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针对

第三十九章 针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纯白色的瓷盘上,三块烤制微焦的培根鸡蛋三明治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秦然拿起其中的一块,一口咬下了大半。

    对于三明治、汉堡、馅饼之类的食物,秦然从不认为该小口品尝,那是对这类带馅食物的亵渎。

    大口大口的吃,才是最让人感到满足的。

    “怎么样?”

    化妆师饱含期待的看着秦然的神情。

    他之前可没有夸大其词,培根鸡蛋三明治是他真正意义上拿手的食物,也是做得最多的一类食物。

    “嗯。”

    秦然点了点头,没有给予评价。

    经常品尝含羞草所作出的食物,秦然很难对其它的食物给予美味的评价,但他也不会忽略相对的事实。

    食物材质和厨师技艺都是相互的。

    一个厨师不可能用凡俗的材料,制作出远超凡俗的食物。

    同样的,当一个厨师使用远超凡俗的材料时,所制作出的食物,早已跨越了普通食物的。

    甚至,可以说是超出了普通食物的范畴。

    含羞草就是这样。

    因为,含羞草不仅有着超越普通厨师的厨艺,还使用了超出普通食物范畴的食材。

    秦然的舌头又不是失去了味蕾。

    他怎么会尝不出那些食物的不凡。

    所以,他对含羞草的态度十分的柔和。

    事实上,对能够给予他美味食物的人,秦然的态度一向都是不错的。

    眼前的化妆师也不例外。

    至少,在化妆师的感觉中,眼前秦然身上那种莫名的冷厉、锋锐的如同尖刺一般的气息全部的消失了。

    呼。

    化妆师长长的出了口气。

    虽然秦然没有给予更多的评价,但是化妆师认为自己的厨艺得到了秦然的认可。

    他看着秦然将剩余的两块三明治都吃掉后,马上将微波炉加热的牛奶递给了秦然。

    “需要糖吗?”

    化妆师顺带问道。

    “嗯,少许。”

    秦然点头道。

    在秦然的注视下,化妆师向着牛奶中加入了一勺半的糖,秦然接过勺子,自己顺时针的搅拌起来。

    牛奶与糖的香味迅速的充斥秦然的鼻尖。

    略带甜腻,却又不失鲜味。

    最让秦然满意的是,恰到好处的温度。

    温软的牛奶远比冰冷或者滚烫的牛奶更容易让人接受。

    叮铃、叮铃!

    一杯牛奶饮尽,就在秦然准备让化妆师热第二杯的时候,化妆师的电话响了起来。

    “台长。”

    “好的,我知道了。”

    化妆师接起电话,倾听着话筒一侧的话语,大约十几秒后,他看向了秦然。

    “出大事了。”

    “我们得马上出发,前往电视台。”

    说着化妆师就摘下围裙,向着门口走去。

    秦然眉头一皱。

    他讨厌在吃饭时被人打扰,但他更加清楚意外发生时,不及时处理会发生什么样严重的后果。

    站起身,拿起桌上剩余的牛奶,秦然向外走去。

    ……

    “混蛋!混蛋!”

    “一群该死的、贪婪的家伙!”

    刚刚睡了不到一个小时的艾克德就被助理的电话叫醒了,长时间未睡的人一旦被吵醒,那脾气绝对不会好,更何况还出现了这种令人恼怒的事情。

    艾克德看着助手传来的简略信息,目光中的愤怒几乎化为了实质,在秦然和化妆师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来的时候,艾克德已经摔碎了三个杯子了。

    “我发誓等我重新返回巅峰时,我一定会封杀这群碧池!”

    艾克德看着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将简略信息交给了秦然,然后,快步的走向了办公室一侧的洗漱间。

    他需要冷水来让自己彻底清醒。

    而在艾克德洗漱的时候,秦然浏览着这样简略的信息。

    战士疗养院发生了凶杀案。

    一位医生和一位护士被残忍的勒死在了办公室内,同时三位接受治疗的战士失踪,初步判定是三位战士病发,才酿成了惨剧。

    如果只是上面这些信息,自然不会让艾克德跳脚大骂。

    雨城的治安只能算是一般,斗殴、凶杀在这座城市里不常见,但也不罕见,就算是发生而当地点很特殊,最多也就是让艾克德尴尬两句罢了。

    真正让艾克德恼火的是后面的信息。

    有两位在雨城小有名气的通灵者出现在了现场。

    一位声称她感应到了战士的亡灵。

    另一位则说整个疗养院都是不祥之地。

    而且,话里话外都有意无意的提起秦然,希望得到秦然说出更加‘准确’的‘灵视信息’。

    “他们这是在挑战你。”

    “他们想要利用这次机会踩着你上位。”

    化妆师站在秦然的一侧,秦然并没有遮挡,化妆师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内容,而仅需一眼,化妆师就给予这次事情定了性。

    身为化妆师的林.艾米在电视台内见识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了。

    比这龌蹉、恶劣数倍的也不是没见过。

    也因此,他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

    一个处理不好,就会让刚刚受到广泛关注的秦然遭受到重大的打击。

    因此,这位化妆师立刻就变得愤愤不平起来。

    他可是清楚,秦然获得这么前途远大的机会是多么的不容易。

    没错,化妆师就是在替秦然愤怒。

    两天的相处,足以让化妆师这样说得上是单纯、善良的家伙将秦然当做是自己人和好朋友了。

    从某方面来说,化妆师真的是单纯到让人诧异。

    秦然就很怀疑对方是怎么在电视台这样复杂的地方生存的。

    不过,秦然没有发表更多的意见。

    不论是对化妆师,还是对眼前的事件。

    前者是个人的秘密。

    而后者?

    他有着更加专业的处理这个事件的专家。

    洗过一把脸,略微整理了仪装的艾克德走了回来。

    “我们建议我们马上去现场。”

    “在这两个想要蹭热度的混蛋造成更大的、不可挽回的骚动前,将他们摆平。”

    艾克德看着秦然,征询着秦然的意见。

    “嗯。”

    秦然一点头。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家就好。

    剩下的?

    他尽力配合就好。

    那辆高级保姆车载着秦然、艾克德和化妆师驶离了电视台,他们直奔战士疗养院。

    很快的,高级保姆车就来到了目的地。

    不过,还没有下车,艾克德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里的记者似乎……

    太多了一些。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