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三百七十章 请君入瓮

第三百七十章 请君入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厉害!可以确定了,这个魏大人,应该是魏征。

    且他真的好本事,不知修什么秘法,竟把修行和当官,完美地结合起来。

    难道他官当得越大,自身修为会变越高,可以神奇互相促进?

    看情况六扇门里好修行,这种说法确有现实意义,比红尘炼心更不可思议!

    哼哼!强大修士去当官,把官场当成道场,收集民望气运么?

    拥有超凡修为的人,如果一心追求成仙,自然不贪荣华富贵,仕途官声肯定极好。

    悄悄在自己身上,附加点精神威压,难怪他气势惊人。

    一般的老百姓,没见过大世面,被他官威一镇,怕早双脚发软,老实交待罪行……”

    感应到对方的气势,雷磙心里惊讶万分,今天算是大开眼界。

    原来真有修功名,或修气运的功法。

    魏征的表现奇特,也许袁天罡等人,都在走这条捷径。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

    这样他们偷偷摸摸的,扶持一个女帝武则天,我似乎可以勉强理解,估计与修功名有关系。

    不过在求道这点上,走捷径几乎是绝经,这些人想投机取巧,只怕到头反一场空……”

    从魏征等人身上,雷磙联系到女帝,对于他们的做法,却暗中嗤之以鼻,没丝毫羡慕之心。

    把道果与某些不永恒,比如气运等东西绑定,暂时可能修行非常快。

    但是万一出现动乱,甚至出现改朝换代,修为根基一旦被毁,缺气运的空中楼阁,恐怕难逃倾覆命运……

    面对魏征的提问,雷磙气势也不弱,直接用反问回答:“你这是在审问我吗?

    或者说你听一面之词,想在大街上审问我吗?”

    今天雷磙是凡人,那还会害怕官府,不敢去顶撞魏征。

    但他是修士,魏征看起来,也是名修士。

    修士自有修士的逻辑,一切得以实力来说话,追随弱肉强食的天则。

    现在双方没打过,谁强谁弱不知道,雷磙怎可能示弱?

    知道魏征是修士后,雷磙心里那分战意,愈发显得压制不住。

    纯粹的正统修士,与修功名的修士,双方差别在哪里,他很想见识一下。

    “嗯……”看雷磙不卑不亢,毫不受自己压制,魏征也有点意外,“现在有人告你,先打伤金吾卫,然后白日明抢。

    你如自认无罪的话,总得给我个交待吧?”

    “你要交待可以。我的交待就是,你是刑部官员,这事归你管么?”早说雷磙不怕讲理,根本不虚对方是官。

    打金吾卫和抢劫,算普通刑事案件,还轮不到魏征管。

    雷磙没有记错的话,魏征是当朝的宰相,目前最大的官之一。

    可正因官太大,普通刑事案件,哪需要他来管?

    名不正则言不顺。

    魏征敢越权插手,雷磙就敢给脸色,看谁更不守规矩?

    而听见雷磙的回应,魏征却不温不火道:“好!你既然认刑部,那我们走一趟,看刑部怎么断……”

    姜还是老的辣。

    雷磙的不妥协态度,并没如愿激怒魏征,把讲理变成讲实力,当街上演修士斗法。

    他好像早布下圈套,就等着雷磙这句话,闻言立即顺势敲定,挤对雷磙不得反悔。

    “嗯。我正好也想看看,大唐怎么断案的。”然而雷磙不傻,表现却像傻瓜,竟欣然地同意,“师妹,我们走……

    过堂经验难得,不去简直可惜。”

    去刑部南衙算什么,雷磙连皇宫都敢进。

    因此明知魏征用计,他硬当成一无所知,还向龙女表示难得,似乎打算帮其炼心。

    “师兄……”

    “没事!你不用害怕,也不要说话,一切看我的。”

    “哦……”

    龙女心理素质不行,毫没有强者的觉悟,听雷磙答应去过堂,马上变得紧张兮兮。

    不过她这样更好,炼心效果更明显,不负雷磙一番苦心。

    当然怕她坏事,导致讲理失败,雷磙不忘告诫,尽量多听少说,最好沉默是金。

    “你们中谁是苦主,随我一起去南衙。

    其余人请自便,也可去作见证……”直等说通雷磙,魏征开始下令,命那群金吾卫,跟自己去衙门。

    对看热闹的人,他显得很客气,一副指挥若定,秉公处理模样。

    “我是苦主,我要去作证!”魏征话音刚落,有人应得最快,即兴奋又积极,“师叔祖,你去么?”

    “你去吧!我还有事,现在没空。

    记住你别乱说话,把事实讲清即可,全凭魏大人做主。”魏征到场之后,袁守诚的任务,似乎已经完成。

    虽然他恨雷磙,却忍下这口气,准备事成身退,

    倒是那个袁存真,也许因修为太低,入红尘道心失守,全无修士的模样,反像圆滑的小人。

    这让他有点不放心,走前不由叮嘱一句。

    没办法。他袁家的传承道法,想修炼速度比人快,入红尘是一条捷径。

    而人的心性各有不同,有的人借助红尘炼心,修行确实是一日千里,比如他和袁天罡这种。

    但有人却因此迷失,热衷与权势和享乐,忘了自己入世初衷,像袁存真就是典型。

    其实袁存真的资质,和别人比不算多差,可惜道心不够坚定,才一直停在筑基期。

    结果他到长安之后,又被繁华晃花眼睛,整日沉迷酒色权势,修为甚至不进反退。

    袁守诚现在只希望,他经历过一番挫折,哪天能够幡然醒悟,不枉家族对其培养。

    最后在魏征带领下,一群人朝南衙进发……

    只有袁守诚悄然离开,雷磙看见了却没阻挡,反正又不是他吃耳光。

    南衙距离众人,正巧不算多远,众人很快抵达。

    有魏征亲自出马,想升堂审案简单,且除雷磙和龙女,别人早习以为常。

    “跪下!”

    “切!现在案还没有断,只有人空口指认,你凭什么让我跪?”

    “这是大唐的规矩。”

    “但不是我的规矩。”

    “你竟敢顶撞我,公然藐视王法?”

    “我刚才已说过,那是你的规矩,你们定的王法,与我又有何干?

    想对我指手画脚,你现在还不够格,等判定有罪之后,再来说这些不迟。

    你别磨磨蹭蹭了,浪费大家的时间,今天要我认罪下跪,得先把事实拿出来……”

    升堂简单,过堂却不顺利,因为雷磙不配合。

    面对审官下跪要求,什么大唐王法等等,雷磙只差冷嘲热讽,根本不放在眼里。

    当时连见到观音,雷磙都坚持不跪,他当自己是谁啊?

    而且雷磙说得不错,现在罪还没有定呢!

    单凭几个人的指控,就把他当成罪犯看,也难怪人心里不服。

    “那先审吧!”眼看场面僵持,魏征开始发话,同样暗中设套,“你的意思是说。

    如果罪名成立,你肯定伏法了?”

    “对!我有罪,自然伏法。”对此雷磙毫不犹豫,居然再次钻入套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