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六十二章 道友留步

第六十二章 道友留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光点遁速非常快,不等雷磙和龙女,慢慢商量好对策,不速客已经现身。

    只见那光点,一闪两闪,最后倏然停下,却恰好挡住飞舟去路。

    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雷磙自然不会怯场,导致对方胆子变大,多余惹出点事情来。

    所以他口若悬河,先扯一个霞光岛,编造出清静上人,暗示自己有后台。

    这样对方如果聪明,性格谨慎一点的话,可能不敢算计他们。

    可惜雷磙对大陆势力,特别是修行界不了解,只好编一些普通名称,让对方陷入云里雾里。

    不然他肯定会挑,著名的大门派,来个先声夺人,吓唬吓唬那人。

    果然。雷磙乱说的名字,那人根本没听过,露出迷惑表情道:“霞光岛,清静上人?

    恕在下孤陋寡闻,竟然从来没听说。”

    “理解。家师归隐多年,不在世间行走,名声自然不显。”闻言雷磙不卑不亢,尽量顺势引导对方,死命把他往沟里带。

    然后雷磙又一拱手,不再给他考虑时间,开始反问对方来意:“道友深夜出行,且行色匆匆,想必有事?”

    场面已经撑起来了,雷磙不想跟他啰嗦,担心说得多错得多,暗示对方有事自便。

    他的实力一目了然,不过区区的筑基期,而对方能御器飞行,那最少也得金丹期。

    一个筑基期的人,乘坐一法宝飞舟,如非那人看不透,一旁龙女的实力,估计早动手抢了。

    眼红的人,心必然发黑!

    尤其那个人的师傅,都还没有趁手法宝,更别说奢侈的飞舟。

    雷磙毕竟初涉江湖,不知修行界法器多,但是高级法宝却难得。

    因为材质如果不好,炼器水平加运气不够,根本炼不出通灵法宝。

    每一件出世的法宝,都具有某种特殊功能,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比如龙女的飞舟,不但能载人飞行,缩小后带在身上,还有宁神静气特效。

    而经过多年搜刮,世上高级的材料,一般早名花有主,或者资源枯竭了。

    结果一些穷门派,甚至镇派的宝贝,还是悲催的法器,可见法宝有多珍贵。

    西游有名的妖怪,很多才一件法宝,宝贝确实非常难得。

    可怜雷磙见识少,龙女又不谙世事,两个都懵懵懂懂,事前没考虑这些。

    当然他们远离陆地,也必须乘飞舟回来,可惜偏偏运气不好,碰巧被有心人发现,今天事全凑到一块了。

    “在下是沧浪宗,外派的敖管事,巡守这片海域,警戒妖魔入侵……”听出雷磙语气不耐,那敖管事眼睛一转,先自豪地自报家门。

    他的皮囊还不错,穿一身飘逸道袍,勉强有一点仙气。

    可惜雷磙眼尖,发现他的眼神,不时扫过飞舟,和一旁的龙女。

    “不好!”

    来人眼神太活,不像什么好人,雷磙顿觉不妙,心不由猛一沉。

    果然敖管事又开口,紧接着表露的意图,已不能说光明正大:“两位深夜出行,不怕遭遇妖魔,身陷危险之境么?

    我正好左右无事,不如陪两位一起,去见识那位道友,顺便结个善缘……”

    来了,来了!

    看来雷磙几句话,并没唬住敖管事。对方反顺水推舟,借雷磙访友的事,准备黏上他们俩。

    “切!最毒不过人心。我们今天倒霉,偏不幸遇到你,反不如碰见妖怪。

    我这里龙女是先天神兽,一般小妖闻到她的气息,早望风逃跑还来不及。

    至于真来个大妖,凭你三脚猫功夫,塞牙缝都嫌不够,竟然夸口保护我们?

    这逼在说话时,眼神游移闪烁,妄想跟着我们,肯定居心不良!”

    雷磙虽然经历少,但是心机却不差,而且观察力出众,对方无事献殷勤,让他更心生戒备。

    清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

    而法宝的价值,胜财帛无数倍,心志不坚的人,免不了起贪念。

    特别看雷磙和龙女,一个是青葱少年,一个是豆蔻少女。俩人外表都太年轻,荒郊野外暴露法宝,正如少儿闹市捧金。

    那敖管事的心思,还真被雷磙猜中,他提议三人同行,摆明了包藏祸心。

    见小利而忘义,干大事而惜身。这句犀利的评价,正是说他这种人。

    看雷磙筑基实力,却拥有一件法宝,在海上慢慢前行,连飞行都做不到,敖管事确实动心了。

    他想先跟随雷磙俩,悄悄观察一段时间,一路顺便旁侧敲击,等有把握后再决定,今天要不要杀人夺宝。

    不过他会如此谨慎,倒和雷磙前面的话,真存在一定相关性。

    主要被雷磙一阵乱说,他心里现在还拿不准,俩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必了!”听到敖管事的提议,雷磙一阵念头急转,忽然毫不客气拒绝,“我这个师妹,不喜见生人,请敖管事自便……”

    不惹事,不怕事!

    什么狗屁的沧浪宗,雷磙从来没听说过,哪怕对方真是巡守,和他又有一毛钱关系?

    说完雷磙真气一催,直接越过那敖管事,控制飞舟继续往西,不合作意图非常明显。

    道不同不相为谋,偶遇一个陌生人,他有什么好谈的?

    且那个陌生人恶毒,狼子野心昭然若揭,谁规定他必须得忍?

    “道友请留步!”那敖管事脸皮真厚,心志早被贪欲蒙闭,道德又是什么东西?

    尽管雷磙明确拒绝,他还催动法器一闪,又挡在飞舟前面道:“你这小辈,好不晓事,我好心提议,你怎么不听呢?

    此时正当深夜,四周鬼魅横行,危险无处不在。

    小姑娘娇滴滴的……我看你们还是听话,随我回洞府休息一宿,明早再去访友如何?”

    他说这样的话,就有点无耻了!

    听他话中的意思,不但贪图那飞舟,连龙女都不放过。

    什么小姑娘娇滴滴,才第一次见面的人,会这样描述女孩么?

    而且雷磙脾气古怪,非常非常讨厌这种,以为了你好的名义,干涉他自由的行为!

    想想今天他和龙女,真被诳到或者被逼迫,进入敖管事的洞府,那生死全凭人家高兴。

    “哼!敖管事果然心善,不过我俩还有事,好意只能心领了。告辞!”闻言雷磙冷哼一声,不阴不阳地嘲讽道。

    最后丢一句告辞,他再次催动飞舟,眼里寒光一闪,果断越过敖管事,继续自顾往西走。

    “慢!”

    “慢你妈!”

    “你说什么……”

    “我说慢你……去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