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四百一十章 格格不入

第四百一十章 格格不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位客官里面请!”

    “嗯……牡丹楼怎么走?”

    “客官请笔直走,灯火最亮那座,就是牡丹楼……”

    不久雷磙孤身一人,出现在洛阳温柔乡,一挂红灯笼大院前。

    其实他有小灵定位,知道白牡丹在哪里,却故意装成新恩客,体验难得奇妙经历。

    醉卧美人膝!

    前世雷磙比较保守,从没尝试过大保健,真毫无这方面经验。

    不想成为修士后,他反倒潇洒一回,竟然准备喝花酒,灯下欣赏大美人……

    “呼……不行!哪怕我尽量放松,还根本融不进去。

    看到这些人的丑态,闻着这污秽的空气,对我来说与其是享受,不如说受罪更合适!”

    按小灵的指点,雷磙一脚踏进,白牡丹的地盘,所谓男人圣地。

    结果他才走进门,迎面被气息一冲,即不禁大皱眉头,难掩内心的厌恶。

    一股掺杂各种气味,浓郁又古怪的味道,让雷磙非常不舒服。

    可怜他体质特殊,由最纯甘露塑形,远超一般的修士,对浊气极为敏感。

    大堆臭烘烘男人,怀着龌蹉的心思,聚一起喝酒吃肉,味道能好才意外。

    “哎呀!这位小哥好俊。

    你需要什么酒,还要点什么菜?我这里……”

    “行了!这锭银子给你,我不用你招待,你也别打搅我。”

    “啊……”

    眼看雷磙气势不凡,一浓妆艳抹的鸨头,连忙迎上展开介绍。

    原来所谓的花楼,竟然类似大酒店,兼顾做餐饮生意。

    估计白牡丹不卖身,他们只好提供酒菜,靠打赏等赚取利润。

    当然客人找姑娘陪酒,酒饱饭足后留下过夜,他们同样热烈欢迎的。

    而雷磙嫌浊气太重,连普通食物都不吃,平时一般只吃水果,哪肯尝他们的酒肉?

    因此雷磙很干脆,给鸨头一锭银子,算买个耳根清净,让对方别来烦他。

    接着不管鸨头吃惊,手持银子愣愣发呆,雷磙找个角落坐下,自顾拿出一壶茶水。

    格格不入!

    喝花酒的环境,和雷磙的心境,确实格格不入。

    要不是想看白牡丹,亲自了解对方情况,他早拂袖转身离开,省得看众人的丑态。

    “小灵。那个白牡丹,现正在干什么?”

    “她坐自己房间里,漫不经心地打扮。”

    “周围没有旁人么?”

    “没有。”

    “……”

    一边细品自己的茶,雷磙暗中联络小灵,希望白牡丹快出现,照面过后决定对策。

    呆这种污秽的地方,耳朵、鼻子、眼睛,没一刻能获得清静,雷磙只想快点结束。

    虽然他是以历练名义,来见识怎么喝花酒的,也算一种入红尘炼心,但不想过份委屈自己。

    可惜怕惊动白牡丹,他不好用神识扫描,确定对方修为如何,只好耐着性子等吧!

    “老大,快!有情况……”

    “什么情况?”

    “袁守诚!袁守诚出现了,悄悄找白牡丹。”

    “什么!你确定是他?”

    “确定。”

    “你稳住,沉住气,小心点。

    听他们说什么,必须一字不漏,马上向我汇报。”

    “明白!”

    雷磙不动用神识,胡乱扫描的决定,果然非常英明。

    没让他等待多久,小灵突然兴奋地,向他通报重大消息。

    在长安挨雷磙一耳光,又神秘消失的袁守诚,居然也跑到洛阳来了,而且与白牡丹有联系。

    听到小灵的汇报,雷磙心微微一跳,双眼瞳孔猛一缩。

    不是冤家不聚头。

    他事先真没想到,这位白牡丹女妖,和袁天罡是一伙,或者说关系密切。

    今天让他凑巧碰到,事情瞬间开始变质,现在不是收留问题,而是追查秘密问题。

    “哼!那袁天罡和天庭,摆明了不清不楚。

    现在被贬下凡的白牡丹,又和袁守诚正秘密接触,说他们以前互相不认识,也要我变傻才肯相信啊!

    从天庭那幕后人物,到袁天罡、袁守诚,最后转到白牡丹这,线路脉络十分清晰。

    龙女让我收留白牡丹,为玉蜂找食物的想法,突然间变得荒诞可笑。

    哪怕她品性无碍,心甘情愿投靠我,我也不敢收留啊!”

    耐心等小灵回消息,雷磙抿了一口清茶,心里念头急速转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显然白牡丹身上,与天庭因果太深,他除非斩其元神,挖走牡丹花本体。

    不然这样的女子,雷磙哪里敢收留,嫌麻烦不够大么?

    可至少从目前来看,白牡丹并没有恶行,他无缘无故下杀手,龙女那关首先过不了。

    好在袁守诚出现及时,在他与白牡丹接触前,不小心泄露诡异行踪,否则后果真难以预料。

    也许一次喝花酒体验,会变成血淋淋的厮杀!

    被雷磙狠摔一嘴巴,袁守诚肯定不甘心,俩人见面必然冲突,这个不用过多考虑。

    因为雷磙也不是善茬,对于想算计自己的人,有机会同样不会留情。

    当时拦路算命,袁天罡算一个,等于幕后黑手。

    而袁守诚亲自出马,在雷磙眼里也该死,双方已经结下恩怨。

    趁其落单干脆斩杀,雷磙可没心理负担,最多怕下手不干净,斩不掉对方的元神……

    “老大。那袁守诚在逼白牡丹,好像要她答应什么事。”

    “你继续探听。听他的语气如何,双方是合作伙伴,还是纯粹的利用?

    比如袁守诚对白牡丹,是以劝说讲道理为主,还是盛气凌人的强迫?”

    “嗯,明白……”

    袁守诚暗中找白牡丹,竟好像策划什么阴谋,雷磙精神专注听消息,早忘记身处污秽花楼。

    旁人看他面无表情,一个人坐那不言语,一副生人勿进模样,也没敢来搭讪打搅。

    鸨头得雷磙好处,同时还得到警告,更不敢得罪客人,无故打断他沉思。

    大家最多感觉,雷磙行为古怪,与周围的环境,简直格格不入。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袁守诚逼白牡丹,如果是威胁压迫,我可得先听结果,然后想办法破坏,杀人的事反不急。”

    感觉袁守诚,又策划阴谋,雷磙更冷静。

    他本对彻底杀死,一位出窍期修士,目前还没有把握。

    那么正好把杀意隐藏,转而破坏对方的计划,似乎更合雷磙的心意。

    在袁守诚或袁天罡,没防备时破坏阴谋,躲暗处悄悄地出手,符合雷磙一贯风格。

    “是威胁!袁守诚的口气,是在威胁对方。

    白牡丹好像有什么把柄,致命把柄被他掌握手中。”

    “你确定?”

    “确定!”

    “那他逼白牡丹,准备干些什么?白牡丹什么把柄,落他手中知道吗?”

    “现在还不清楚,他们没有谈及。”

    “你继续……”

    显然袁守诚,不是第一次,来找白牡丹。

    所以有些情况,他们双方了解,这时不用多说,小灵偷听不到。

    对此雷磙不着急,静等他们慢慢谈,总能听出点口风。

    或大不了在事后,他找白牡丹打听,同样是一条明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