进入待机点,等待过程中顺便进入群聊。

    透明桥:“我还以为你要做什么。”

    “时间太短来不及,只能放弃几个不好做手脚的项目。”牧苏意外地正经回答。

    透明桥恍然:“这就是你昨天在线一天却看不到人影的原因吗?”

    牧苏:“就是这样喵。”

    卡莲也来到群聊,发出消息:“嘻嘻嘻其实是为了人家吧。”

    75kg对卡莲而言毫无难度,成功晋级进入半决赛。

    牧苏:“才……才没有呢。”

    透明桥:“真恶心……”

    抢在牧苏记仇前,透明桥又飞快发出一条:“刚刚你做的那是啥,公德表演吗”

    牧苏果然被转移注意力回复道:“奥组委如果不把这段剪成宣传片,那它们内部一定有问题。”

    从待机点出来,这一回是在一处露天场馆。

    跑到被分成数段,用以让各小组间进行比赛。三千多人被分为一百小组,牧苏在第87组。

    田径项目从开始就极为残酷。就比如100米赛跑。报名的数百万人通过初赛者只有可怕的不到十万人。

    预赛之后这十万人更是只剩下两千。而复赛结束后,将只取一百人进入半决赛。

    牧苏现在要做的,就是从两千选手加一千五百名种子选手中成功晋级半决赛。

    对此他早已有准备。

    牧苏来至跑道上,没有摄像机关注他,身边没看实况的选手也不认识他,一切中规中矩进行。

    两侧跑道很快站满三十几名选手,裁判正在检查发令枪。

    做完广播体操的牧苏蹲下,随预备声起,抬起臀部。

    嘭!

    发令枪响,牧苏倏然窜出,双腿交替富有节奏飞奔,竟短暂取得了第一!

    不过在第十米时,一道身影反超过他抢到第一位置。

    牧苏速度丝毫不减,仅仅咬住第一的身后。第五十米时,彼此差距已经拉开。牧苏落到第四的位置,速度最快的第一名领先他整整五六个身位,长腿矫健有力迈动。

    毕竟牧苏只是善于逃跑,没有系统的学习发力技巧。

    可恶……只能用那一招了吗……

    牧苏黑眸微眯,思索着伸手从怀里取出一样事物,瞄准那道背影……

    嘭!

    枪声骤响,第一名选手脚下一绊,跌倒在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