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章 劝服

第五十章 劝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呼!

    房间中似乎刮起了一阵风。

    在这阵风中,阻挡在入口处的五道身影,下一刻就倒在了血泊中,做为领头者的加西亚,更是被上位邪灵右手插进了胸膛,就这么钉在了墙上。

    发生了什么?

    莫里森、二年级生和周围的五个人瞪大了双眼,脸上满是骇然。

    以他们的视力根本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看到了结果。

    而这样的结果,让他们难以接受。

    不仅是他们,被钉在墙上的加西亚才是最难接受的那个。

    “咳、咳!”

    鲜血随着加西亚的咳嗽而出。

    四年级生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冷漠的‘派尔雷诺’!

    暗派自然是很强的。

    甚至可以说,一个流派的里流才是真正奥义传承的地方,但是希尔流派这个一直以使用厨具、秘制药物的流派,怎么会这么强?

    按照他的推测,一脉相承的希尔.里流应该是使用更加强大或者特殊的厨具、秘制药物才对。

    因此,他带来了五位仅次于教授级别的精英。

    他认为这样做已经是万无一失了。

    可现实,却狠狠的抽打在了他的脸上。

    比之前‘派尔雷诺’抽打那些希尔流派的外围成员还有疼痛。

    五个被他寄予厚望,同样也是他身后那位教授精心培养的助手,就这么的死了。

    在对方的手掌下,犹如豆腐一般的被切割,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这样的结果,加西亚根本无法接受。

    但胸膛被扎透的疼痛,却告知着这位四年级生,这一切都是现实,他必须要要接受!

    “身似疾风,手如利刃。”

    “血光闪现,伏尸百万。”

    上位邪灵浅吟着它临时编撰的短句,看向加西亚的目光满是不屑,几乎是要化为了实质,它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从不知道希尔.里流是怎么样的存在,就不要用你浅薄的知识来推断它。”

    “这、这次是我输了……但,下一次……”

    努力的吸了口气,被疼痛扭曲着面容的加西亚断断续续的说着。

    然后,在话音还未落下时,加西亚的整个身躯就这么的融化、消失,犹如是六月下的白雪,但速度却要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让对方逃脱自然是计划中的一环,而且,这种自行逃脱远比它故意放水强。

    不过,这并不妨碍上位邪灵故意一皱眉头。

    它要让一切显得逼真。

    这关乎到boss之后的计划。

    然后,上位邪灵转过了身,看向了真正希尔流派的成员。

    “派尔雷诺,我……”

    噗!

    莫里森下意识的想要解释什么,但上位邪灵可不会听这样的解释,一个闪身出现在了对方的身后时,对方的头颅高高飞起,胸腔内的鲜血立刻被挤压而出,溅洒在了屋顶之上。

    白色与红色交织后,房间的颜色变得十分刺眼。

    但当红色迅速掩盖了全部的白色后,这样的色调并没有变得柔和、协调,反而是越发的刺眼了。

    希尔流派成员的尸体倒在房间中,上位邪灵一一检查后,整个人向外走去。

    当他们说出所谓的投降时,他们的命运就注定了。

    一个真正暗派的人,是不可能容忍流派内有着叛徒的存在。

    ……

    砰!

    当加西亚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e区的一个房间,不,是研究室内了。

    研究室内值班的助手们看着出现、跌倒在地,胸口被开了一个大洞的加西亚后,急忙行动起来。

    一场急救的手术就这么的展开了。

    充足的药物,娴熟的技巧和奇异的秘境产物。

    当然,最重要的是,加西亚长在了右侧的心脏。

    这一切结合后,加西亚活了下来,且异于常人的体质让他迅速的清醒起来。

    “联系都伊尔教授。”

    “让他尽快返回学校,希尔.里流和我们猜测的完全不一样,应该是真正古老流派的分支。”

    说完这一切后,加西亚就直挺挺的躺在了病床上,似乎是这句话耗尽了他全部的力量。

    但只要稍微靠近一些,就能够清晰听到,此刻在加西亚的嘴中正在不停的念叨着。

    “身似疾风,手如利刃。”

    “血光闪现,伏尸百万。”

    赫然是上位邪灵临时编撰的短句。

    周围的人听到了这样的短句,但是不明所以的他们,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意思。

    不过,加西亚的身份,足以让他们重视这句话。

    足足十几分钟后,加西亚才仿佛是回过了神。

    “帮我通知那位新生首席。”

    “就说我要和他见一面。”

    加西亚吩咐着研究室的助手。

    但他马上的就看到这位研究室的助手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我的计划发生了什么变故?”

    加西亚一愣后,马上追问道。

    ……

    时间稍微向前推移一点。

    秦然目送着加西亚离去后,并没有关上房门,开始享用难得的正餐级别美食,反而是拎起了装有【黄金蛋糕(仿制)】的金属箱子向着公寓外走去。

    加西亚离开了。

    但跟着加西亚而来的那些人可没有离开。

    这些家伙想要干甚,秦然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他们都是为了他手中的【黄金蛋糕(仿制)】而来。

    对此,秦然没有丝毫的愤怒,甚至还有点欣喜。

    当然了,这样的欣喜可不是分享的欣喜,已经到了手中的食物,秦然怎么可能让出去?

    他是为即将获得的额外收获而欣喜。

    脚步不停,秦然很快就来到了记忆中那片距离公寓足够远,且足够宽敞的大操场上,他可不希望一会儿爆发的战斗,波及到他在这个副本世界中,唯一正式的落脚处。

    在秦然停下脚步的时候,密集的人影就出现在了四周,将秦然团团围住。

    这个时候的人数,要比之前秦然通过感知判断的人数多出一倍还多。

    很显然,这些心怀不轨者彼此间也发现了对方,他们为了更稳妥的将正餐级别食物搞到手,开始通知同伴了。

    甚至,当秦然停下脚步了,还有闻讯匆匆赶来的人。

    这些人加入到自己同伴的阵营,与周围的人形成了对峙,但大部分的注意力还是放在秦然身上。

    或者准确说是装着【黄金蛋糕(仿制)】的金属箱子上。

    “把箱子交出来!”

    秦然左侧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斗篷内的人,改变着嗓音喊道。

    这一声就如同是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般,周围的人纷纷大喝。

    “交出箱子!”

    “快交出来!”

    “交出来,我们就饶你一命!”

    ……

    声音嘈杂凌乱,有的如同之前那人改变了声音,有的则干脆用的就是自己本来的声音。

    贪婪在他们的眼中浮现。

    他们变得无所顾忌。

    秦然目光从这些人身上扫过,最终,却看向了远处的一片阴影。

    在那里有一股诡异的气息若隐若现。

    对方在窥视着这里。

    毫无疑问,对方打算浑水摸鱼。

    而且,不单单是对方一个,又有两股气息出现在了他身后不远处的阴影中。

    感知着隐藏在暗中这三股远比眼前这些人强大的气息,秦然不由嘴角一翘。

    有什么是比一次预料中的收获更值得高兴的?

    自然是远超之前的收获!

    但是,秦然的微笑却是刺痛了周围虎视眈眈的窥视者们。

    “你在笑什么?”

    “你以为我们是在和你开玩笑吗?”

    “还是你认为我们没有胆子杀了你?”

    被贪婪蒙蔽双眼的窥视者们纷纷怒吼起来,杀意在他们之间弥漫、影响,呼吸开始沉重。

    “杀了他!”

    “杀了他之后再决定那份食物的归属!”

    一声大吼,所用人都向着秦然发动了冲锋。

    但是,就在他们刚要迈动自己的双腿时,一股剧痛开始充斥在胸口,随之剧痛蔓延,双眼开始模糊,意识逐渐消散。

    扑通、扑通。

    仅有少数几个体质特殊的窥视者还在那苟延残喘着。

    “毒、毒!”

    他们的嘴中发出了最后的哀嚎。

    死亡让他们清醒。

    他们祈求换来秦然的怜悯,但秦然无动于衷。

    眼前的人不需要怜悯。

    因为……

    当他处于绝对的劣势时,对方也不会怜悯他。

    被贪婪充斥的操场,随着死亡的到来,逐渐消散,平息。

    站在超过五十具尸体间,秦然的目光看向了隐蔽着一道身影的阴影处。

    刚刚因为【剧毒蚕食】而冷却的【恶毒之息】再次的随着他的意志弥漫开来,将他身后两道身影的隐藏处所笼罩。

    【恶毒宝珠】一件只需要放在身上或者背包中就能够发挥出威力的道具。

    除去需要一定的时间达到最大的效果外,基本上没有任何的缺点,尤其是在触发【剧毒蚕食】后,时间这一点缺点也变得在接受范围之内了。

    啪、啪啪!

    清脆的鼓掌声中,在秦然的注视下,一个衣着普通用面具遮挡着面容的男子走了出来。

    “我听说这届的新生首席很有意思。”

    “但是现在看来,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有趣。”

    “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暗食者?”

    对方低笑着,发出了邀请。

    暗食者,一群真正放弃了自我尊严,依靠抢夺来提升自己的强盗,传闻中,还有某些极端的人选择吞噬相同的人类,来获得力量。

    曾在一本书籍中,秦然看到过关于这些人的描述。

    他们让人厌恶,也让人恐惧。

    至少,在他的感知中,远处阴影中的两个人的呼吸,因为‘暗食者’一词,变得急促起来。

    “你有什么顾虑吗?”

    “或者是,还有什么留恋?”

    “难道你还要日以继夜的忍受这些家伙吗?”

    “你难道不觉得刚刚那一刻的释放,才是你一直以来寻找的东西吗?”

    “你难道没有感受到那一刻的轻松与愉悦吗?”

    “承认与正视吧,你和我们才是一类人!”

    阴阳顿挫,富有节奏的话语声中,一道又一道的通过精神判定,成功避免陷入混乱的信息出现在了秦然的视网膜上。

    看着眼前的暗食者成员与一侧运转的监控探头,秦然微微吸了口气,他调整着自己的语速,酝酿着情绪。

    下一刻,饱含情绪的话语脱口而出。

    “我并不是有所顾虑,我只是有着自己的坚持!”

    “我不是有所留恋,而是我的记忆中有着太过美好的东西,我无法放弃!”

    “我不需要日以继夜的忍受这些家伙,我有着太多的办法让他们明白他们面对我时,应该怎么做!”

    “至于我一直以来寻找的东西?”

    “可不单单是这种杀戮!”

    “它或许会是一种达到目的的手段,但绝对不是最终的目的!”

    “轻松与愉悦或许会有一些,但是和最终的目的相比较起来,眼前短暂的欢悦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且……”

    “看似畅快的你,能够和我坦然的说,你不后悔吗?”

    “不后悔放弃了习惯的生活,不后悔放弃了熟悉的好友,不后悔挚爱的爱人,不后悔对你疼爱有加满是期盼的父母吗?”

    “你敢说你心底没有一丁点美好吗?”

    大声的质问,每一句与每一句间都形成了莫名的节奏,在这样的节奏中,让人不自觉的带入其中。

    言语催眠吗?

    很抱歉。

    他也会。

    而且,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才是真正大师级别的!

    或许有人能够逃脱这样的质问。

    但很显然不包括眼前暗食者的成员。

    对方在秦然的话语下连连后退,哪怕戴着面具看不清楚此刻的面容,但即使不用去看,也能够猜到对方难看的面容,听听那粗重的呼吸吧,一声接着一声,就如同一个破烂的风箱,似乎随时要散架般。

    而那个人也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我、我……”

    “你还想要用无谓的言语来说明你的一切是正确的吗?”

    “这样的强调有什么用?”

    “它能够给你带来什么?”

    “什么都没有!”

    “有着的只是自欺欺人的空虚!”

    “现在,抬起头!”

    “看着我!”

    “告诉我,你最真实的想法!”

    秦然打断了对方,隐藏在袖子内的手指上,【梅斯丽之戒】隐隐流转着无人可见的光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