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九十七章 审问艺术

第九十七章 审问艺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怕杀人后,对方阴神出窍,逃跑回去报信。所以雷磙决定,不如直接活埋?

    又因为怕单纯活埋,人死亡时间不确定。所以雷磙索性决定,不如切去他的四肢,丢给蚂蚁慢慢吃掉?

    杀个人而已,要这么凶残,这么无稽吗?

    然而猛一听,却符合逻辑。

    也不用真的实行,只听雷磙极认真,用商量口气说出,那惨绝人寰的计划。

    特别他说话时,逻辑步骤清晰,又说得活灵活现,因此非常容易代入。

    另俩人通过脑补,顿时如身临其境,禁不住手足僵硬,后背渐渐变冰凉,被雷磙毒辣惊呆了!

    语言魅力,审问艺术!

    雷磙是个文明人,虽然一肚子坏水。但其实他很讨厌,如同屠夫杀猪般,血淋淋的审问方式。

    而且不但他讨厌,旁边那位小菩萨,估计更讨厌动粗,把审问搞得像屠宰。

    鉴于龙女和自己,都不接受暴力审问,雷磙决定另辟蹊径,想出一个绝妙主意。

    早利用思维导图推演时,雷磙已经把这点算进去,准备充分发挥语言魅力,把审问当成艺术来摆弄。

    反正审问的目的,是打开对方心防,那不管使用暴力,还是用威胁恐吓,能突破心防就行。

    为此雷磙开动脑筋,结合前世所见所闻,先来一招攻心为上。

    其实使用语言艺术,引发对方丰富联想,自己想的恐怖场景,也许比亲身经历更可怕。

    这招对付心性敏感,习惯了观想的修士,效果肯定立竿见影,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而且雷磙非常“坏”,担忧对方分心旁顾,还故意遮住他眼睛,好让他“专心”仔细想。

    果然!那人一贯养尊处优,沧浪宗又高高在上,平时除本门几位长辈,谁敢对他表示不敬?

    因和掌门血缘近,他还掌控着权力,结果无论走到哪,听见的都是恭维声。

    从来没有谁像雷磙这样,不但上来直接使用暴力,不由分说把他当场击昏。

    然后雷磙又假惺惺,坦白说害怕沧浪宗,骨子里却满满凶残,更当面跟他讨论,活埋加喂蚂蚁好不好?

    偏偏雷磙刚说的话,他用逻辑一通分析,竟然发现非常合理,好像不是单纯恐吓。

    人家既然已经动手,摆明触犯到沧浪宗,真要是怕惹祸上身,悄悄把他慢慢弄死,趁机跑远确实合理。

    慢慢弄死他,不如喂蚂蚁,也确实可行!

    逻辑合理,语气阴森。

    结果那人越想越怕,瞬间冒出一身冷汗,怕雷磙真不管不顾,把他四肢像甘蔗般截掉,然后找蚂蚁来处理!

    “不!不要……”结果雷磙的艺术,还有大半没用出,那人已经崩溃了。

    “闭嘴!现在没让你说话。在这考验气节的时刻,你必须表现出顽强,誓死不屈的样子,才符合沧浪宗高贵身份。

    比如你这时应该沉默,等我把你四肢切下来,还视死如归地说不怕,继续用沧浪宗威胁我。

    最后我自然被你激怒,不得不使用残忍手段,把一个没四肢的人棍,‘种’到蚂蚁窝旁边。

    农夫种萝卜知道吗?跟那个样子差不多,挖个坑埋到胸膛这,你刚好能呼吸死不了。

    放心吧!以你的气息绵长,坚持三五天没事,到时我也跑远了,你运气好会得救。

    至于万一运气不好,我反正在千里之外,你的死活跟我无关,沧浪宗又找不到我。你说对不对?

    嗯!这个主意不错,像一个好主意,我们不如试试……”可怜那人一开口,又遭到雷磙怒斥。

    随后雷磙自言自语,根本不管他和龙女,一旁听得毛骨悚然,且明显越说越兴奋,像真忍不住想试试。

    当然对方心防已破,雷磙还继续威胁他,目的是为巩固效果,真没说的那么凶残。

    “不!不要……”顺风一阵骚气飘来,那人脚下潮湿一片,全身像打摆子一样,瑟瑟地抖个不停。

    他的心理素质不太好,居然被雷磙用几句话,直接自己吓自己吓尿!

    深夜野外,孤立无援。

    先受精神攻击,神识瞬间溃散;然后身遭捆绑,双眼等于失明;四周漆黑一片,身下是冰冷的地面……

    要命暗中主持这一切,听上去心狠手辣的人,似乎正用冰冷的目光,不停上下打量他身体,看从哪里下刀更合适……

    心理素质不好的人,面对这种极恶场面,吓尿也算正常反应。

    “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你如果不想种萝卜,那么等下我问一句,你老老实实答一句。

    只要被我发现你撒谎,我立即去寻找蚂蚁窝,挖个坑先把你种下去。

    听清楚没有?听清楚你就点头……”雷磙眼看火候差不多,怕再说下去把人吓死,最后才提出苛刻要求。

    “……”

    果然。听说雷磙不种萝卜,那人精神不禁一松,慌忙地胡乱点头后,头一歪又昏了过去。

    本来他受龙女一击,神魂估计受伤不清,再被雷磙连续恐吓,干脆昏迷逃避现实,现在倒也安稳清静。

    “这……”见对方突然没声音,雷磙只得上前检查,最后哭笑不得骂道,“切!像你这种心理素质,也敢学人家欺男霸女。

    能拖到今天才出事,你运气简直逆天了,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说完雷磙走向溪边,准备又捞一点溪水,浇醒醒他继续审问。

    “等等。那个……那个……雷大哥,你先等等!”发现雷磙暂停审问,一旁也发抖的龙女,终于鼓足勇气叫道。

    她倒牢记雷磙吩咐,中途强忍各种冲动,直忍到现在才提问:“你刚才说的话,要斩断他四肢,然后种萝卜喂蚂蚁……

    这么残忍的手段,他如果坚持不说,你真会对他使用么?”

    先还有点不顺,龙女说着说着,渐渐流利起来,又打一个寒颤后,终于勉强把话说完。

    可怜单纯的小姑娘,肯定被雷磙吓坏了,怀疑会从此留下阴影。

    “哈哈……”见到龙女紧张模样,再想想她问的问题,雷磙不由得意大笑,“傻姑娘,那是吓唬,吓唬懂吗?

    我想杀他直接一刀,还费力挖坑找蚂蚁,有必要那么麻烦吗?

    你不会好坏不分,把我当成大坏蛋,认为我说的是真……”

    杀人不过头点地,雷磙又不是恶魔,哪会用残忍手段,慢慢折磨一个人。

    看龙女惊恐的眼神,显然把一切都当真,他是有好气又好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