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仙侠小说 > 莽西游 > 第十七章 基于善意

第十七章 基于善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吩咐凌虚子的话,其实也同样适用你。但你目前修为不够,还是专注修炼和保命,别好高骛远想太多。

    我们走……”雷磙说完再不停留,丢下凌虚子和狐妖,跟黑熊绝情地远去。

    黑熊的悟性确实高,不单可以无师自通,修炼戊土神功有成,还拥有极强的直觉。

    估计雷磙刚穿越那会儿,现代人一开口说话,那完全不同于本世界的风格,就让他至今记忆深刻。

    然后雷磙讲西游故事,打听时间、世界格局,执着追问如何修行等,他更看出其与众不同。

    特别是自从雷磙教他,轻松打败孙悟空后,他内心对雷磙的感观,再次出现明显的上升。

    内秀又憨厚的他,早打定主意,要牢记不听雷磙的话,结果就闯祸的教训。

    所以这次与小妖们道别,他索性放手任雷磙发挥,自己只在一旁努力配合。

    反正他一贯拙于言辞,不大擅长处理这种事,又感觉会很快回黑风山。

    而且孙悟空的危险性,黑熊比别人更有体会,雷磙的告诫深得他心,知道磨磨蹭蹭是找死。

    正因黑熊配合默契,雷磙一声“我们走”,他即向凌虚子和小狐妖,微微点头代替辞行。

    然后他迈开大步,往东方扬长而去……

    “熊大。我刚吩咐他们的话,你有没有感觉不妥?”等远远离开山谷,看不见凌虚子时,雷磙忽然问黑熊。

    话说黑熊不擅言辞,他也是赶鸭子上架,第一次处理这类问题,生怕出错或有遗漏。

    前面他强撑面子,表现得雷厉风行,一半因时间真紧,一半却是由于紧张。

    这下没外人在场,他急忙询问黑熊,即照顾同伴的感观,又可以拾遗补漏。

    “感觉?你说得挺好,把我想说的,都说出来了。

    你让他们快离山,也是被形势所迫,孙悟空太可怕了,更别说大能出手。

    而建议凌虚子、小狐狸等,有机会多接触人类,更是我一贯的主张。

    只不过我很好奇,你最后说那些话,为什么要刻意避开小妖,单独和凌虚子两个谈?”显然黑熊对雷磙,刚讲的那一番话,是打心眼里赞同。

    不过他回答完雷磙,也提出自己的疑问,不理解雷磙为什么,最后几句得避开众妖。

    “嗯……”黑熊提出的问题,让雷磙有点为难,好像很难以启齿。

    最后他神色莫名一正,终于决定对黑熊明说:“其实我提议小妖,分散离开黑风山,里头有两层含意。

    第一我当然是出自好心,怕他们遭鱼池之祸,被孙悟空顺手打死。

    但第二层意思,却不怎么光彩,我让他们分开逃,还有搅浑水的意思。

    众多小妖四散乱走,气息、痕迹肯定杂乱不堪,我们夹在他们中间,暴露的危险性会减小。

    而我们离开黑风山,出走的方位与时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我得防备他们泄露信息……”

    原来雷磙也是处心积虑,建议黑熊找凌虚子告别时,已经开始暗中设计布局。他计划利用众小妖,四散乱窜来做掩护,试图把危险降到最低。

    首先是搅乱气息,制造无数痕迹,让对手无法追踪。然后用众多假目标,分散追踪者注意力,降低他俩被追到的几率。

    他又担心有的小妖口不严,万一被孙悟空或者谁活捉,暴露他俩离开黑风山的详情。

    最后也怕打击众妖士气,因此逃离黑风山这件事,他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讲。

    现在知道他和黑熊,正悄悄离开黑风山的,只有凌虚子和小狐妖。只要这两位小心点,别被孙悟空活捉,他和黑熊将消失……

    “啊……”听完雷磙的解释后,黑熊茫然张大嘴巴,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他万万没想到,雷磙看似简单,很仓促的交待,竟然藏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以他憨厚敦实的性格,只看出雷磙为小妖着想,其中更深一步的算计,他确实平生第一次见。

    “你怎么了,对我的做法,难道有不同意见?”见黑熊忽然不说话,雷磙还认为他生气了,不得不多余问一句。

    能一举两得的事,初衷又本着善意,他和众小妖感情不深,自认这么做无可厚非。

    如果黑熊因这件事,进而对他心生芥蒂,或者感觉良心不安,他会很看不起黑熊。

    一个追求大道的人,过多牵扯世俗凡情,婆婆妈妈当断不断,其行程注定走不远。

    雷磙一心追求长生,可不希望因为别人,被迫停下前进脚步。要是黑熊俗心太重,在获得自保能力后,他会果断离开黑熊。

    心存善意没错,但圣母就不对了。

    过份圣母的话,在雷磙看来,是一种病,必须得治!

    阳谋!

    雷磙自认为这步棋,勉强也算得上阳谋,虽然不怎么堂堂正正,但确实不违他的本心。

    这里他不过因势导利,充分综合既有条件,想化解紧迫的杀机,包括他俩和众小妖的杀机。

    所以他问心无愧,反当面质问黑熊,直接把话挑明了,是否有不同意见。

    当然,雷磙敢对黑熊,使用这种语气,也是基于了解。

    通过几天的接触,他已经看出黑熊,憨直加不谙世事,同时又求道心切。

    遮遮掩掩小家子气,不如直来直去爽快。

    与这种性格的伙伴交往,雷磙喜欢直来直去,在矛盾爆发前解决掉。

    “没。这事你处理的好,步步严丝合缝,都是最合适的选择,我对此没任何意见。

    只是我猛然间听到,几句看去简单的话,里面有这么多深意,一时间转不过弯来。”被雷磙一质问,黑熊忙挥挥手,向他表明立场。

    很好!黑熊这一次的表现,同样没让雷磙失望,通情达理懂得取舍。

    “好!”黑熊的意外肯定,让雷磙暗松口气,同伴没芥蒂最好。

    不过黑熊不擅掩饰,动作萧瑟语气失落,敏锐的他注意到了。

    见状他开始安慰黑熊:“今天你被迫离开他们,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只要渡过这次危机,你可以回来补偿他们。

    修道长生,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和雷磙不一样,黑熊与众小妖,存在深厚感情。雷磙怕他留下心病,导致心性修为退步,不得不出声开导他。

    毕竟那些小妖,都是由他点化,才成长成精怪,等于他的小辈。

    而刚才说好听点,是怕小妖们危险,把他们先行遣散,说难听点就是抛弃。

    至于雷磙因接触少,还来不及培养感情,当然可以无视小妖,黑熊肯定没那么潇洒。

    “呼……我明白。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现在我们去哪里?”黑熊性格挺好,拿得起放得下,长吐一口气后,主动结束话题,转而询问目标。

    见黑熊放下负担,雷磙感觉很欣慰:“你先一直往前走,等遇到大川大河,再做一个木筏,我们逆流而上。

    我的目标,一路向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