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四章 ‘点拨’

第五十四章 ‘点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威尔看着三座冰雕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虽然在这个家伙准备硬闯的时候,老顾问就知道对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是令老顾问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家伙连秦然的面都没有碰到,就死在了一个恶灵的手中……唔,是疑似恶灵。

    很快的,老顾问纠正了自己的说法。

    因为据他所知,还没有哪个恶灵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因此,当【寒冰之灵】消失后,老顾问也没有冒然的闯入到旅店中,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寻求进入旅店的方法。

    毕竟,‘火炉烤鱼’的电话号码,他是知道的。

    ……

    “d,威尔找你。”

    拉格仑一手拿着电话,扭头对着秦然喊道。

    “让他进来。”

    秦然这样的说着,目光却看向了站在身侧的蜜尔。

    “你刚刚说什么?”

    秦然问道。

    “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帮您准备三餐,我不需要额外的报酬,我也不会提出过分的要求,我只希望在有可能的前提下,您能够推荐我去加入猎魔人。”

    蜜尔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秦然。

    虽然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一种不是因为‘利益驱使’,仅仅是因为友情什么的,或者干脆说免费的,不需要有负担什么的话语更加容易的获得好感,但是蜜尔的性格让她完全做不出这样的事情了。

    她本就是有求于人。

    又怎么可能坦然的说出不为任何而来的话语。

    当然了,在这样做的前提下,蜜尔也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

    “好的。”

    “嗯,您拒绝也是理所当然的,我……等等,您说什么?”

    有些反应不过来的顾问少女瞪大了双眼看着秦然。

    在昨晚秦然目光扫过,万千怪物的头颅爆炸,都没有让顾问少女如同此刻一般惊讶。

    同样惊讶的还有斯密斯。

    “食物吗?”

    斯密斯低下头,轻声自语着。

    而站在吧台后原本靠着酒柜的拉格仑差点摔倒在地。

    “这个家伙想要干什么?”

    “猎魔人真的是这么随便答应人……emmm,不少家伙似乎真的是这么随便。”

    “混蛋!”

    “一个个的都是这么任性。”

    扶着酒柜重新站稳的旅店老板嘴角抽搐了数下后,目光就看向了走进来的威尔,当然了,他也看到了外面的冰雕。

    对于短时间内,自己旅店外发生了什么,旅店老板是一清二楚的。

    不过,他不在乎。

    莫尔,一个本就该死的混蛋。

    而特事处?

    呵呵。

    “早。”

    威尔向着旅店内的人问候,但除了旅店老板、伙计外,没有一个人理会这位老顾问,包括他的孙女。

    看着站在秦然身侧的蜜尔,老顾问就觉得一阵头疼。

    如果说面对秦然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那么,当他的孙女都和对方站到了一起时,那就是足以令勇者退怯的任务了。

    老顾问不是勇者。

    假如是在别的时候,他一定会退让。

    但这个时候?

    呼!

    深吸了口气,老顾问走到了秦然面前。

    “d阁下,您知道这里面装了什么吗?”

    老顾问问道。

    “不知道。”

    秦然摇了摇头。

    “那您想知道吗?”

    老顾问继续问道。

    “不想。”

    秦然再次摇了摇头。

    干脆利落的拒绝,让老顾问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很想要咆哮一声,质问秦然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还要参与进这样一件麻烦中。

    但残余的理智却告诉老顾问,如果还希望谈话进行下去的话,那就一定要保持冷静。

    “这里面装着对艾德士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希望您……”

    “不能。”

    秦然打断了老顾问的话语,并且以不容置疑的态度说道:“这是我和他人的约定,在明天日落前,它只能在我的手中,任何人都不能够拿走或者打开它。”

    “可是,它关系到艾德士的……”

    老顾问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话到了嘴边,又把那话语咽了回去。

    这样的行为,让一旁的蜜尔皱起了眉头。

    她不喜欢遮遮掩掩的对话。

    尤其是,当这个人是她的爷爷时,更让蜜尔感到难受。

    不过,蜜尔并没有加入到这样的对话中。

    因此,为了让自己不再难受,蜜尔走到了女孩们所在的桌子。

    “我说了,在明天日落前,它只能在我的手中,任何人都不能够拿走或者打开它。”

    秦然重申着。

    而面对着这样的重申,老顾问直直的看着秦然。

    最终,老顾问发出了一声叹息。

    “我就知道你无法被说法,但我还是想要试试。”

    老顾问自顾自的说着,然后,仿佛是被自己的幼稚做法逗笑了一般,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些。

    当然,这个笑容没有任何的欣喜,只有苦涩。

    “那我能够换个问题吗?”

    “你怎么知道韦伯斯特有问题?”

    老顾问嘴角的苦涩迅速的收敛,眼神也再次变得坚定、锐利起来。

    “看到尸检报告了?”

    秦然淡淡的问道。

    “嗯。”

    “完全不是一个老人应有的身躯,甚至,比之一般的年轻人还要强壮许多。”

    老顾问点了点头,神情中浮现着一丝凝重。

    “那么,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反问中,秦然笑了,带着讥讽意味的那种,然后,秦然站了起来,准备返回自己的房间了。

    “等、等等!”

    “什么意思?”

    老顾问大声问道。

    “一些东西是显而易见的。”

    “但有些人就是看不到。”

    “又或者说,他们只是视而不见呢?”

    秦然根本没有停留的意思,边走边说,当他走上楼梯消失不见的时候,话语声正好落下。

    老顾问抬了抬手,想要再次呼喊秦然,可最终老顾问没有开口,手也无力的垂了下来。

    但在老顾问的脸上,却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

    “老家伙,你马上就该退休了。”

    “千万别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不知何时旅店老板走到了老顾问的身边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我知道。”

    “但……”

    “职责所在,就是我该做的。”

    老顾问说着,冲着自己的孙女歉意一笑后,转身就向着旅店外走去。

    “一个个的都是这么固执、倔强,不知好歹。”

    “你们都和毛驴是近亲吗?”

    看着老顾问消失的背影,旅店老板嘟囔着,而出现在监控器上,又潜入到秦然房间的身影,旅店老板却是视而不见了。

    他知道,那是自己人。

    但。

    有的时候。

    自己人,就真的是自己人吗?

    至少,库克不这样认为。nt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