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至高真义

第三百二十二章 至高真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等武媚高兴,雷磙一盆冷水,劈头盖脸浇下,直言残酷结局。

    “啊!这么惨……”

    “啊!最后竟是这样?”

    “啊!没想到……”

    “啊……”

    雷磙分析一停,像陨石落地般,掀起轩然大波。

    这下不管发呆杨氏,武媚和龙女、姜楠,全忍不住失声惊呼。

    “哼!不然怎么样?”见状雷磙哼了一声,点头无情地下结论,“想获得那么多,失去必然更多,天道循环不休。”

    “呼……原来如此!”被雷磙一声点醒,武媚悟性非常强,立即想明白关键,欣喜早荡然无存。

    她又满脸严肃站起行礼,一本正经地向雷磙求教:“那么请问雷大哥,我又应该怎么做,才能避免祸及家人?”

    事情一旦摊开说,只要有脑子的人,很容易看清得失,别说聪明的武媚。

    武媚总算看清了,面前这位雷大哥,跟以往她遇到的,任何人都不一样。

    懂得多、有道术,气质轩昂又独特……他轻视王侯不算,还意外平易近人,思想更极其尖锐,是名真正的修行者。

    所以感觉能力不够,不知道何去何从时,武媚果断虚心求教,希望雷磙指点迷津。

    自古能成大事者,必定善于使用人。

    把自己不擅长的事,交给擅长的人去办,充分合理利用资源。

    这里说的利用,无谓褒义贬义,要看结果决定。

    显然武媚这次,是诚心求雷磙,对人生做指导,自然不存贬义。

    “你先坐下吧,不用这么严肃,能帮我自然帮你。”见武媚太过紧张,雷磙示意她坐下。

    等小姑娘坐下,他才条理分明,讲解其中奥妙:“每临大事得有静气,事还没发生慌什么?

    你记住!

    他们这个的预测,目前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成为现实,极可能故弄玄虚。

    而等你当上女皇后,手段可以灵活一点,镇压尽量别太残暴,干了最好斩草除根。

    你要拉一派打一派,与势力最大的群体,双方利益牢牢绑定,对抗事后反扑力量……”

    “等等!”在雷磙讲到一半时,龙女突然举手插嘴,打断他继续往下说,“雷大哥,你是不是说错了?

    前一句你说预测,极可能故弄玄虚,安慰武妹别担心。

    但你后面为什么,又开始郑重其事,教她怎么去应对?”

    龙女虽然单纯,且嘴巴比较笨,但思维很敏锐。

    特别跟雷磙一久,她看问题的角度,渐渐与雷磙合拍,也知道逆向思维,从结果反推等等。

    刚才她正是从结果,反推雷磙指点的话,发现一个重大破绽。

    好像雷磙已经确定,武媚必然会当女皇,然后按这先决条件,再对问题展开分析。

    “咦!你的思路很清晰啊,竟一下找到关键点。”说话被龙女打断,雷磙非但不生气,反一副赞许模样。

    不过他随后语气一转,不等龙女小尾巴翘起,语气森然地自圆其说:“预言可以作假,但女皇可能是真。

    这两个看似矛盾,其实你仔细想想,会发现符合逻辑。

    你说以我的水平,如果潜伏长安城,苦心经营几十年,能不能推出一位,像武媚的女皇帝?”

    “啊!你的意思难道说,李淳风和袁天罡,先编造一个谎言,再以此阴谋设局?

    可是不对啊,我有个疑问。

    既然他们使诡计,为何要先说出来,偷偷摸摸地实行,岂不是更易成功?”这次提出质疑的人,并非龙女而是武媚。

    她对阴谋诡计,有种可怕直觉,认为雷磙解释,同样不合情理。

    在场倒没有人反对,雷磙刚拿自己举例,可以轻松颠覆皇权。

    这里龙女和姜楠,知道雷磙的手段,认为能轻易做到。

    而杨氏和武媚母女,一个不敢非议朝政,一个无端相信雷磙,说这种话不算夸张。

    确实!

    以雷磙的见识,和修行者优势,苦心经营十年。

    他在西游世界,策划一场政变,甚至推翻统治,绝对轻轻松松。

    “目前情报太少,一切只是猜测。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用预言,把阴谋事先暴露。

    也许为了营造大势,或者有不得已苦衷,但肯定没安什么好心。”面对武媚质疑,雷磙实话实说,自己没有证据。

    “这个……你为什么会认为,他们正策划阴谋?”听完雷磙的回答,武媚感觉很茫然,开始变无所适从。

    “对啊!雷大哥。你为什么确定,他们预言造假,偷偷地在使坏?”随后龙女也表示,对雷磙说法不解。

    “雷大哥,你知道内情对吗?”最后一旁姜楠,本想选择相信,雷磙没有乱讲,可骗不过自己。

    结果雷磙话一说,在场的四位女士,三个已表示质疑。

    剩下那位杨夫人,估计见话题太大,不敢插嘴乱评判,但眼里也有疑问。

    “哼!”雷磙突然冷哼一声,露出一副古怪表情,神色变得异常凝重,然而双眼却无焦距。

    他好像神飞天外,一个人自言自语:“过去不可追,现在不可持,未来不可测。

    因为我认为他们俩,绝对没有这种能力,预测几十年后的事。

    他们两个并非道祖,甚至连地仙都不是,凭什么大胆地预言,社稷神器最后归属?”

    “什么?”雷磙的话太深奥,龙女明明听清了,可根本听不明白,“你刚才说什么?”

    “过去不可追,现在不可持,未来不可测。

    雷大哥。这句话什么意思,你能仔细解说么?”看来姜楠一样,没听懂说什么。

    事关修行理论,雷磙这么一说,武媚则更迷糊,瞪着一双大眼,直等对方讲解。

    “哦。”像被俩女声音惊醒,雷磙眼里神光一闪,倏然恢复往常清明,“这是佛门至高教义,小师妹你没听说过?”

    “没有。你快给我解释,这句话怎么讲。

    佛门至高教义么,听起来确实深奥,我从来不曾听过。”龙女没让雷磙失望,很干脆承认不知道。

    惨!

    雷磙挖坑自己跳,一不小心说漏嘴,又惹起龙女兴趣,并开始穷追不舍。

    偏偏他这句话,关系世界真实,时间还有空间,空幻不二至理,一时很难讲清楚。

    最后雷磙想偷懒,希望能应付过去:“我们商量一下,佛理深究起来,麻烦又费时间。

    我不如等以后,比较空的时候,再向你们解释。

    反正你们只要知道,如果世界真实不虚,这句话就必定适用。

    甚至包括道祖、佛主,都不敢轻易地做预测,断言什么事必将发生。

    所以我才怀疑,认为李袁二人,在搞阴谋诡计……”

    “不行!”对于修行方面,龙女一贯认真,眼看雷磙推辞,毫不犹豫拒绝,“前面天花的事,你就推过一次。

    这句话内含的奥义,似乎对我非常重要,现在我们正好有空,你必须先解释清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