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用意

第十九章 用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然惊讶的看着半跪着的j.佩雷尔曼。

    被系统遮掩的面容无法看清,但眼神中却是黯淡、了无生气,犹如被抽走了灵魂,任由一些自由联盟的外围成员辱骂,乃至踢打。

    而在一旁,四个气息强大,明显入阶的玩家则旁观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没有阻止外围成员。

    也没有加入其中。

    在他们的眼中,秦然看到了不解。

    无疑,这四个自由联盟的入阶者、正式成员还保留了一份理智。

    这样的理智没有让他们冲动。

    让他们还算能够客观的审视j.佩雷尔曼。

    以及在见到秦然时,保持应有的礼仪。

    “2567阁下。”

    四人中最高大的、背着双手剑那个入阶者看着走来的秦然,代表四人给予了问候。

    “嗯。”

    秦然点了点头,目光则一直看着j.佩雷尔曼。

    “‘渔夫’杀了首领,是他亲口说的。”

    “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人听到了渔夫和首领争吵。”

    对方显然知道秦然想要问什么,马上就开口说道。

    “他亲口说的?”

    秦然反问道。

    “是的,亲口说的。”

    对方一点头,周围的人纷纷附和。

    “我们几个都听到了,j.佩雷尔曼和阿米利亚大人的争吵。”

    “虽然内容没有听得太清楚,但是他们争吵的很激烈。”

    “接着,我们就听到了阿米利亚大人的惨叫。”

    “我们几个冲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阿米利亚大人化为白光而去,还有傻愣楞的j.佩雷尔曼。”

    “他嘴里自言自语的说;‘是我杀了你!’”

    几个外围的暗哨走了出来补充着。

    秦然眉头微皱。

    按照这几个暗哨的描述,j.佩雷尔曼明显就是凶手了。

    但这也就是这几人的描述。

    秦然更加相信的是自己,他低下头看着眼前失魂落魄般的j.佩雷尔曼。

    “j.佩雷尔曼是你杀了阿米利亚吗?”

    面对着秦然的询问,j.佩雷尔曼一言不发,好似是默认了一般。

    这让围观的外围成员越发的气愤。

    “杀了他!”

    “杀了这个叛徒!”

    “为阿米利亚大人报仇!”

    很明显,他们对自由联盟的归属感很强,也对那位逝去的首领很尊敬。

    人在孤立无援的时候,总是会心生恐惧。

    可一旦人数众多,这样的恐惧就会烟消云散,且全都变为‘勇气’。

    一个刚刚说话的暗哨忽然抽出了长剑,就冲着j.佩雷尔曼的脖颈砍去。

    然后……

    对方凝固在了原地。

    并不是冻结。

    而是被秦然的杀意所笼罩。

    在那屠戮了万千生灵的目光注视下,这位实力超过一般玩家的暗哨,身躯颤抖,满头大汗。

    最终——

    啪!

    手中的长剑落地。

    犹如是一声号令,随着长剑的落地,这位暗哨猛地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接着,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对于2567的名声,自由联盟的人当然听过了。

    不论是系统承认的唯一称号‘黎明之剑’,还是玩家间‘炎帝’‘炎之恶魔’‘火之君王’,又或者是戏谑的称呼‘宝藏猎人’,只要不是菜鸟、新人,自然明白其中所代表的含义。

    可他们从没有想过,2567的一个眼神就让一个高于普通玩家的老手失去了战斗力。

    惊悚!

    没错,就是惊悚!

    远超惊讶的惊悚感,就这么从这些人心底升起。

    他们无法理解这一幕。

    秦然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随着他的精神踏入了5-阶,一些奇妙的变化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不单单是脑海中焚烧混沌的火焰,还有一些是身体上的。

    不单单是一些常人视为无形的力量变得越发的恐怖,还有他的视力、听力在缓慢的增加,身体越发的协调、坚韧,虽然他没有提高这些属性,但这种感觉依旧是清晰出现。

    对此,秦然还是十分乐意见到的。

    因为,他大致猜测出这是为什么。

    反补!

    精神达到一定程度后,对身躯的反补。

    也可以称之为灵魂对身躯的反补。

    当然,这样的反补远远没有使用黄金属性点快,也没有黄金属性点安全。

    秦然可是明白‘撑破’是什么样子。

    而他不想成为这个模样。

    所以,之后的实力增长计划,自然是以‘体质’为主。

    不过,这些都是秦然的秘密。

    连含羞草都没有告知,其他人怎么会告诉。

    未知与神秘。

    如同是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

    他们最终会诞生的只有:恐惧。

    眼前的自由联盟成员们就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当面对秦然淡然的眼神时,他们一个个的惊慌失措。

    他们似乎看到一片黑色的阴影从秦然的身躯上冲天而起,仿佛是要遮天蔽日一般,笼罩在了他们的头地。

    然后……

    伸出了四肢。

    漆黑如夜的四肢与爪牙,摩擦在空气中发出了嗤嗤的响声,巨大的头颅略微摆动后,没有面容,只有一张漆黑大嘴的怪兽就这么向他们扑来。

    血腥,扑鼻!

    阴冷,刺骨!

    那张大嘴似乎只要一开一合就能够吞噬他们所有人一般。

    “啊啊啊!”

    “啊啊啊!”

    那些外围成员们纷纷惊恐后退。

    正式成员则一个个身躯绷紧,如临大敌。

    但下一刻,无面怪兽消失不见。

    剩下的,一把拎起j.佩雷尔曼,转身就走的秦然。

    “2567阁下!”

    “以阿米利亚老大的谨慎,j.佩雷尔曼是第一嫌疑人!”

    还是那位高大的入阶者。

    在犹豫了片刻后,这才一咬牙,对着秦然的背影喊道。

    对方必须要说点什么。

    不然的话,自由联盟就完蛋了。

    人心涣散后的组织,只会是土崩瓦解。

    但是对方也清楚如果说出什么威胁的话来,自由联盟不用日后土崩瓦解,马上就会成为过去。

    炎之恶魔……

    实在是太可怕了!

    因此,对方尽量用温和的语气,提醒着j.佩雷尔曼的身份。

    只能是提醒。

    不能是其它。

    哪怕是这样,这位身材高大的入阶者也是拼尽勇气才说出来。

    而秦然?

    好像听到了。

    也好像没听到。

    脚步没有停顿的,大踏步的离开了。

    直到秦然的身影消失了,那位身材高大的入阶者才微微松了口气,然后,他的耳中响起了一片出气声。

    身材高大的入阶者扭头看了看左右。

    一抹苦笑不由露了出来。

    对方很清楚,就算他极力挽回了。

    也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自由联盟很有可能成为过去式了。

    至于用另外一种方式挽回?

    莫名的,对方想到了那漆黑的、巨大的无面怪兽。

    身躯不由就是一抖。

    随之将那个想法抛到了九霄云外。

    ……

    “有问题吗?”

    站在丰收酒馆密道外的小巷内,秦然询问着酒馆老板娘。

    后者没有回答,只是认真的检查着j.佩雷尔曼。

    大约五六分钟后,酒馆老板娘才抬起头。

    “有些像是诅咒。”

    “但又不像。”

    “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无法分辨出来。”

    酒馆老板娘回答道。

    “有可靠的人吗?”

    秦然继续问道。

    “有。”

    “不过,他不能进入丰收酒馆。”

    酒馆老板娘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后,指着j.佩雷尔曼说道。

    对此,秦然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

    换做是他,也不会让一个身上带着莫名其妙‘东西’,宛如定时炸弹般的人进入到自己的房间。

    “你确定这件事是冲你而来的?”

    酒馆老板娘抱着肩膀问道。

    “十有八九!”

    “守护者们出现的太巧合了,假如不是因为一些事情的话,我一定会出手干掉普利分兄弟。”

    “然后,你说会是什么情况?”

    秦然反问道。

    “一场大战!”

    “渔翁得利!”

    酒馆老板娘言简意赅的形容道。

    但马上的,这位老板娘就皱起了眉头。

    “这样的手笔,不像是‘掮客’那混蛋。”

    “太明显、拙劣了。”

    “嗯。”

    “不是那混蛋,虽然一开始我想到的是那混蛋,但是很明显,有意料之外的人加入了这一局中。”

    “不过,如果我是那混蛋的话,绝对不会介意推波助澜一下,将整个局面搅得更乱。”

    说着,秦然又看向了j.佩雷尔曼。

    阿米利亚是一个胆小鬼。

    之前的表现足以说明一切,而想要杀死一个胆小鬼可要比杀死一个勇敢的人难了不知道多少倍。

    因为,前者是不会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的。

    而后者?

    不置身在危险中,怎么会获得勇敢的评价?

    至于伪装?

    当然不排除这个可能。

    可假如阿米利亚是伪装的话,那么就应该更难被杀死了。

    对方处心积虑的伪造了一个形象,自然会好好维护,绝对会在大部分的时候保持着一颗警惕的心。

    有着这样的前提,除非是对方十分相信的人,不然怎么得手?

    无论怎么看,j.佩雷尔曼都是一个十分符合条件的人。

    但j.佩雷尔曼怎么会干掉阿米利亚。

    以‘渔夫’老实人的性格,艾米利亚表现的再不堪,‘渔夫’都不会出手,最多就是离开自由联盟。

    甚至,还会为此放弃一些东西。

    老实人就是这么的好欺负。

    所以,很多人也很喜欢欺负老实人。

    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就能得到一些心情上的舒爽或者是一些实质上的利益,真的是太完美了。

    谁不乐意做呢?

    “会不会真的是j.佩雷尔曼出的手?”

    酒馆老板娘目带沉吟。

    老实人是很好欺负,但也是有着极限的。

    当突破那个极限后,保证一些人连对不起都来不及说,就得去亡者之地。

    “有可能。”

    “但我更想要知道其中的诱因——那混蛋为什么要这么做。”

    “陷阱?”

    “还是什么”

    秦然摇了摇头,实话实说。

    相较于阿米利亚为什么死亡,秦然是真的不关心。

    他关心的是这件事所代表的意义。

    但很可惜,他现在唯一掌握到的线索,就是失去了神智的j.佩雷尔曼

    “我会加快联系人来治好他。”

    “算我还你一部分人情。”

    酒馆老板娘显然明白这一点。

    “我需要一个绝对可靠的人。”

    “‘解咒师’的事情,出现一次就够了。”

    秦然提醒着酒馆老板娘。

    “放心吧。”

    “我可不是无法无天那样的傻子。”

    酒馆老板娘笑道。

    “期待你的好消息。”

    秦然这样的说着,拎起j.佩雷尔曼就向着附近的一栋房屋走去。

    那是他某次荣誉击杀后的‘战利品’。

    事实上,这样的战利品,秦然有太多太多。

    唯一可惜的是……

    这样的战利品无法如同现实一般成为大额的进项。

    每当想起这样的事情,秦然就觉得胸口发闷。

    “boss,我竭诚为您服务。”

    高等邪灵按照秦然的心意站在了那栋房屋门口。

    “看好他。”

    秦然说着将j.佩雷尔曼抛给了高等邪灵。

    “没问题。”

    高等邪灵给予了一个保证。

    对于这样的保证,秦然相当的放心。

    高等邪灵或许会满腹唠叨,但是在执行力方面却是无话可说的。

    而这也让秦然有了一些想法。

    “你能够使用一些道具吧?”

    秦然询问道。

    “当然。”

    “我可是异常精通神秘知识的。”

    高等邪灵仿佛是猜到了什么,马上双眼放光的看着秦然。

    “嗯。”

    “去教导霜狼。”

    秦然吩咐道。

    什么?

    高等邪灵一愣。

    这和它想象的不一样啊。

    不应该是赐予它一些道具的使用权,增强它的实力吗?

    为什么成了教导霜狼啊?

    难道我还不如那头狼?

    不可能的!

    我怎么可能还不如一头狼?

    一定是契约人有更深层的想法,说不定这是考验呢?

    对,一定是考验!

    看着秦然离去的身影,高等邪灵完全的陷入到了自己的思绪中,然后,它就看到了秦然脚步一顿。

    顿时,高等邪灵再次站直了身躯。

    我就知道!

    刚刚的就是考验!

    霜狼就是顺带的,我才是核心!

    高等邪灵信心满满的期待着。

    “对了。”

    “有可能的话,火鸦你也尽量教导。”

    秦然头也没回的说完,就迅速的失去了身影。

    只剩下站在原地,仿佛石化般的高等邪灵。

    微风轻轻吹起,卷着几片残叶从高等邪灵面前而过。

    突然的,高等邪灵觉得自己好冷、好累,好想回西海岸nt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