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18.所以牧苏正在和魔法海螺秀恩爱

18.所以牧苏正在和魔法海螺秀恩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么急?”

    牧苏摇头苦笑:“小侄有苦难言……”

    虽说事有蹊跷,然楚知县并不在意,只是担心牧苏会调转枪头,因此犹豫道:“不过你身份特殊,收编一事……”

    “小侄明白,叔叔不用为难。”

    牧苏只要功德即可,其他皆是外物。

    既然牧苏都这般说了,楚知县只得同意。又能捞得银两,又能得到功绩,哪怕明知道其中有问题楚知县也不得不跳入其中。大不了派几人跟随牧苏,将他“保护”起来。

    一大一小两个狐狸相视一笑,各怀心事对饮几杯后,暗中塞给牧苏一块令牌,楚知县先行离去。

    目送脚步声远处,牧苏放下酒杯,目不斜视淡淡开口:“刚才的交谈你们偷听了?”

    小七和师爷相互拉扯,诚惶诚恐而来。

    “说出去。”

    他们正想着辩解的华,就听牧苏平静说道。

    “啊?”二人一齐愣住。

    “本就没打算瞒着你们,说出去。”

    见老爷都这么说了,师爷只得硬着头皮重复一遍先前谈话。

    拜先前立威所赐。众土匪面上只有不解,倒没谁急着跳出来反对。

    “就像我之前说的,此次下山,便是为了将我等洗白。不止不背负山贼土匪称号,甚至还要帮你们在县衙手下混得一官半职。”

    牧苏环视一圈,高声喝道。

    “当然,我知兄弟们平素大手大脚惯了,看不上那些铜钱。所以出发前每人可得五十两两,回来后再给五十两。若有谁运气差死在那里,你的妻儿老小我来养。记着,打完这一场,你们便不是黑了!”

    这家伙……暗中观察的透明桥满是费解。此时的牧苏和往常差别太大了……

    大部分土匪流露明显的感激与意动。他们因各种事落草为寇,谁曾想还有将功赎罪的一天。

    【感化翡翠山一众土匪,功德+1100】

    牧苏重新落座,给自己倒了杯酒:“我话讲完。谁赞成,谁反对?”

    “老爷,我——”师爷笑嘻嘻凑上来。

    “喔哒!”牧苏大叫一声一脚踢出,师爷猝不及防化作滚地葫芦,滚出数米撞上柱子

    “我同意!”师爷含糊大喊。

    牧苏这才轻哼一声,缓缓收回腿,将一叠银两及令牌丢到桌上:“我身份仍是土匪头子,此事不能参与。钱你们自己来分,敌人你们自己就近挑选,取了装备后不得停留,立刻前往剿匪,我要你们速战速决。”

    当前功德:负六千六佰三十五

    评价:恶贯满盈

    负功德值又少了一截,评价未变。若小七他们剿匪成功,将能少去三分之一。

    “天黑之前务必成功,别让我失望。”

    小七哼唧凑了过来:“老爷,人家想跟你在一起嘛,嗯~~~”

    师爷也是点头哈腰凑过来,小腹还有明显鞋印:“我们留下来保护您吧。”

    “你们俩留下,谁来带队?”牧苏斜眼过去。“用不到你们保护。我有富……有力量的开天神斧,还怕一群凡人?”

    说着他手中富江斧陡然浮现,又倏然消失。

    离得近了,二人清晰看在眼中,这哪里是什么障眼法,斧子分明便是真的!

    小七与师爷忙惶恐答应,不敢再有其他小心思。

    土匪们此时也酒足饭饱恢复了体力,乌央一群带领离开。

    “不错嘛。”透明桥发了一条消息。

    牧苏面上浮现透明桥熟悉的傲然:“都是倚靠魔法海螺的帮助。没有它我是独木……独木……”

    他一点也不着急的取出海螺:“魔法海螺,是独木什么?”

    不多时,海螺内女性低吟传出。

    【独木难支。】

    牧苏又问道:“神奇的魔法海螺啊,请告诉最相信你的朋友,接下来我要怎么做?”

    【完成任务。】

    “看到没有!”牧苏面上浮现一层潮红,兴奋大喊。

    透明桥:“……?”

    透明桥:“你就不怕他们分了钱跑掉吗?”

    她转问其他。牧苏这种丝毫不担心一群土匪山贼忠诚的行为,透明桥感觉很不可思议。

    “他们不会。”牧苏信心十足,含笑说道。

    “为什么?”透明桥追问,难道她进来前发生了什么?

    “因为魔法海螺没说。”

    透明桥:“……”

    相信牧苏正经的自己真是个笨蛋。

    ……

    谢清白,桐州金陵镇人士。金陵镇谢县丞之子,年纪二十有三。

    像他这般公子哥,本该与同龄人一般花天酒地,不问世事。不过正如其名,谢清白清清白白,自小远离秽事,更是有一副侠肝义胆。

    “头儿,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先前知县大人明显和他交谈了什么,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坏了知县的好事?”

    酒楼外街道,一众官差聚在不远处。其中一人面熟,正是先前欲要抓捕牧苏的官差头领。

    一名手下正面露难色劝阻他。一边是金陵镇知县,另一边是自己顶头上司。无论哪个都得罪不起。

    头领冷笑,看不起手下的短小怕事:“我们为金陵镇官差。出了问题,你觉得楚知县能放过你?”

    手下犹豫道:“金陵镇有外委把总镇守,这群宵小掀不起什么风浪的……”

    “侯爷听宣不听调。城里的事他可管过一次?”

    谢清白忽然收声,便见不远处酒楼外一众大汉陆续走出。

    “那姓牧的没在其中……”谢清白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睛微眯,心道正是机会,头也不回喝道:“跟上来!”

    ……

    三楼,牧苏望向楼梯处的不速之客。

    “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说我叫牧苏苏了吗?”

    谢清白轻哼,牧苏如此有恃无恐,更加笃定他的决心。他走至桌前说道:“县衙查案,还望你配合一下。”

    牧苏轻酌一杯,黑眸微抬:“我若不呢?”

    大拇指顶开腰刀,雪白刀身露出一截,谢清白冷声道:“还请牧当家跟我们走一趟吧。”

    牧苏正要开口,忽地望向众人身后,惊讶道:“楚知县,你怎地来了。”

    众官差纷纷回头,唯有谢清白一动不动,眼眸微眯:“楚知县正在县衙,无暇来此地。”

    一招鲜吃遍天的招式,谁曾想居然在这里吃了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