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注视深渊 > 07.作死高手牧苏苏

07.作死高手牧苏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蜻蜓队长侧目望去,欲言又止。

    不可能是这里的人转移了或被救走,那么结果只有一个。

    虫子突破了这里。

    不见尸体很好解释。虫族需要进食,这也是为何他们一路来见不到尸体的原因。

    蜻蜓队长展开地图看了一眼道:“沿长街往这个方向大概两百米就是一处地铁站,我们直接过去吧。”

    没人反对。众人原路返回。途径入口前安全通道时,牧苏悄无声息落在队伍后方……

    目光阴冷看向其他人的背影,牧苏黑眸渐渐眯起……

    ……

    昏暗长廊,除了脚步寂寥无声。

    暗红血迹与墨绿粘液混合一起,无形诉说这里曾发生的一切。

    一行身影行走在长廊间。

    他们装备齐全,厚重制式服装遍布划痕,墨绿色粘液残留在衣物上。

    这是一群身经百战的战士。

    唯有一道身影不同。那是个黑发黑眸的男子,一身肮脏衬衫,眉宇深沉看不透心中所想。他落在队伍最后,一双黑眸敏锐察觉着周遭的一切。

    杂乱脚步中,这些人影接近向出口,在一条两侧为玻璃幕墙的安全通道中前行。

    那名男子却在此时黑眸微缩,好似发现什么一般。

    他隐蔽扫向无知无觉的其他人背影,缓缓接近一侧墙壁。

    玻璃幕墙之上,有一处明显的按钮开关。

    男子眼底闪过一抹寒意,抬手按向开关。

    嗡——

    指示灯忽然亮起,安全通道两侧金属门落下。人影们惊慌四处望去,唯有那名男子,默默透过缓慢落下的金属门,注视向自己的同伴。

    曾经的。

    “发生什么了?”

    “怎么回事!”

    “有陷阱?”

    玩家们左顾右盼,最终落在金属门另一侧的牧苏身上。

    金属门中间一块为钢化玻璃,从中可以观测到安全通道内外。

    “你还好吧?”

    “我们想办法救你出来。”

    玩家们七嘴八舌凑到门边围观。牧苏欲言又止,说不出话。

    为什么开启安全通道的机关会在安全通道里面???

    好在没人注意到是牧苏开启的安全通道。不过就算注意到也不会怀疑他……把自己关起来的行为实在太蠢了。

    嗤——

    就在这时,数道气体排放的刺耳声响起。

    “什么声音?”饮水机茫然抬头。

    “毒气吧。”樱华白葱手指戳着下巴说道。

    一片氤氲在安全通道上方喷洒落下。

    牧苏面色一变,忽觉得嗓子一阵剧痛。他情不自禁抬手掐住脖子,面色涨红摇摇晃晃来到金属门前。

    “哈——”

    他艰难在玻璃上留下一片白雾,手指划动间,给意味难明的其余玩家留下一行字迹。

    凶手是……

    对不同的人玩同一个梗也算新梗。

    写完的牧苏身体变得无力,缓缓跪倒地面,一动不动……

    “你有空点六个省略号直接写凶手是谁不好吗?”樱华吐了一个相当完美的槽。

    “那还怎么留下悬念啊!”牧苏反驳声从中传出。

    mpss心中一急,举起长剑就要打破钢化玻璃。

    蜻蜓队长眼疾手快制止住他的行为。

    “只是消毒房间。”蜻蜓队长指向安全通道外的指示牌。“不然虫族来袭时防守这里的人早就开启了。你早就发现了吗?”

    他最后一句话问向樱华。她从始至终也没表现出慌乱。

    樱华点点头:“这条通道看上去很奇怪,进来时我留意了一下看到标志写着消毒房间,就没提醒你们。”

    “什么?那不早说!浪费我感情。”里面的牧苏骂骂咧咧爬起来,觉得很没面子。

    蜻蜓队长若有所思。

    只有牧苏一个人被关进安全通道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他不动声色扫视过众人神色,没发现什么异样。

    是有人故意这么做吗……目的是什么?难道……

    他想到了内鬼那一条次要任务。

    消毒持续了数十秒,两侧金属门缓缓升起复位,显露出落汤鸡牧苏。消毒过程本身并不会湿身,但谁让牧苏在地上趴了半天呢。

    黑冥拿了条前台的毛毯递给牧苏,后者感动接过,犹豫要不要从死亡小本本上划掉黑冥。

    牧苏心中有两份死亡名单。一种是玩家们随大流被团灭。一种是受到自己特殊关照,赋予特别死亡环节的死亡小本本。

    牧苏披上毛毯,团灭失败的他不死心,开始计划下一次袭击。

    “那个啥……给挖一把枪好不好?”牧苏缠上樱华扭捏道:“万一有内谁家内小谁想要袭击挖,挖也来得及自杀呀。”

    樱花正在犹豫,黑冥递来一把手枪:“用这个吧。用来自保,别用来自杀。”

    说罢又拿出两个弹夹一起交给牧苏。

    “撒漠之鹰!”牧苏欣喜接过价值700美元大的狙。虽然没拿到冲锋枪,不过反正都是打头死。

    收起沙鹰后恢复前进,没走多远,牧苏又暗搓搓落到后面。

    他端起手枪,指向仍未察觉的饮水机后心,忽然注意到旁边有一处窗口。

    一个一环扣一环的完美计划蕴育而生。

    ……

    途经窗口时,牧苏突然面容淡漠扣动扳机,枪响人亡!饮水机惨叫一声向前跌倒,后心炸开一团血花。

    不待其他人反应牧苏调转枪口对黑冥连开两枪,又朝向其他玩家将余弹全部打出,纵身从窗口飞跃逃离。

    蜻蜓队长等人反映过来要外出追击时,早已没了牧苏身影。

    ……

    就是这样!

    牧苏心中振奋,瞄向饮水机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砰——

    震得脚下木板都在颤动的枪声响起,子弹擦着饮水机头皮掠过,正打入一道下落黑影之上。

    嘶——

    一声尖锐嘶叫,黑影身躯炸开血洞,啪唧一声落地。

    那是一只遍布灰色斑点的软体昆虫。它隐藏在天花板伺机而动,正袭击时却被牧苏一枪打爆。

    黑冥上前用靴子拨动扑脸虫,一抹尖刺显露。

    “谢了伙计。”饮水机惊魂未定,朝牧苏竖起大拇指。

    蜻蜓队长暗中点了点头。不愧是拥有称号的玩家,单是这份观察力就比自己等人强上太多了。

    望着和想象完全不同的事态发展,牧苏匪夷所思调转枪头去看枪口。

    这种百分百必打友军的设定是什么鬼?为什么总有乱七八糟的古怪设定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