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九十三章 考验耐心

第九十三章 考验耐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好吧!估计观音菩萨授徒时,更喜欢选择因材施教,基础知识竟一概不教。

    看龙女迷糊的眼神,连众多常识都不懂,像张白纸般“纯洁”,菩萨简直误人子弟。

    雷磙现在不禁怀疑,当时把龙女硬塞给他,观音不会是打主意,准备让他来代劳吧?

    考虑在浮屠山那次,观音看过他的记忆,这种怀疑很有道理。

    “末法吗……”连续被坑几次后,雷磙也学聪明了,“你想象成天界消失,灵气源海彻底枯竭,大小神通都不能用。

    吸收不到灵气,到时不止修士,还有神兽妖兽,全变成短寿俗物。

    甚至诸天神佛,由于基础崩塌,也慢慢不显圣,最后泯灭或陨落。

    嗯。世界变成这样,进入‘坏’的阶段,应该差不多,可以称末法时代。

    整个世界像艘船,不论凡人或仙佛,都是船上的乘客,末法正是船漏水,渐渐要沉入海底。

    只有脱离苦海,达到彼岸的人,不在陨落范围。

    因此你必须牢记,不达彼岸一切虚幻,哪怕现在风光无限……”

    避免踩雷,吸取教训。

    雷磙这次解释前,话早过一遍脑子,不肯使用新名词,怕又引发新疑问。

    “啊……”被雷磙沉船论吓到,龙女不由惊叫一声,瞪眼捂嘴不再吭声。

    看来雷磙思路不错,预防效果十分显著。只见龙女这次听完,发出一声压抑惊叫,再没有新的问题了。

    随后耳根清静的雷磙,终于可安心专注引路,龙女则一副失魂落魄,心不在焉的模样跟着,俩人渐渐隐入丛林……

    “雷大哥怎么办,姜姐姐还没来?”

    “等……”

    “……雷大哥!”

    “等。”

    “雷大哥……”

    “……”

    接下来的时间,对俩人来说,简直是场煎熬。特别龙女每过一会,瞄着前方没人出现,即焦急地询问雷磙。

    可怜遇到这种,不受控制的事,和关心过度的人,雷磙又有什么办法?

    本来雷磙还打算,趁天黑有段时间,他不如打坐运功,把状态调到最佳,应对可能的变数。

    结果龙女耐心不足,一直死死瞪着来路,等不到人就开口问,害他同样心浮气躁,打坐自然打不下去。

    他心烦意燥,被龙女打搅,是一个原因。

    还有姜楠没及时出现,他心里同样非常牵挂,也是不可忽略的原因。

    “呼……”最后雷磙吐口气,索性收势站起来,走到龙女的身边,“你不要慌,耐心一点,等到子时。

    子时姜楠还没出现,我们再采取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雷磙心里明白,劝说龙女没用。

    因现在连他自己,都渐渐沉不住气,说的话毫无力度,还不如定个目标,安抚龙女的情绪。

    观音同意龙女,入红尘炼心,决定果然英明。

    凭龙女稚嫩心态,早早成为名义佛,确实是反而害她。

    缺少必要的磨砺,她成佛离开观音后,别说自立门户,另开一脉,只怕连自保都困难。

    先甜后苦,先苦后甜。

    与其到时被别人利用,或当个无能的吉祥物,还不如让龙女先吃苦,等时机成熟再登顶峰!

    “嗯!”发现雷磙目标明确,又表现得四平八稳,龙女果然心安不少,乖乖地等子时到来。

    “以后无论如何,我要先修土遁,侦查偷袭逃跑,居家旅行必备……”

    见龙女终于安分,雷磙也一边等待,一边天马行空乱想。

    从传承信息中早获知,他修行的大五行神变,境界返先天小成之后,对五行遁术都有加成。

    而他最熟悉的遁术,正是黑熊施展过的,戊土归藏如意土遁。

    正巧他的资质,也跟黑熊一样,先天亲和土行。

    当然经观音出手,用甘露塑身成功,他现在对水也亲和。

    且等他彻底炼化撕裂,摸清楚太阳真火特质,估计还得加一行亲火。

    但雷磙决定不管以后,哪怕真亲近全部五行,他第一个修炼的神通,必须锁定如意土遁。

    今天他要有黑熊,一半的土遁能力,早代姜楠回宗门,打包好东西走了,何必在这里心焦……

    “雷大哥。等到子时,姜姐姐……”

    “放心!她如果不来,我们就去找她。”

    “真的?可我们现在这样,打得过沧浪宗么?”

    “正面肯定打不过,但我们可以偷袭,何必跟他们硬拼。”

    “啊!那你又要杀人?”

    “看情况吧!杀人动静太大,如能悄悄解决,我不会滥杀的。”

    “你最好别杀人!”

    “……”

    随着子时越来越近,龙女又渐渐不安分,期待又害怕时间到。

    她坐立不安地看着,姜楠该出现的方向,同时又开始问雷磙,用说话来缓解紧张。

    可叹到这种时候,她还坚持慈悲心,不希望雷磙杀人!

    听龙女爱心泛滥,死守无谓的慈悲,雷磙气得翻白眼,知道说不通龙女,只好闷声不说话。

    等到最后一点时间,龙女简直度日如年,终于忍不住失望道:“子时到了!姜姐姐没来,现在怎么办?”

    其实在场俩人,都是聪明过人,早猜到这结果,只不肯承认罢。

    特别雷磙心里,发现姜楠失约,没在傍晚出现,已经开始准备,承受这种结果。

    他一直引而不发,是还抱一分幻想,心怀一点侥幸,没到万不得已时,不肯用暴力手段。

    现在借口没了,听见龙女发问,雷磙脸色一沉:“等下见到有人过来,你记住用神识冲击,抢先给他迎面一击。

    你记住别犹豫,也别多说废话,只要把人击倒,有的是时间问……”

    “我知道!但你怎么肯定,等下会有人来?”

    “哼!这个简单,因为我有诱饵。”

    “诱饵?啊,是玉佩……”

    “对!你把屏障放开,等几息又关上,如此反复几次,还怕他不上当?”

    面对龙女询问,雷磙手上一翻,拿出一个玉佩,敖胜给的信物。

    原来雷磙同意姜楠,独自回宗门的时候,就已经防备会出事,出事后要怎么解决。

    正好他的手上,有一个“诱饵”!

    这诱饵像根线,一头连他手上,一头连着敖胜。

    他早让龙女出手,只屏障玉佩信号,而不是彻底抹除,算计不可谓不深。

    估计敖胜给出玉佩时,也想不到会被人识破,被识破后对方还有胆,利用这个玉佩算计他。

    他很像一位渔夫,放长线准备钓鱼,一副深谋远虑样。

    却不料那条大鱼,远比他狠辣果断,现在竟想利用线,反把他拉入水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