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六百三十一章 女帝法相

第六百三十一章 女帝法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厉害!不过怎么回事,简直岂有此理?

    明明她修行的功法,筑基是《白阳图解》。

    此后不论金丹和凝婴,她全是基于太极理念,修我指点自创的道法。

    那为什么她在成婴时,能出人意料和我一样,也凝出唯一性的法相?

    大道至简!

    难道逆行太极理论,这条路还没人走过,她才引发性海眷顾……”

    出人意料。

    通过雷磙及时帮助,则天轻松凝成元婴,但这只是异变开始。

    在小滚滚诧异神念中,估计不适应新生元神,接触外界冰冷的天风,则天一闪收回新元神。

    对!

    虽然说在洞府内,环境相对很安全,阴风阳煞不强劲。

    但则天的新元婴,可以在外界驻留,只感觉全身冰冷,没遭受实质伤害。

    那说明她这次凝婴,和雷磙上次差不多,也是同样成功越阶,一举成为真正元神。

    然而则天越级突破,这点雷磙早有预判,不是震惊失色原因。

    法相!

    雷磙万万没想到的是,不过修炼他自创道法,则天竟也能凝出法相。

    在金丹进阶元婴,却跃升出窍阶段,而不是进阶金仙。

    则天不知哪来的福缘,居然和雷磙一模一样,也获得本源性海眷顾,凝出大道唯一的法相。

    只见密室中金光一闪,则天的少女元神消失,紧接着一股神秘波动,突然降临黑暗的密室。

    然后……然后……

    然后让远处与小滚滚,保持心灵感应的雷磙,差一点因此道心失守,身体一震从树上摔落。

    一位气势浩大崇高,凤眼含威至尊无上,身披金色五爪龙袍,头戴一顶帝王冕旒,而不是凤冠的女子!

    这位女子或女帝,容貌与则天相似,但明显年纪更大,约二三十岁样子。

    则天的唯一法相,竟是位女帝形象?

    她现在明明是豆蔻少女,法相却显出成年后模样,比元神成熟了至少十岁。

    也不知上天注定,本身怀女帝气运,一旦与性海有感,立即凝出女帝相?

    或雷磙传她的道法,真是三界大道唯一,获得性海莫名承认,提前赋予相应法相?

    千古第一女帝!

    身为女性逆反太极,修行三界目前唯一,能证道的无上法门?

    估计她修为毕竟不如雷磙,道法也只推演出一个雏形。

    则天这个神秘的女帝法相,光影身形看去还不够清晰。

    不过法相脑后那轮圆月,身边祥云化成龙凤飞舞,雷磙通过小滚滚的神识,恍如亲眼目睹清清楚楚。

    “呼……则天这次真惊到我了!

    不过一次小小进阶,却具象出女帝法相,威风强势一塌糊涂。

    是她原本受天地眷顾,本身拥有女帝大气运,还是因我传授的功法,引发本源性海的共鸣?

    不行!在没弄懂情况前,我得警告她小心,要保守法相秘密。

    在我自信有能力保护她前,这法相绝不能被外人看见。”

    动念间雷磙元神,又紧急出窍一闪,进入则天的密室。

    一个不足一尺高,和雷磙一样的人,突然出现在密室,毫不客气问则天:“你是谁?”

    “……是我啊!”面对雷磙质问,则天猛地一愣,然后迷糊回应,“雷大哥,你怎么怪怪的,问我这种问题?”

    “你体外的光影,是个女帝形象,是唯一的法相,这点你知道吗?

    她怎么出现的,身怀什么神通,你现在知道吗?”没从则天气息中,发现不寻常东西,雷磙沉声继续问。

    被雷磙一语道破,则天忍不住大惊:“啊!女帝形象?

    我身外这个光影,居然是一个法相,大道唯一的法相?”

    “对!她为何凭空出现,你知不知道原因?”听见则天的回应,见其一脸的茫然,雷磙尽最后努力。

    不抱希望。

    他凝出星光法相,是修行陀罗尼经,而凝出双面法相,只知与神变有关,具体自己也不懂。

    现在问一个才修道,还等于他学生的人,想获得答案怕更难。

    果然!

    则天对显出女帝法相,懵懵懂懂没任何见解:“我不知道。”

    “好吧!你放松精神,别排斥我接近。

    我试试她的本质,与你有什么关系?”眼见用说说不清楚,雷磙准备亲自尝试,女帝法相本源气息。

    “好!你快帮我看看。”相信雷磙不会害自己,则天毫无防备的心思,任由他神识触角缠来。

    “重!她的女帝法相,看去虚无缥缈,居然这么厚重?

    好像这个沉重感,与质量没有关系,倒和煞气或念头,有某种相似之处。

    万众一心,山川社稷,国之重器!

    看来她并非被夺舍,但是不是人的棋子,还需要慢慢地观察……”

    神识一触则天法相,雷磙只觉心神一沉,体外辉光微微一震,差点直接掉到地下。

    幸好他的神元凝练,很快适应忽然变化,然后迅速使用神变,模拟这种厚重气息。

    通过仔细感应,他先可以断定,则天并非被夺舍。

    至于是不是大能转世,或某大能布下的棋子,一下他也没办法分辨。

    “雷大哥,怎么样?”

    “你放心,没问题。”

    “呼……真的?”

    “嗯。”

    “那她怎么出现的?”

    “这个我也说不清。应和你的神魂本源,还有修行功法有关。

    你试试把心神,融入女帝法相,看是否有提示……”

    “好。”

    雷磙的神变玄功神奇,可惜并不能越俎代庖,帮则天仔细检查法相。

    最后他干脆决定,让则天复苏法相,想从法相的表现,反推其来历源头。

    结果则天很听话,闻言把心神一凝,顺势入驻法相……

    “……”

    随着则天意志入驻,女帝法相瞬间复苏,双目神光微微一闪,一股如山威势降临。

    当然。

    她发出的强大威势,并非故意针对雷磙,只不过像新手上路,气息控制不够熟练。

    真正古怪的是,她法相一复苏,似乎自有主张。

    只见她轻轻一抬玉手,凭空摄出丹田无字碑,接着玉手猛力地一握。

    “嚓……”

    惊人一幕出现了。

    法宝级的无字碑,被则天女帝法相,一举手捏得粉碎。

    “雷大哥,你快给我一点先天戊土,我要把它炼成本命法宝。”

    “嗯……好吧!”

    说不清是则天下意识,早想把改造这无字碑,或者女帝法相的主意。

    那无字碑已经有灵,她用的也还算趁手,却狠心宁愿破坏掉,要自己重新炼一遍,炼成一件本命法宝。

    而雷磙同样早说过,等她修为达到元婴,可以自行炼法宝时,会给一些先天戊土,用来强化无字碑。

    “给……还有这个。”听见则天讨要,雷磙一边观察,手上却没有停。

    他挥手拿出一团戊土,还有大约三分之一,混沌脱下的神秘石皮,交给则天法相使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