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二十七章 败兴而归

第二十七章 败兴而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晚辈山野妖修,黑熊携同雷磙,求见乌巢禅师。恳请禅师垂怜,大开方便之门,吾等好上山拜见……”

    “……”

    等了一小会,看还没反应,黑熊不甘心,又大喊一声,结果还是没回应。

    “怎么办,禅师好像不理我们?”

    “再等等。也许他没在家,等会你再叫一遍。”

    “好……”

    带着满满的热情来,不料却吃个闭门羹,两个不由面面相窥。最后雷磙强行解释,也许乌巢禅师不在,免得满腔热情冷却。

    “晚辈山野妖修,黑熊携同雷磙,求见乌巢禅师。恳请禅师垂怜,大开方便之门,吾等好上山拜见……”

    “……”

    约等了一炷香时间,黑熊又开始运足气力,对着山上大喊两句。可惜空余鸟兽奔突,就是没人出声回应,让他们走或欢迎上山。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黑熊连叫三次,都得不到回应,顿时难免泄气,转而劝雷磙放弃:“滚滚。他不肯见我们,我们还是走吧……”

    “不!再等一下。兴许他现在没空,或不叫乌巢禅师……

    嗨……”看希望如泡沫般破灭,雷磙一颗心渐渐冰冷,本想找借口说服自己,最后一声叹息兴味索然。

    前面黑熊说越靠近,感觉气息越逼人,说明大能在山上,并早发现他俩了。

    至于对方的名称,叫不叫乌巢禅师,他们都上门拜山,不是也该吱一声。

    像这样不闻不问,没一点正常反应,直接无视的冷处理,让雷磙非常难受。

    他是希望得到大能指点,找出现在不能修行的原因。但对方冷漠不搭理,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他还真不受这个气!

    满怀憧憬,突然破灭。一腔热血,瞬间变冷。

    开始面对现实,雷磙有气无力,心情难免糟糕,对黑熊提议道:“我们去小溪那,顺便搞点吃的,对付着过一夜。

    明早如再无消息,我们去别处看看,估计前辈不想见我……”

    见雷磙垂头丧气,黑熊同样不开心,体贴地安慰雷磙:“嗯。你不用怕,这里不行,我们去别处。

    你不能修炼的问题,肯定会有办法解决,也许只是时间太短,到时你自然能修炼。”

    “我知道。走吧……”黑熊说的道理,其实雷磙都懂,问题他就缺时间,也缺等待的耐心。

    唐僧去西天取经,算三界一大盛事,自古难有的盛事。

    几千年来像这样,三界共同参与的事,可以说少之又少,估计以后也难有。

    风云激荡变幻莫测,杀机劫数也是机会。

    雷磙既然恰逢其会,又提前知道大势走向,还获得洞天无上传承,当然不愿错过机会。

    逆势而行他不敢,但顺势混水摸鱼,趁机弥补一些遗憾,他还是敢试试的。

    甚至在他的心底,早有几个好计划,雄心勃勃准备实行。

    可惜只能说世事无常,老天像偏要与他作对,获得传承却不能修炼,比没有传承更折磨人。

    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自己还是个白板滚滚,简直比咸鱼还咸鱼,心比天高的雷磙哪里能忍?

    不管追求长生,还是弥补遗憾,修行入门第一步,他都迈不过去。刚才一声叹息中,包含他多少不甘……

    浮屠山周围气氛很好,估计因大能在这安家,百兽兴旺、绿荫如盖,自有一派仙家和气流行。

    由于两个心情都不好,也无意打破这团和气,黑熊四处采了点野果,和雷磙随意填饱肚子。

    离开黑风山已好几天,雷磙的适应能力挺强,虽然现在啃生竹笋还不行,但用野果勉强能果腹了。

    “滚滚。山上那位乌巢禅师,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神通是不是很强啊?

    不然你为何,从老远赶来,专程来找他?”黑熊好像很容易满足,吃饱后懒懒躺在溪边,一手轻抚肚皮问雷磙。

    看他悠然自得模样,前面的区区小挫折,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开始有心情打听八卦了。

    也许正是这种超然心态,符合道家清静无为真意,他才仅凭一门戊土神功,从无数山精野怪灵兽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方大妖。

    显然雷磙的心情,没黑熊那么轻松,闻言拔过一根草,下意识狠狠蹂躏。

    眼无焦距看向前方,他一边搜刮着记忆,沉声回答黑熊提问:“那位乌巢禅师,具体有什么神通,其实我也不清楚。

    我只知道……啊!我只知道在这附近,他是我唯一能找到,唯一有可能帮助我,解决问题的大人物。

    他的实力强不强,你不是深有体会,还来问我干什么?”

    最后一句雷磙语气不好,像不耐烦黑熊多嘴询问,说完还悄悄摸一下额头,擦去那并不存在的冷汗。

    “靠!刚才差点嘴快,把孙悟空发怒,打乌巢禅师的事,在这里提前说出。

    我能未卜先知,知道未来的事,万一被他听见,事情就大条了……”

    倒霉!原来雷磙因为情绪低落,注意力难免不怎么集中,竟差一点失口惹下大祸。

    幸好他反应足够快,及时惊醒并住嘴,不然被乌巢禅师听见,今天真不知如何收场。

    这里离人家老巢那么近,乌巢禅师的气息能抵达,估计其神识同样可抵达。

    他和黑熊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可能被监视,找死不是他这样找的!

    “他实力强我早知道,但是一个人实力强,并不等于他能解决问题。

    可你为何一早断定,他能解决你的问题?”雷磙刚差点惹祸,正在深深自省中,黑熊还不知死活,继续好奇地追问。

    “我没说过一定,只是心里猜测。猜测你懂吗?快起来,我们离开这……”

    “啊!天已经黑了,你不是说过,要在这过夜么?”

    “我改变主意了,你快点站起来,我要马上走……”

    “好吧。”

    不知雷磙发什么神经,一定要连夜离开浮屠山,黑熊好脾气地依言站起:“我们现在去哪?”

    “越过那道山梁,随便找个地方,明天我们再来。”

    “好……”

    黑熊听话带上雷磙,真大步远离浮屠山,朝来时的方向走去。

    去是望山跑死马,返回时雷磙偷懒,又趴在黑熊肩上搭便车,结果速度快了几十倍……

    直等终于翻过山梁,雷磙先吐一口浊气,问不明所以的黑熊:“呼……站在这个地方,你还能感觉到,他的压迫气息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