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一百零五章 命争一线

第一百零五章 命争一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金光浩荡,至阳至烈!

    那些黑气阴魂,在金光出现时,立即左右让开,唯恐避之不及。

    帜热的太阳真火,先天属性本纯阳,正是阴邪的克星。

    刚才阴魂不躲开,只怕被金光一触,即焚灭,即净化,将彻底烟消云散……

    失去阴魂黑气掩护,雷磙一击准确命中,同时小白脸的惨叫,顺溃散的黑气传来。

    惊慌、惊恐、惊怒……种种复杂不一而足。

    明显金光闪过时,小白脸确实中招,百炼道躯挨一剑,也不知严不严重?

    宜将剩勇追穷寇!

    “去死!”而听见敖胜惨叫,雷磙更怒瞪双眼,金光顿时又一闪,朝声音位置杀去。

    既然明白谁都靠不住,被迫动用金羽剑撕裂,那今天不解决小白脸,雷磙怎么肯善罢甘休?

    “啊……”

    “哪来的小辈,擅入沧浪宗,还敢伤我儿?”

    “别理垃圾,快去救姜楠!”

    “……”

    鼓动至纯丹气,给小灵当动力,驱使金羽撕裂,是雷磙杀招之一。

    一连命中两次攻击,小白脸百炼道躯,被太阳真火侵入,估计是不能要了。

    刚才敖胜的惨叫,只来得及发半声,然后彻底无声息,也不知道死没死?

    由于雷磙爆发突然,出手前又毫无征兆,完美展示突袭真意。

    在场谁都想不到,一个气息微弱的人,身上竟藏有飞剑,飞剑竟蕴含真火。

    而且双方距离太近,金羽飞剑速度又快。那发出神识的高手,猝不及防救援不及,眼睁睁看敖胜中招。

    修士搏杀争一线,两剑即决定命运!

    吃雷磙这两记撕裂真火,只怕沧浪宗底蕴再雄厚,也治不好道躯被斩重伤,小白脸的道途几乎尽了!

    在元神没大成前,道躯对温养元神,有不可替代作用,好比根系和枝干。

    今天敖胜中雷磙两剑,先不管飞剑的割裂伤,被太阳真火入体肆虐,什么道基挡得住炙烤?

    受前世观念影响,雷磙跟人战斗时,从不喜欢说废话,且怎么狠怎么来。

    该动手绝不逼逼,该出法宝出法宝。

    先把对方打趴下,再慢慢讲理不迟,心慈手软,犹豫不决是大忌。

    果然!

    在雷磙畅快怒骂声,一个白白胖胖婴儿,怀抱一杆小小黑幡,从黑气中慌张飞出。

    显然敖胜稚嫩的元婴,在道躯被撕裂命中后,挡不住太阳真火炙烤,迫不得已只好强行出窍。

    带着本命法宝,他一心想逃跑,不敢原地等死。

    外界的罡风虽猛,但相比雷磙杀气,至少暂时不要命。

    而且在沧浪宗里,他只要逃出战场,有父亲等人支援,元婴肯定保得住。

    “大坏蛋!”

    元婴是由灵魂进化,类似信息集合体,先天获得众多神通。

    比如有形无质,能轻松穿凡物;比如天眼通,天耳通,飞行急速等等……

    明明看见敖胜元婴,无遮无挡正好击杀,雷磙因思维跟不上,想发金羽撕裂追击,一时间却不及瞄准。

    不料敖胜元婴遁出,顷刻间飞出几十米,就要逃出生天当头,龙女及时一声叱喝。

    随声是一道精神冲击,准确命中敖胜的元婴,结果意外非常明显,竟瞬间定住飞逃元婴。

    难得龙女这次主动,不需要雷磙去提醒,默契一记精神冲击,生生抢回片刻时间。

    估计雷磙在审问敖勇时,让龙女充分认识到邪恶,对敖家的行为深恶痛绝,下意识不肯放敖胜逃跑。

    而雷磙反应也是快,见难得的机遇出现,双眼顿时一阵大亮,立即又鼓动金丹气,第三次发出金羽撕裂。

    “啊……”

    “不!你们该死,敢杀我儿?”

    “哼!别理会那个大垃圾,我们快去接应姜楠……”

    其实雷磙刚才没斩魂,而是趁小白脸呆滞时,巧妙运剑改刺杀为拍,像拍苍蝇般把他截下。

    因黑幡周围,弥漫着黑气,还有阴魂等,全能抑制神识。

    前面连龙女的神识冲击,都被黑幡法宝抵消大半,所以远处的人产生误会,认为雷磙已经杀了敖胜。

    当然敖胜连续受创,此时气息十分微弱,也是他误会的原因。

    而现场俩人靠眼睛,情况看得一清二楚,早知道小白脸没死。龙女都没大叫,雷磙又犯杀戒,显然不会有错。

    当然也许跟雷磙久了,龙女思想正悄然改变,对犯杀戒和除恶问题,有更清醒和深刻的认知。

    “咚……”

    只听雷磙说完,脚下突然发力,咚的一声之后,整个人迅速一冲。

    “他没死……”急速往前一冲,雷磙右手一捞,抓住一个物件,正是法宝黑幡。

    然后他左手继续一捞,又抓住一会动的物件,随即像捏只小鸡仔般,高高地举起并示威道:“你们不要过来,不然我捏死他!”

    雷磙突袭敖胜目的,本来就想抓个俘虏,当作护身盾牌使用。

    现在虽然情况有变,他只抓了个小元婴,但照样可以当盾牌。

    据说一些强大元神,可以夺舍别的修士,换个身躯照样存活。

    以沧浪宗对灵魂,研究那么透彻看,估计有夺舍秘法。只要他们先有本事,治好敖胜的真火伤……

    “呼……”

    不管对方如何回应,雷磙边举着小元婴,边缓缓朝龙女靠近。在此同时他还分心,调出一丝太阳真火,朝右手黑幡内一冲。

    那本来像小蛇一样,不停挣扎想逃的黑幡,立即变成一条死蛇。

    雷磙也是心狠果断,根本不怕毁了法宝,直接动用真火镇压,暂时降服黑幡法宝。

    黑幡一旦变死蛇,周围弥漫的黑气,还有嘶叫的阴魂,瞬间如云龙吸水,乖乖回到小幡中。

    失去黑气遮掩,场面顿时清晰。

    入眼一具尸体,正倒在血泊中,胸口一个大洞,脑袋缺少半边!

    显然雷磙第一剑,命中敖胜的胸口,第二剑更加凶狠,直接毁去其头颅……

    然而场面清晰,情况却更不妙,对双方都不妙。

    沧浪宗方,敖胜被擒,投鼠忌器,自然不妙。

    而雷磙这一方……龙女正抱着姜楠,看姜楠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如纸,情况同样糟糕。

    “她怎么了?”

    “神魂动摇,阴邪入体!姐姐禁不住,昏迷过去了……”

    “要紧不?”

    “暂时无妨。”

    “好!”

    匆匆询问几句情况,听龙女说姜楠没事,雷磙一颗心终放下。

    接着他又转头,朝虚空大喝道:“我们今天来,不为别的事,只带走姜楠。你如同意让我们走,我发誓不会杀敖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