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08.相声大师

08.相声大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牧苏每遇到一个就添油加醋一番描述给众人听。开始他们还听个新鲜,几个之后就浑身发冷,让牧苏收声。

    没什么比知道身边有东西,而自己又看不到更可怕的了。

    忐忑与死寂中漫长的等待,时间逐渐推移,渐渐地,望海崖的轮廓开始在视线尽头若隐若现。

    牧苏这时往后方望去一眼,忽然起身挥舞手臂:“再见啊!”

    “它离开了?”透明桥转头看向身后,依旧什么也看不到。

    牧苏一脸感叹点着头:“旅途上的邂逅总是美妙而又短暂。”

    理智值下降速度开始减慢,望海崖在视线范围里越来越大,海岸线已经清晰可见。

    上面分布的一片黑点有些像火星旺季时的麦格斯沙滩:热闹,拥挤。

    这也是为什么透明桥推断游戏会在近期更新的原因。

    望海崖快装不下这些玩家了。

    就像之前提到过的,出海并安全回归的玩家总会受到特别注意。离望海崖尚有数百米,小船停泊处已经挤了几十个看热闹的玩家往这边眺望。

    小船满载而归的时候可不多见。

    “我们要想个办法离开沙滩。”炽神语气为难。

    “这很简单。”快要烘干衣服的牧苏神秘一笑。

    小船悠悠靠近沙滩,隔着几十米,他们已经听到喧嚣声顺着海风吹来。

    沙滩上的玩家们还算有序,空出一片范围让他们下船。不过这正说明玩家们不会容易对付——秩序这种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型的。

    这帮家伙这种事一定总干。

    “你们什么时候走的啊?”

    “那个小熊是道具吗?看起来好可爱。”

    “能问下称号什么效果吗?”

    “你们还剩下多少理智值?遇到什么了吗?”

    下船后玩家快速围了上来,鉴于牧苏头顶名字前的称号嚣张而又丧心病狂而又嚣张……而又丧心病狂。

    以牧苏身边围的人最多,透明桥起初还有些担心,随后一想,这样不是很好的结果吗?

    这么多人,牧苏当然不会像上一次那般,拳打脚踢撵走玩家了,这一回他换了一种方式。

    “大家不要挤!”牧苏孤身挡住玩家们,犹如巨浪中一扁孤舟。“这些你要问我们队长君莫笑,我们队员是没资格说的!”

    起初没人信,不过谎话多重复几遍就成了真话。在开始有玩家挤向君莫笑后,其他玩家纷纷效仿。

    君莫笑还来不及骂牧苏就被人潮淹没。

    众人趁此艰难从玩家们挤出。

    “君莫笑真是受欢迎啊。”喧嚣人群不远处,牧苏没有嫉妒和羡慕,语气只有对朋友的祝福。

    闻香侧目,他这么惨怎么想都是你的错。

    不过这话她自然没敢说出……

    透明桥打开好友列表,发现那名玩家没在线,只好说道:“他暂时没法上线,我们再找一个玩家好了,这事我来做,大家散开注意别聚在一起,玩家可能有一些人注意到我们的名字了。”

    寥寥几句后几人散开,卡莲又被闻香这个专注拆散别人的可恶女人拖走。

    落单的牧苏闲来无事,便开始到处闲逛。

    ……

    望海崖空地,牧苏注意落在兜售道具的玩家身上。他一个没注意,险些撞上一人。

    牧苏定睛一看,轻咦一声:“我瞅您怎么有些眼熟呢?”

    lnan:“我看您也不陌生。”

    牧苏恍然:“啊想起来了,那个捧哏!”

    lnan:“您是那逗哏。”

    牧苏看向他身边:“这位是……”

    白濡玉似乎心情不好:“关你什么事?lnan我先下线了。”

    说罢不理牧苏,转身便走。

    牧苏黑眸微眯。

    他的心眼小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如果任由姓白的这般离开……不仅人设崩塌,同时也颜面无存。

    lnan解释一句:“他就这样,甭搭理他。”

    牧苏:“刚才过去那位,白濡玉,lnan的好朋友。”

    lnan点头:“关系确实不错。”

    牧苏做嫌弃状:“就是能说。”

    lnan:“还行。”

    牧苏:“上一次去火星旅游来着。”

    lnan:“海边啊。”

    牧苏:“回来后我一看呐,牙都晒黑了!”

    lnan费解:“这怎么回事啊?”

    牧苏抬起头模仿:“对着太阳哇呀呀呀呀呀呀——”

    lnan摆手:“哎呀。”

    牧苏:“扁桃体都黑的。”

    lnan:“嚯↘↗——”

    周围摆摊的和路过的玩家都看傻了。

    牧苏:“前两天上饭店吃饭去,他点了一腰果鸡丁。”

    lnan附和:“家常菜。”

    牧苏:“这菜一上来,白濡玉就开始了。”

    lnan好奇:“说什么了?”

    牧苏模仿起来:“这菜好……这菜叫腰果鸡丁,我就爱吃腰果鸡丁。腰果过完油搁在嘴里一嚼嘎吱吱嘎吱吱倍儿香。”

    lnan点头:“就是真香的意思。”

    牧苏快速说:“鸡丁过完油搁在嘴里一嚼嘎吱吱嘎吱吱倍儿香。腰果跟鸡丁过完油搁在嘴里一嚼嘎吱吱嘎吱吱倍儿香。”

    lnan:“都好吃。”

    牧苏快速说:“但我发现这里头不光有鸡丁还有肉丁。”

    lnan:“搁错了这是。”

    牧苏继续说:“当然腰果肉丁也不难吃。因为你想啊,腰果过完油搁在嘴里一嚼嘎吱吱嘎吱吱倍儿香。肉丁过完油搁在嘴里一嚼嘎吱吱嘎吱吱倍儿香。腰果跟肉丁过完油搁在嘴里一嚼嘎吱吱嘎吱吱倍儿香。”

    lnan欲言又止。

    牧苏:“但我为什么买腰果鸡丁不买腰果肉丁呢?因为我觉得腰果鸡丁比腰果肉丁好吃。当然你这里光有肉丁也没事,这不是还有鸡丁吗?”

    lnan恍然:“哦~”

    牧苏:“要是这样也行,关键你这里头还有花生呢?”

    lnan:“怎么什么都往里放。”

    牧苏:“当然也没事,花生过完油搁在嘴里一嚼嘎吱吱嘎吱吱倍儿香,我也认了。关键这里头还有松籽呢!”

    lnan:“好家伙。”

    牧苏不堪其扰竖起手指:“这么点事说了四十分钟啊!”

    lnan大喊:“嘴怎么这么碎啊!”

    ……

    峭壁上,透明桥几人望向空地。

    “牧苏那里围了好多人,他被缠上了吗?”闻香费解。

    “应该是吧。”透明桥浅笑:“总不能是在说相声。”

    话音刚落,那边泛起一片鼓掌和叫好声。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