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六百九十四章 入主神州

第六百九十四章 入主神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龙女已经是玄仙,等积累足够的话,进阶金仙也不难。

    雷磙和姜楠、则天,几个全吃过人参果,成地仙同样不困难。

    正因对成仙有自信,所以他对积累阴德,一贯感觉不以为然。

    说积德反而无德,并非阴德全没用,是这种心态不好。

    行善积德,好像买卖。

    带着强烈的功利心,努力积累没用阴德,进而动摇坚定道心。

    这种低级积德方式,早失去功德的本意,雷磙当然极力反对,始终认为不要也罢……

    “阴德和功德,两者不同吗?”从雷磙的话中,龙女听出问题,感觉不能理解。

    龙女提出的问题,也是雷磙要考虑,正在验证的问题:“两德在大方向上,我认为应差不多。

    不过阴德覆盖更广,善意对待一切众生,都包在阴德的范畴。

    而功德内涵更深刻,主要体现在人族上,特别教化民众开智,可获得巨大的功德。

    当然广义的功德,同样涉及到众生,与阴德互相重合……”

    自从知道可以修仙,死后灵魂会进地府,雷磙就在暗中思考,功德和阴德的问题。

    可惜他见识毕竟太少,目前还没有明确答案,需要收集更多的例证,然后慢慢地进行推演。

    则天,李治,孙思邈,林素心……

    这些人正是雷磙,观察世界的窗口,印证玄机的工具。

    他身为一个现代人,猛然进入仙佛世界,虽然看过许多典籍,并且有了亲自体验,但三观一时难改变。

    而且对仙佛世界,他了解得非常少,必须用各种办法,深入仔细地观察。

    雷磙对人心把握,是经过信息爆炸,洗礼出来的经验,在西游照样可行。

    围攻沧浪宗已失败,遇到不可抗拒高手,没有受到打击惩罚,反而可以获得补偿。

    只要稍有点头脑,都知道怎么选择,没人会表示反对,林素心诚挚善意。

    主要在林掌门身后,有个凶神恶煞雷磙,敢毫无顾忌开杀戒,他们心志早被夺走。

    物竞天择是大道,一群蚁蝼起纷争,神明凭什么干涉,出手为他们做主?

    他们今天要是继续犟,不向林掌门等人妥协,只怕难离开山门广场。

    因此事情异常顺利,林素心要求一提出,大家纷纷表示支持。

    自证是受害者亲友,或者找来证人证明,曾经受过敖家迫害,他有资格获得补偿。

    然后等事情被确认,他必须对道心发誓,并且留下笔墨印记,才能挑选合意道法。

    和姜楠一旁协助,林掌门化解恩怨,则天抽空问雷磙:“雷大哥。

    你抹去沧浪宗名称,为何不顺手把龙门,调刻在大牌坊上方?”

    刚才雷磙雷厉风行,豪气又凶悍的举动,则天全程看在眼里,芳心不禁为之一颤。

    她虽然不是须眉男子,却同样拥有广阔胸襟,非常欣赏这样的雷磙。

    默默在众人身后坐镇,让补偿过程顺利进行,听到则天好奇的提问,雷磙老脸忍不住一红:“这个……

    而且千年古宗派,做门面的大牌坊,刻字最好带道韵,让人一见即折服。

    显然我的水平不足,如用剑气进行雕刻,结果估计杀气有余,韵味等等要差很多。”

    “可我感觉前面沧浪宗,牌坊上没携带道韵啊!”雷磙说辞有道理,不过则天有疑问。

    她现在是元神真人,神识方面非常敏感,不可能看不见道韵。

    然而前面她看过牌坊,却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和雷磙的话好像不符。

    “我不是和他们比。”则天毕竟太年轻,眼光明显有局限,没理解雷磙意思,“这是姜楠的宗门,且拥有顶级传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传承千年逐渐兴旺,成神州乃至全世界,著名的宗派可期待。

    因此其门面牌坊上,最好做得尽善尽美,至少别在上头露怯。”

    她感觉雷磙展望没错,拥有金仙传承的龙门,以后必定会大放异彩,成为三界著名大宗派。

    到时牌坊上面的字,不能与名声相匹配,半途还要改换门庭,确实令人觉得遗憾。

    “你们别小看世人,专精书法的大家,他们写出来的字,也可能隐含道韵。”

    “我们龙门受你大恩,可以说没有你帮忙,就没以后神州龙门。

    所以这个字,必须你来写,要带上署名,我们可以等!”

    “你这样专断不好吧,到时同门会说闲话,让你师傅不好做人。”

    则天和雷磙的低语,没有故意避开众人,随后姜楠主动插话,给雷磙极高的评价。

    她认为没有雷磙,就没有以后龙门,这个牌坊上的字,必须由雷磙来写,且还得留下署名。

    不料姜楠的意见,林掌门竟也赞同,不给他推辞机会。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雷磙没有打击热情,按下事情留后再说。

    “大概在十五年前,我父亲外出求道,去参加升仙大会,想入沧浪宗修行。

    他的名字叫李富贵,但出门后再无消息……”

    “你等等!我先查一下……

    看十五年前大会,收入的新弟子中,有没有这个名字?”

    “不可能!他如果去别处,一定会有交待,寄信通知家人。”

    上门的苦主虽然多,但事情一旦变有序,解决的速度不算慢。

    有证据的直接发誓,然后开始签字画押,挑选合意道法走人。

    而那些没有证据的,自然快回去找证据,反正林掌门刚表态,以后再来一视同仁。

    结果在场的人慢慢变少,最后等天色将近傍晚时,宗门广场上只剩一个人。

    一个十五六岁女子,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弱弱地挪上前打听。

    可惜她父亲莫名失踪,好像与沧浪宗没关系,闻言满满失落和凄凉,转身准备离开大广场。

    名录中没李富贵名字,她不算受害者的亲友,自然没任何道法补偿。

    “等等!”见小姑娘一脸无助,脚步沉重身影萧瑟,雷磙突然心里一动,一反常态主动出声。

    “我没干坏事,你不要杀我。”被雷磙突兀一叫,小姑娘身体一震,明显被某人惊到。

    雷磙刚才一言不合,暴起杀人凶悍形象,估计已深入她心里。

    眼看周围没有别人,只剩她和宗门弟子,被叫停惊吓也正常。

    “姜楠你来。

    你陪她再查一遍,十五年前的大会,有没有收入李姓,年纪差不多的人?

    还有你仔细问她,她的父亲李富贵,容貌长得怎么样?

    我怀疑她的父亲,改名字加入宗门,所以记录中没有……”

    “你说我的父亲,有可能改名字,再加入沧浪宗?”

    “他名字中带有富贵,我感觉太普通俗气,修士为了自身面子,可能会临时换名字……”

    眼看小姑娘怕自己,他体贴叫姜楠出面,同时把思路说一遍。

    而听到他的说法,小姑娘眼神大亮,竟战胜杀神恐怖,忙停下壮胆询问。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