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七十九章 恻隐之心

第七十九章 恻隐之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仙境中长大的龙女,完全不懂人心险恶,但是雷磙就不同了。

    从姜楠刚才描述中,再联系其见到玉佩,那惊讶古怪的表情,雷磙展开大胆推测。

    看姜楠的反应,雷磙这次猜测,恐怕不幸言中,事情还真是这样。

    果然,被龙女拉醒之后,姜楠露出苦笑道:“不错!逼我的正是他,我的师叔敖胜……”

    “不行!你千万不能答应,那人非常非常坏。”这次抢着发话,是焦急的龙女。

    只见她表情严肃,态度异常坚决地反对,直把姜楠当自己人,不肯姜楠掉入火坑。

    那个小白脸敖胜,前面她正好遇见,还和雷磙分析过,判断其五毒俱全。

    现在听说姜姐姐,可能要被人逼着,嫁给敖胜或双修,她哪能视若无睹?

    龙女反应这么激烈,让姜楠感觉很惊讶,心里不由一阵温暖,双方关系又近一步。

    因平时在宗门里,可没有谁会这样,真心诚意关心她:“可是以前在宗门,还有恩师护着我,如今剩我一个人……”

    美女所受的压力,看来确实相当大,面对强大的敖胜,冷漠无情的宗门,她真是无计可施。

    “嗯……”见姜楠一副无助模样,雷磙也动了恻隐之心,一旁忍不住插嘴问道,“我冒昧地问一句,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的师傅什么修为,那敖胜又什么修为?

    我看你已凝出金丹,那可不可以冲刺下,直接突破到元婴期,从此掌握自己命运?

    或你可以更干脆点,下决心离开沧浪宗,带上你的所有身家,回南瞻部洲算了……”

    雷磙是现代人思维,对一些清规戒律等,本来就很不以为然,从不被条条框框束缚。

    以他的做人理念,既然此处不留爷……爷去投八路!

    双方相处得不开心,大不了一拍两散。

    那么姜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赖在沧浪宗不走?

    如担心叛门被追究,姜楠完全可以出走,远远跑到南瞻部洲,看沧浪宗找得到人不?

    “对啊!姜姐姐,雷洪说得不错,他们对你不好,你可以选择走。

    你在沧浪宗被欺负,为什么不直接回家,偏留在那里干什么?”雷磙话音刚落,龙女立即附和,大声表示不解。

    当然她会这样说,倒不是离经叛道,而是在她头脑里,根本没有宗门概念。

    从严格意义来说,她呆的普陀山,并不是一个宗门,而是佛门的分支。

    所以听说姜楠,处境这么艰难,她赞同雷磙建议,一点都不奇怪。

    “哈……”不料雷磙俩人,努力劝说无效,姜楠苦笑一声。

    她想了想之后,估计感觉没事,可以信任俩人,才开始解释原因:“我师傅是元婴初期,而那个……那个敖胜,已经元婴大圆满了。

    其实我的资质,没有你们说的,像表面那么好。

    我早达到金丹巅峰,却在这层一停三年,没有机缘破丹成婴。

    也许我心性不行,只怕这辈子就……”

    说着姜楠摇摇头,好像想摆脱什么,稍稍停顿一下后,她继续发泄般说:“宗门那些前辈,看我时都摇头,却不肯说明原因。

    甚至他们的弟子,也常用可惜目光,在背后说悄悄话,对我指指点点的。

    也许我的天赋,只能修到金丹,他们不当面说,是顾忌我的感受。

    至于离开宗门,你们是不知道,沧浪宗的实力,在东胜神州的影响。

    只要我敢叛门,沧浪宗发通告,只怕整个神州,我再无立锥之地。

    而渡海回南瞻部洲,我以前也细细想过。哪怕拥有飞行法器,由于真气不足的原因,我没信心一定成功。

    万一半途遇到风暴,我死了倒一了百了,但是爷爷和父亲的……”

    一口气说完这些,姜楠茫然摇摇头,终于说不下去了。

    听她话中意思,她并不畏惧死亡,只是心中有牵挂,不能坦然地去死。

    一个人无依无靠,又承受巨大压力,难怪她会在半夜,偷偷地躲起来哭。

    “等等。你说渡海不行,担心半途出事,遗失先人遗骨。

    那么选择陆路呢,难道以你的实力,走陆路也不行么?”从姜楠刚才的话中,雷磙获得很多信息。

    现在他问出这些话,倒没有动多余心机,是真心帮姜楠出主意。

    在生产力匮乏的古代,靠小小的木船渡大洋,不用想也知道极危险。

    估计商船每次出海,都像走一趟鬼门关,是拿命去搏一点利润,没有人敢打包票安全。

    因此姜楠怕遇到海难,先人遗骨落到大海里,这点雷磙倒能够理解。

    但既然海路不安全,那姜楠为什么坚持,不选择陆路回家呢?

    以她金丹巅峰的实力,体质应该远超凡人,走路什么的小儿科,选陆路不是更好么?

    “你……”听见雷磙的问题,姜楠先看他一眼,眼里充满了奇怪,“首先东胜神州,和南瞻部洲,陆路并不想通。

    而且在神州的南边,有茫茫的十万大山,山里藏有无数妖怪。

    凭我这点的实力,只怕连神州边缘,都没本事走到……”

    “哦……”被姜楠这样一说,雷磙不由脸一红。

    可怜!他不了解西游世界,对四大洲概念糊涂,在美女面前闹笑话了。

    原来四大部洲,竟然不相连的,且大洲的边缘,还有蛮荒森林,存在众多妖怪。

    “难怪《西游记》中记载,唐僧从南瞻部洲,去西牛货洲取经,一路遭遇重重磨难。

    看他取经的路上,各种妖怪多不说,途中遇到一些河,动不动就几百里宽。

    估计那所谓的‘河’,是洋流湍急的海峡吧?不然几百里宽的河,现实中哪可能存在?”

    被姜楠一句话提醒,雷磙猛然醒悟过来,他对西游的理解有误。

    前世一些概念很顽固,还在悄悄地影响着他,如把西游世界和前世,不知不觉混淆在一起。

    “呼……果然外出游历时,没有准确的地图,很容易闹笑话啊!

    今天幸好遇见姜楠,她对我们感观不错,我得趁聊天的机会,多打听点各种情报。

    当然在这之前,有件重要的事,必须先解决掉……”

    认知出现错误,不过是小打击,雷磙很快恢复,反在暗中决定,得更努力打听。

    念头急速转动,他稍稍一沉吟,忽然对着姜楠,神情严肃提问:“我有几个问题,可能非常关键。

    你如果信任我们,最好照实回答我,这也关系你的利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