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四十八章 注定冲突

第四十八章 注定冲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去呀,去呀,走过所有的道路,大家都去光明彼岸啊……”

    又听见这句震撼人心,充满慈悲味道的鼓励,雷磙内心还不由一震。

    可惜这次情况特殊,估计几人机缘不够,彼岸那没传来召唤,鼓励声也隐隐约约,造成的动静非常小。

    当然共鸣动静再小,却挡不住在场几位,都是超级敏感的人。

    首先是专注诵经的雷磙,还有接受经文的唐僧,他俩都清晰听见呼唤声,一时间深陷慈悲召唤中。

    然后是那孙悟空,声音响起的瞬间,他突然毛发一竖,似乎察觉有不妥。接着他的双耳,急速四处一转,最终却一无所获。

    最后猪八戒比较霉,投胎严重失误的他,灵性和悟性损失太大。

    虽然他也感觉到,雷磙咒语念出后,肯定有什么发生,但茫然不知所以。

    “玄奘法师,经已传完。我看天色尚早,你们赶路去吧……”默默回味一会感应,雷磙忽然出口送客。

    因果顺利了结,便宜也全占了,他心里还有事,不想节外生枝。

    看唐僧闭目默记,判断应该差不多,他当即让几个走人。

    “禅师且慢!”听雷磙一句去吧,然后双眼一闭,送客的意思明显,唐僧忙打断道,“先谢过禅师真经,小僧感恩不尽。

    原本不敢再打搅,但还请禅师相告,此去雷音寺路程,小僧要注意什么?”

    说完他又一叩头,再缓缓站直身子,期盼地望着雷磙。

    接受雷磙一篇真经后,唐僧这时心里更肯定,眼前这位是绝世高人,不肯放过求教的机会。

    “你真想知道?”

    “求禅师直言!”

    “呼……”

    见唐僧态度诚恳,雷磙突有股冲动,想把西游的一切,索性都告诉他……

    好像站在悬崖边的人,明知跳下去必死无疑,却有种往下跳的冲动。

    人被压抑太久,往往有毁灭的冲动,这是一种不正常,极端暴虐的情绪!

    一种我不好过,那不如掀桌子,大家一起完蛋,热血昏头的情绪。

    幸好雷磙还发没疯,危险的念头只一闪,立即被他生生压下。

    长长出一口气,雷磙对唐僧说:“你不用多问,心中如有佛,灵山自不远。

    此去路上虽多险阻,但你定可抵达灵山……”

    心情大起大落后,雷磙对唐僧等人,更没有心思应付,只希望他们快点走。

    “那……多谢禅师指点,如此大恩大德,吾定当有后报。阿弥陀佛!”唐僧表现还不错,听雷磙真不想说,无奈地准备离开。

    看他的表现和举止,雷磙心里不由一凛。

    倒不是说雷磙怕他,而是雷磙忽然发现,这个现实中的唐僧,与《西游记》中大不同。

    先不说他彬彬有礼,对佛说真经极敏感,学识和教养都上品。

    只说他见事不可为,立即欣然接受现实,这份豁达和果敢,真不愧是钦定的取经人。

    这说明什么?

    说明《西游记》,也许大势正确,但在某些细节上,可能会有些出入。

    如果雷磙不知变通,死抱着《西游记》不放,恐怕会在没防备时,再狠狠栽一个跟头。

    “缘来缘去有聚散,报恩报果无需言!你走吧……”雷磙这个逼装的,临了还乱吟偈语,也不怕观音笑岔气。

    说完他眼睛又一闭,一副神游天外表情,再不搭理唐僧等人。

    “呸!这厮装模作样,装神弄鬼,老孙看得生气。

    且让老孙捅他下来,再说说什么无需言……”从头被人无视,孙悟空那个气,说完拿出铁棒,纵身一跃,就往鸟巢撩去。

    话说他一贯心高气傲,平时去哪都会成焦点,还真受不了被人无视,被雷磙彻彻底底无视。

    而且敏感的他,直觉超级敏锐,虽然没看出问题,却直觉不喜欢雷磙。

    能动手时绝不逼逼。

    猴子确实桀骜,纵身举棒一撩,准备把雷磙和老巢,都一并掀掉才痛快!

    必杀雷磙估计不会,不过把雷磙踩在脚下,脸放地上摩擦,猴子为了出口恶气,可不是讲理的主。

    “悟空,不可!”

    “猴哥……”

    猴子的动作太快,说打就打,吓得唐僧大叫,猪八戒直发呆。

    看来雷磙一番忽悠,已经达成第一成就,至少在这两人心里,认定他是位绝世高人。

    “……”

    绝世高人,当然不可能,被一棒挑到地上。

    只见孙悟空一跃,还没触到桑木,身前空气突然一晃,冒出万朵白莲,霞光祥云重重叠叠。

    亏得他力大,一身神通,铁棒也是神器,现在却有劲无处使,再近不得鸟巢一寸。

    “悟空,休得无礼!”这时唐僧终于反应过来,只气得浑身不停地发抖,一声大喝想制止孙悟空。

    猪八戒一见不好,忙上前拉孙悟空,担心会惹怒雷磙:“猴哥,猴哥。我们走吧……”

    他并不知道,这乌巢禅师,和以前的不同,惹怒其实没什么。

    倒是雷磙从头到尾,像没看见猴子惹事,闭眼对此不闻不问。

    “哼!这一笔帐先记下。我就爱看你很生气,却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一直使用神识,密切观察的雷磙,见状心里暗暗冷笑,对猴子的感观更差。

    以猴子这种性格,怼天怼地怼空气,远远看着没什么,如果过于接近他,只怕谁都受不了。

    估计取经八十一难,大部分是针对他去,意图把他磨砺降服。

    否则他这种脾气不改,凭功德成佛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祸害一个?

    这时孙悟空捅鸟巢,捅几下发现没效果,心里也慢慢开始发虚。又见师傅脸色铁青,他连忙顺坡下驴,气呼呼地被八戒拉走。

    “只有气运加身的人,才可以为所欲为啊!今天我是真的乌巢,或者有乌巢的本事,怕一掌呼不死你……”

    等唐僧一行人,闹哄哄地走远,雷磙才睁开双眼,望着山下摇头不语。

    从观音菩萨的口中,他得知乌巢的实力,又猜测这人所谋甚大,因此才会忍孙悟空。

    不然以那位的脾气,还有身怀宝贝神通,孙悟空这样得罪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按《西游记》中描述,估计那位也是忍让,被孙悟空欺到头上,都没有出手教训一下。

    “菩萨。你既然来了,先把神通撤掉吧!”寻思一遍后,雷磙突然抬头,对着半空喊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