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27.作死笔记,作者南派正道

27.作死笔记,作者南派正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的马不见了……”邓青妍皱起脸庞。还没觉醒印记时追赶师傅,结果忘了拴马。

    牧苏也没栓,但他的马还在。

    邓青妍用力吹口哨试图得到回应。另一边牧苏翻身上马,安逸望来。

    吹了半晌,气息不稳的邓青妍终于放弃,黑白分明的眼睛骨碌碌一转,声音软腻:“师傅,我们共乘一匹回去好了。”

    “那马受得了吗?”牧苏面露不忍。

    “您管马受得了受不了干嘛。”邓青妍上前几步,立在一旁抬头看他。“你忍心你最疼爱的徒弟跟着走吗?”

    “那你坐前面。”牧苏略带戒心说道。邓青妍有前科,哪怕有胸部也不能轻易相信。

    邓青妍应下。不知想到什么,脸颊忽然升起一片臊意,好在蓬头垢面看不真切。

    她翻身上马,棕马只是原地踏了几下,撑住了。

    这种情况,牧苏没敢拿出魔法海螺问路,只能借着天边落日勉强找了个大致方向,揽住邓青妍,双腿一夹马腹,于林中前行。

    鉴于邓青妍曾经给他的精神污染着实深刻,牧苏一路保持着最大克制。

    “师傅的胸膛好温暖啊……”邓青妍才不管这些。她放心缩在牧苏怀中,一动不动。

    牧苏找对了路。一炷香后二人回到官道,落日将影子拉得狭长。

    来时花了两个时辰,回去怕不是要深夜了。好在还有明天一整天时间,怎么想也来得及。

    邓青妍犯了话痨的老毛病,窝在牧苏怀里轻声讲述自己这一世世的经历。起初牧苏还听得进去,后来就开始脑壳痛,加上一阵颠簸,犯了困意。

    邓青妍很体贴的和牧苏换了位置。为了让他靠着舒服,还强忍羞意偷偷将抹胸扯了下来。

    借着颠簸与身后柔软,牧苏很快睡了过去。

    再睁眼时,他趴在马上,邓青妍不见了。

    牧苏从马上坐起,环视周围。这是一片草地,不远处溪流潺潺,邓青妍就蹲坐在溪边。

    边缘树木稀疏一点,能够看到黄昏即将到来的那种火烧云,一边是溪流,一边是丛林,四周传来鸟叫。

    阿妍到底是个女人还是比较爱干净的,看到溪水了,就凑过去洗漱。这个时候,牧苏的眼角一闪,就看到溪水里面有一团红色闪了一下,同时他隐约听到了“咯咯”的一声。

    牧苏突然感觉到不妙,对阿妍道:“小心一点,离溪水远点!”

    “怎么了?”阿妍转过头看了牧苏一眼,不知道为什么,露出了一个很淡的笑容,和她以前的那种笑容不同,牧苏看着惊艳了一下。

    就在那一刹那,一下子,一条火红的蛇就猛地从溪水里钻了出来,一下就盘到了阿妍的脖子上,高高的昂起了它的头,发出了一连串凄厉而高亢的“咯咯咯”声。牧苏一看完了!丢掉手里的东西就冲过去,才迈出去第一步,就看着那“野鸡脖子”闪电一般的咬了下去。阿妍用手去挡却没有挡住,蛇头一下就咬住了她的脖子。她尖叫了一声,一把把蛇拽了下来,扔到一边,捂住脖子就倒在水里。

    牧苏忙上去抱起她,却见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凝固了,喉咙动着想说话,眼里流着眼泪,似乎有一万个不甘心。牧苏头皮一下就麻了起来,不知道怎么办了,整个人发起抖来。接着,只是几秒的工夫,她的眼神就涣散了,整个人软了下来,然后头也垂了下来。

    两分钟后,阿妍停止了呼吸,在我怀里死去了。凌乱的黑发中俏丽的让人捉摸不透的脸庞凝固着一个惊讶的表情,我抱着她,直到她最后断气,静下来,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

    突然间牧苏感觉一切都停止了,心中悲切,想哭又哭不出来,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牧苏想要把阿妍抱离溪边,突然浑身一轻,就从马上翻身滚下。

    他摔醒了。

    棕马原地踏了几下,踩到牧苏衣角。他茫然了好一阵方才回过神,侧头望向水流声传来的方向。

    地处一片河滩边,邓青妍正蹲在河边清洗身上灰泥。听到身后响动惊诧回头,莞尔一笑。

    灰泥被洗掉,没了故意板起的苦大仇深,邓青妍此时看上去顺眼许多,同时也有几分陌生。

    经历十世,没人会一成不变的。只有看向牧苏时她才会流露几分熟悉的憨态。

    简单洗了一下邓青妍便回到马边,二人继续赶路。

    犯困的牧苏看起来很老实,死鱼眼半睁不睁,凡事都慢半拍的样子。

    将近亥时,二人终于看到官道尽头城墙上的一片火光。

    临到城门前放缓速度。有士兵迎来,火把往前一晃,认出了马上两道身影。

    “谢头领你这……那不是……”

    “这是我师傅,上午发生了些误会。”邓青妍学着谢清白平日样子,板起脸庞回答。

    士兵有些奇怪,不过并未多想。确认邓青妍不是被胁迫后便放二人进去。

    刚一从城门下经过,几道身影哗啦一下围上。

    “老爷!老爷您可算回来——”

    叫嚷声戛然而止。小七怔怔看着和牧苏共乘一马的邓青妍,心中掀起滔天海浪。

    老爷这么快就有相好的了!还是个小白脸!

    “兄弟们伤亡如何?”牧苏问他。一名手下屁颠凑上来牵过缰绳。

    这会儿牧苏精气神恢复的差不多了,色心又起,抱着邓青妍就不松手。

    小七在那咬牙切齿,师爷堆笑回答:“老爷您指挥得当,弟兄们如有神助没有人死,就有几个受了点伤。”

    翡翠山众匪本身就和对方半斤八两。又有朝廷盔甲和武器在身,还有十几只强弩,如果还是让对方拼个凄惨就太丢人了。

    师爷又一脸兴奋说了下收获。杂七杂八加起来也有五六千两。

    该分的分,该给知县的给知县。本想让邓青妍送去,不过她一刻也不想离开牧苏,只得作罢,明日再说。

    “师傅,您让他们去做什么了?”回客栈的路上邓青妍轻声问,顺便将牧苏慢慢往上挪动的手掌拉回到腰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