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六十三章 一怒拔剑

第六十三章 一怒拔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声暴戾怒骂,飞舟顿时大放光明,显然有大量真气灌入,同时整体一沉。

    而舟上的雷磙,早应声腾空,突然急速跃起,朝敖管事杀去。

    只见随着雷磙动作,深夜漆黑的海面上,好似升起一轮烈日……

    烈日不是飞舟发光,所造成的壮观结果,而是此时雷磙手上,像正拎着一轮烈日!

    撕裂!金羽剑撕裂!

    这把撕裂的材质,本是支金色羽毛,金身羽毛的主人,本精通太阳真火。

    在本体上生长,经真火千锤百炼,这支金色羽毛,本内蕴一丝真阳火。

    最后通过小灵努力炼化,那丝暴烈的太阳真火,被完整地保留下来……

    一而再,再而三。

    事不过三!

    今天那个敖管事,已连挡三次路了,雷磙是一个泥人,也渐渐激起土气。

    其实在那敖管事,第一次拦截飞舟,挡住雷磙去路时,雷磙就悄悄准备,准备发出这一剑。

    想他一心追求长生,早发誓谁敢阻其前行,都会毫不留情地撕裂。

    特别今天,那个敖管事,连犯他两个忌讳。

    第一是狗挡道,还一连挡三次,居心险恶,让雷磙忍无可忍。

    第二是因一句话,道友请留步这句话,简直揭雷磙的逆鳞。

    灵魂不是穿越的敖管事,没看过《封神榜》的龙女,可能不了解这句话恶毒,但雷磙一听即邪火直冒。

    所以最后……最后雷磙非常暴戾地,在怒骂声中突然跃起,半空又顺势取出撕裂,凶狠一剑朝挡路狗劈去。

    “不!你怎么还有……”

    “噗!”

    “切!垃圾。”

    在敖管事惊恐万状,不敢置信的惊呼中,雷磙下手毫不留情。

    就好像热刀切黄油,雷磙暴戾跃起一剑,连破三道护体灵光,最后撕裂他的身体。

    猝不及防。

    他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眼睛先被太阳真火灼伤,又惊恐雷磙还有件法宝,保命的绝招一概成摆设,结果只一招即身死道消。

    可怜他半夜正志得意满,忽然直视一轮太阳升起,不但难免为此一时失神,还同时也难免为此失明。

    而且雷磙特别狡猾,先是刺激对方发怒,又故意骂到一半时,突然暴起直接杀人,连一句废话都不多说。

    其实那敖管事身上,有几件护身法器的,可惜遇到犀利异常,带太阳真火的撕裂,什么法器都不顶用……

    “啪……”

    啪的一声轻响,雷磙已经收剑,身手非常敏捷,顺势跳回飞舟。

    “扑……扑……”

    随后是两个落水声,敖管事的两片尸体,才先后掉落到水中。

    “快!你快告诉我,那一闪消失的光点,到底是什么东西?是报信的飞讯,还是他的元神……”

    “啊!你杀人了。”

    “对。先不说这些,你快告诉我,那光点是什么?”

    “不是元神,是阴神,他还没有元神。可……可你杀人了啊!”

    “切!杀个人算什么?今天我不杀他,只怕换他杀我。

    你没见他连挡我们去路,眼睛还一直瞄你和飞舟,狼子野心已经表露无余。

    当我是小孩子,想骗我去洞府,我先送他去投胎!”

    一招杀死敖管事,雷磙的脸色铁青,马上紧张问龙女,飞走的光点是什么。

    刚才杀人成功后,他发现有个光点,一闪即瞬间远去,根本来不及拦截。

    担心那是传说中,可以报信的飞讯,他难免沉不住气。

    听说飞走的是阴神,而不是什么飞讯后,他才有空向龙女解释,刚才为什么要暴起杀人。

    “哦,对了!阴神有意识么,能回到山门里,向师门报信么?”想想又感觉不安,雷磙继续问龙女。

    那阴神性质如何,雷磙还不大清楚。但从名称分析,好像是灵魂,向元神的过度。

    所以他开始担心,阴神会回去报信,泄露他杀人的消息。

    被雷磙暴戾震惊,还没恢复的龙女,下意识地回答道:“阴神有强有弱,遇到能通灵者,确实可传输信息。

    不过你那把宝剑,充满帜热的阳煞,正巧克制他阴神。

    只怕你一剑,不但杀了他,还重伤他阴神。现在没有大神通,想从中获取信息,比复活他更困难……”

    毕竟是名门出身,龙女的修行见识,远超过雷磙,正好给雷磙解惑。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听完暗松一口气,雷磙又行色匆匆,开始打捞两片尸体。

    “喂,雷磙。等等,你刚才犯杀戒,难道一点不怕?”

    “杀戒?我只守一个心戒,只求念头通达,犯杀戒算什么?”

    “你……”

    “你先别说话,等我忙完后,我再跟你解释。”

    “好吧!”

    边强忍第一次杀人,那种说不出的恶心,打捞敖管事尸体时,还要应付龙女询问,雷磙有些不耐烦了。

    不管前世或今生,他是第一次杀人,说不害怕不紧张,那绝对睁眼说瞎话。

    但是因此心虚,懊悔犯杀了戒,雷磙也绝对没有,只有问心无愧。

    龙女不了解雷磙,更被先前的一切,扰乱平静的道心,竟比雷磙更紧张。

    可怜的小姑娘,一直在普陀山,蜜罐般的仙境中修行,以前哪里有机会,见识血淋淋的厮杀?

    今天雷磙那一击,确实震撼到她了。

    一个鲜活的生命,只因为一言不合,立即被雷磙斩杀,长生终成梦幻泡影。

    而雷磙,认真算起来,是她的同伴,这里复杂因果,让她芳心更乱。

    不管龙女怎么想,随后雷磙按计划,捞起敖管事尸体,坚持检查一遍后,才嫌弃地远远丢开。

    “果然。他当时没撒谎,是出自沧浪宗,身份也不简单,真是什么巡守。

    今天我一怒杀人,惹下麻烦不小啊!

    妈的!莫名其妙,就得罪一宗,万一消息泄露,我岂不是要倒大霉!”

    看完敖管事的遗物,特别发现一精致玉牌,上有波浪浮雕的玉牌,雷磙心里忍不住暗骂。

    俗话说,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好好的一次渡海,最后竟突然变成,血淋淋的杀戮,也不是雷磙想要的。

    可惜不如意之事,往往十有八九。

    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以雷磙一贯的脾气,能忍得下才奇怪。

    这件事他不后悔,但必须小心善后,不然只怕有麻烦。

    像丢垃圾一样,丢掉两片尸体,和各种杂物后,雷磙毫不迟疑,真气又一催飞舟。

    该做的已经做了,没必要浪费时间,让大海消尸灭迹,他急速离开现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