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22.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22.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丢下几块碎银,牧苏转身就往一侧胡同逃去。

    几息后官差追上,谢清白跟随冲入胡同,手下则傻乎乎继续在那追板车。

    “你们追车做什么!跟着我!”恨铁不成钢回头喝道,谢清白帅迅速跟上。只是这一耽误,又让牧苏拉远了一段距离。

    趁此时,已有下一步打算的牧苏取出魔法海螺,气喘吁吁问:“我该怎……么去擎天呼……断山。”

    【或许应该叫辆车。】

    完全正确!

    透明桥长舒口气,到现在为止魔法海螺终于正常回答了一次。

    那么问题就来了,明明魔法海螺都是跟牧苏说一些完全没用的废话,他是怎么做到的……?

    牧苏忽然问透明桥她现在的视角,透明桥回答了正以第三人称跟在身后。

    牧苏便脑袋转向后侧,一脸哀怨:“如果不是你现在我应该在车里,而不是在这里。”

    透明桥哑口无言。

    绕了一大圈,牧苏又回到酒楼。

    “大爷您——哎!”

    小二一脸谄媚迎来,被牧苏抬手按了回去,冲入后院直奔马圈,挑了个最顺眼的骑上便往外冲去,迎来的谢清白不敢硬碰,往一侧闪躲擦肩而过。

    “官爷怎么——哎!”

    小二一脸谄媚迎来,被谢清白抬手按了回去,也冲入后院直奔马圈,跳了个就近的骑上便往外冲出,迎来的众官差不敢挡路,往一侧闪躲擦肩而过。

    错字是故意的,免得被你们说水,良心手打证明并非复制粘贴。

    小二躲得远远,注视那一众官差跟没头苍蝇般乱哄哄的,挤作一团。

    清脆马蹄声街道回荡,路人纷纷仓惶躲避。却见二十几米外,一名老者拄着拐杖,颤巍巍横过。

    “快让开!”谢清白焦急大喝。

    老者置若罔闻,犹如耳瞎眼聋,对身侧叫喊和冲来的马匹毫无反应。

    关键时刻牧苏紧拉缰绳,身下马匹四肢绷直停止脉动,马蹄铁与青砖火花四溅,滑出数米后将将停下。

    唏律律——

    马屁打着响鼻,不耐原地踏步。

    “滴滴——”

    牧苏不耐发出两声喇叭声,焦躁偏头,盯着老者慢悠悠走过。

    身后咯哒声愈来愈近,耐心消失边缘,老者总算不再挡路,牧苏一夹马腹,重新拉开距离!

    却是谢清白见了先前一幕,变得有些迟疑。连骑马都怕伤人的家伙……会是臭名昭著的土匪头子?

    然很快,谢清白眼眸变得坚定。无论如何,抓回去一问便之。而且……他们一路横冲直撞,所过之处化作混乱。如此大动干戈,若空手回去又如何向上司手下交代。

    从上空俯瞰,混乱沿长街散开,正向金陵镇北门接近。

    主街道,两条马屁一前一后快速移动。转眼便接近护城河。

    城门卫兵如梦方醒,此时再关闭城门已然来不及,匆忙往一边退开。

    城门外队服亦是一片人仰马翻,纷纷躲避。

    牧苏穿过护城河,城门下径直冲出。谢清白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却见城墙上士兵纷纷举弓。

    “住手!此乃嫌犯并非真凶,休要下杀手!”

    谢清白大喊,紧接眼前一暗,已经到了城门下。

    士兵们认得他,动作变得迟疑。这一停顿就让牧苏闪出几丈,再射箭已经来不及了。

    掀起一阵乱流从城门下冲出,谢清白目光坚定,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

    金陵镇北门外官道。

    两道身影相聚十几米,于官道上奔腾。若不细看,还以为是二人同行。

    透明桥打了个哈欠,发去消息:“我明早还有课题要做,先去睡了,晚安。”

    “不行!”

    牧苏的突然大喊惊去透明桥一半睡意。喊声落在后面又被谢清白听到,神情惊疑不定。什么不行?

    透明桥也在问:“为什么?”

    “有人在我更有表现欲,发挥得更好。”牧苏一本正经回答。

    透明桥仔细想想,好像的确这样。

    透明桥:“可我明早有事。”

    牧苏语气不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想怎么不客气?”透明桥现在的状态像是对警察说你打我啊的歹徒。

    “我就看完你的消息,让它变成已读……”牧苏嘴角逐渐咧开,森然笑意流露:“然后不回复。”

    “你这个恶魔!”

    透明桥不知道的是,接下来牧苏这一跑便是一个时辰。

    谢清白也追了一个时辰。

    他们早已远离金陵镇近七十里。二人风尘仆仆筋疲力尽,坐下马屁也不复先前速度,

    途经一处土坡时,牧苏微微坐直眺望东北。只见一抹戛然而止的轮廓隐于山林,隐于云雾。

    睫毛下的阴影中,一抹怀念之色眸中掠过。

    透明桥闲得无聊正转视角玩儿,正巧捕捉到牧苏这抹异色。

    透明桥:“能看到你露出这种神态真是罕见。”

    牧苏老气横秋叹道:“你知道,年轻人总是一路向前无视过往一切。老年人总是仰天长叹怀念曾经物是人非。”

    透明桥:“这点我赞成。”

    得到附和,牧苏神情一振:“当你开始怀念过去,就说明你已经老了。”

    透明桥:“少来,我是永远的20岁。”

    牧苏一脸嫌弃:“你怎么娘里娘气的。那天的女装不会开启你什么了不得的爱好吧?”

    透明桥:“……我走了哦?”

    “别别别……”牧苏服软。

    另一边,身后的谢清白一脸郁闷。他后悔没挑一匹善步的马,不然早就追上了。现在二人身下马匹成色相差无几,除非累到极致,否则没有追上的可能。

    这会儿他汗珠和灰尘泥泞在一起,满是狼狈,姣好面容不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前面传来一阵大笑声,前方牧苏方向一变,一头扎进路边树林。

    “我不会让你逃出我的手心的……”谢清白紧咬牙关,一扯缰绳追了上去。

    灌木稀疏树叶丛丛,谢清白紧盯前方身影才不至于跟丢。

    众所周知,占据上风后挑衅是牧苏人设里很重要的一环。

    喊声遥遥传来。

    “曾经我也善良过,不过那只是曾经,从心底里恶下去吧!令人作呕的蝼蚁,你让我觉得反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