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31.悲欢离合戏一场

31.悲欢离合戏一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牧苏双眼紧闭,似在感受什么。周身气流涌动,衣袍猎猎抖动。

    他的脚尖离开地面,悬浮而起。

    此处并非偏僻,如此动静很快引得周遭百姓居民注意。他们纷纷目瞪口呆,惊骇望向悬浮而起的牧苏。

    片刻后,他的黑眸缓缓睁开,古井无波之意令人心生平静。

    这一刻,他身上多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轻飘飘落地,无视周遭凡人,牧苏径直望向西侧天空,一双剑眉微微蹙起。

    “神仙!他是神仙!”

    人群里不知是谁大喊一声,百姓们如梦方醒,纳头便拜。

    平淡环视一圈,牧苏忽然浮空而起,众人惊呼之中之中升上十几丈高处,化为光点转眼消失天边。

    ……

    火把噼啪作响,将山寨照得明亮。

    尸体散布草地之间,血水染红一片。一道身影强撑身子,摇摇晃晃立在尸体中心。

    周围无数土匪表情狰狞围来。

    “喂,什么时辰了。”身影娇喝一声,顺手挥刀斩断胸口箭羽。

    似乎牵连痛处,她眉头轻皱了一下。

    “你的死期。”匪首咧嘴一笑,耍起一个刀花,长刀闪过凛冽寒芒。

    “临死也拉上你做垫背。”邓青妍冷然启唇,脚下一踏持剑冲向匪首。

    匪首轻易挡开这缓慢劈来的一剑,抬脚重重踢向邓青妍小腹。

    当啷长剑落地,邓青妍闷哼一声,踉跄后退数步便要跌到,却突然撞上一道温暖胸膛。她正欲回身反击,忽地身体放松下来。

    苍白嘴唇浮现一抹笑意:“终于赶上了呢……不过师傅您怎么来的呀……”

    “飞来的。”牧苏视线落在邓青妍胸口的断裂箭茬,毫不迟疑抬手拔下,一道闷哼中手指压上,几息后移开,化为一片白皙皮肤。“成了仙还要靠走的就太没品了。”

    “看来您凑够功德了……我们要回去吗?”

    火光映照牧苏的侧颜,望向土匪的黑眸不含意思感情:“来都来了,顺便解决了吧。”

    被牧苏从天而降出场惊到的匪首这时冷哼一声,挥舞手臂:“大言不惭,兄弟们,并肩子上!”

    牧苏黑眸冷漠,淡淡扫向周围人影,嘴唇微启一字:“灭。”

    嗤——

    无形气场于脚下荡开。首当其冲最近几名土匪突然掐住脖子,发出咯咯声响,数息后七窍渗出血液,扑通扑通倒地一片。

    匪首大骇,转身便逃。匆忙中回头一看,周围手下已然全都中招。

    “仙人饶命咳——”

    他正欲求饶,七窍刹那间喷出血液,声音戛然而止。

    短短十几息,山寨再无活着的匪徒。

    怀里邓青妍轻呼:“看起来师傅比第一世更厉害了,您可以保护好您的乖徒弟啊,别再让她受这么重的伤了。”

    牧苏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既然没事便起来罢。”

    装病示弱的邓青妍嘿笑一声:“这都被您看出来了嘿嘿。”

    恰在这时,一道光辉半空显现,照得山头如同白昼。

    庞大轮廓天空显现,神光万丈。

    地面二人抬头望去,二人都有非凡见识,见此一幕平静以待。

    “刚成了仙人就犯下如此杀戮,我只得说……”宏大之音滚滚而来,威严磅礴。“做得很好。”

    “这个神仙好像很好说话。”邓青妍低声嘟囔。

    那道声音继续:“但仙界卫道士众多,知此事恐对你不利。故最好天知地知。好了,带上你的小相好随我回去吧。”

    “请等一下。”牧苏忽然出声。“我还有一群手下……”

    “我说……让你带一个人走已经是我法外开恩了,你还要把鸡鸭鹅狗猫都带上?”

    牧苏面不改色:“他们与我有些因果,可否让我前去了结……”

    “告别就告别,扯什么因果。”那轮廓嗤笑,说得邓青妍暗笑。“行吧,快去快回,我先去迎仙台等你。”

    而后二人回去,银两全部送出,交代一番身后事,于小七师爷等人的挽留中离开客栈。

    两侧华灯,二人行走人来人往的长街之上。

    “师傅,怎么感觉你现在怪怪的……”

    “有吗?”

    “嗯!变得……温柔好多,也爱笑了。”

    二人渐行渐远,只剩交谈声传来。

    视线逐渐暗下。

    这种打通游戏得到好结局的情形真令人心情愉悦啊。

    牧苏惬意心想。

    不过这种大结局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这个世界观不会完结了吧?喂我好不容易挖了个伏笔啊!

    就像之前说的,伤感悲情从来不适合牧苏啊!

    离开结算页面,他平躺在床上,海浪声和喧嚣却不见了。

    刺鼻的消毒水味也无法掩盖腐烂味,二者合二为一,刺激脆弱的嗅觉和大脑。

    牧苏睁开眼,看到一面布满污渍的天花板。身边是三面轻飘飘的灰黑隔帘。

    时隔近两个月,牧苏第二次踏入疯人院。

    他记得上次自己好像是被谁踢出去来着……?

    这一回牧苏依旧在上一次的位置醒来。

    他掀开隔帘来到长廊,一侧是见不到尽头的幽深长廊,另一侧是被闭合的狭长两扇木门——宽度适中,高却有近四米,顶部为圆拱形。

    看了一眼他便移开目光,于幽静中走向对面隔帘,掀开一角。

    腐烂味争先恐后挤出,恶臭味陡然加剧。便见污黑床榻上,一道只可见轮廓的漆黑干尸躺在上面。

    “你没事吧?”

    “还好吗?”

    “你不要紧吧?”

    “你感觉怎么样?”

    “要不要喝点热水?”

    牧苏凑上去关切问道,半晌没回应。正想找什么东西戳几下试试,忽然对面一道隔帘无风自动,好像有什么存在躲在后面窥探……

    牧苏下意识往有动静的地方凑,来到近前伸手拉动,却感觉受到阻力。好似对面有力量拽动隔帘,不让他拉开。

    “咦?”牧苏倔脾气上来了,眼见即将扯开之时——

    嘎吱——

    一道直往脑海深处钻去的吱呀声回荡,大门被打开了一半

    牧苏不可避免的被吸引去了注意力,松开皱皱巴巴的帘子,往门口走去。

    迷雾弥漫,门外一片歪斜墓碑望不见边际

    牧苏走到门前,正打算仔细看看外界,屁股突然被人猛地踢了一脚,身体前倾扑去。

    同时有咆哮响起。

    “说过别再来了!”

    砰!

    随之是重重的关门声与迅速暗下的视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