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七章 你永远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

第二十七章 你永远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那间坍塌的裁缝铺旁,一辆破旧的马车上,下来一家三口。

    丈夫、妻子与儿子。

    三人风尘仆仆,大人的脸上带着劫后余生、重归家园的庆幸,孩子则咬着手指,懵懂的看着这一切。

    仿佛不理解父亲、母亲的神情。

    一件件物品被搬下了马车,锁好的房门也被重新的打开。

    离开不过几天,大部分的东西不需要清理,仅有一些灰尘,也在勤劳妻子的打扫中,迅速的消失。

    物品被丈夫一件件的摆好。

    但一张挂毯却少了压住的硬木。

    你说钉子?

    别开玩笑了。

    做为家中最值钱的东西之一,不论是妻子,还是丈夫,都不可能用钉子来破坏这张挂毯。

    即使它还没有正常的门帘的三分之一大。

    “去找块木头来。”

    “隔壁老杰米那里应该有很多。”

    “房子都成废墟了,我们拿一两块并不过分,最多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们邀请他一起吃晚餐。”

    妻子这样的说道。

    丈夫一点头,就走向了门外,经过自家孩子跟前时,还摸了摸孩子的头顶,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待在这里,有事的话,就喊你妈妈。”

    “我去那边找两块木头。”

    丈夫说着,就走向了变成废墟的裁缝铺。

    看着这样的废墟,丈夫忍不住的叹息着。

    “希望老杰米不要看到这样的情形。”

    “不、不。”

    “还是看到的好,至少证明他还活着。”

    话一出口,丈夫就发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改口,然后,走进了废墟,期望从中找到一两块能够有用的木头。

    很显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位丈夫花费了十几分钟才捡起了两根称得上是完整的木头。

    抖了抖木头上的灰尘,那位丈夫转身准备回家。

    可就在转身的时候,才发现一直蹲在自家门前的孩子不见了,顿时,那位丈夫的身躯一震。

    但在下一刻,就好似没事般的向着自家走去。

    “小吉米!小吉米!”

    那位丈夫边走边喊,但却没有回应。

    不仅是自家孩子没有回应,就连妻子也没有回应。

    “干什么呢?”

    那位丈夫嘟囔着,继续向前。

    可就在距离自家房门还有一米远时,那位丈夫却将手中的两根木头,径直扔出。

    嗖!嗖!

    锐利的破空声,宛如投掷而出的标枪。

    扔出两根木头的那位丈夫,则是上半身不动,脚尖点地,如同一支离弦之箭,向后方射去。

    可马上的,对方就已更快的速度飞射回来。

    砰!

    那位丈夫撞破了自家的房门,身形颤抖的爬在那。

    疼!

    钻心的疼痛,从被踢中的部位漫延到全身。

    仅仅是一脚,对方就明白袭击他的人,不仅出腿快速,而且熟知人体结构,知道击中哪里让人痛不欲生。

    而后,当那位丈夫咬着牙,准备爬起来,拼死一战时,对方终于看清楚了房间中的情形。

    一位年龄不大的少女正坐在椅子中。

    他的‘妻子’和‘孩子’则在对方脚下昏迷不醒。

    “玛丽.詹姆士!”

    在看到那标志性的金发和蓝色双眸时,对方就惊呼出声。

    当然,玛丽并不是对方惊慌的理由。

    而是因为对方知道,玛丽的出现,必然跟着另外一个人。

    邪魔!

    当眼角的余光看到那抹黑色身影的时候,对方的身躯就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藏在牙齿中的毒药,数次就要碰触,却最终放弃。

    不是不敢。

    更不是贪生怕死。

    只是对方想起了,‘邪魔’控制尸体、操纵灵魂的事实。

    那是十分明确的记录!

    他看了不止一次。

    也因此,他感受到了恐惧。

    连死亡都无法解脱,那是何等的不幸与绝望。

    而当这样的绝望漫延的时候,对方又怎么能不颤抖。

    “你想要干什么?”

    对方喝问道。

    而秦然给予的回答,则是一记手刀。

    啪!

    十分干脆的,对方就昏倒在地。

    不需要询问。

    或者,更加准确点说,还不到询问的时候。

    玛丽不解的看着秦然将三个俘虏捆绑,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她知道,秦然这么做必然有着自己的理由。

    跟在秦然身后,玛丽看着秦然拎着三个俘虏返回了沃伦王宫。

    同样的,她也看到了马克西姆和赛尔提带着一队人出现在王宫的门口。

    人数不多,比之前参战是还要少,仅有十个人左右。

    “大人。”

    “这是我能够召集到的全部人手。”

    马克西姆看着走近的秦然,十分羞赫的说着。

    如果可以的话,马克西姆甚至不愿意直接面对秦然,即使他知道秦然让他召集所有人并不是一次测试也一样。

    可他在离开时却是信心满满的。

    那些和他不属于同支的人,自然是无法召集的,可他麾下的人马,当时的马克西姆却认为是十拿九稳的。

    只是,现实给予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当他发出召集信号后,除了身边的十人之外,剩余的人,不是没有回应,就是干脆的拒绝了。

    并且直接告知了他,另投他人麾下。

    这样的结果,令马克西姆无法接受。

    但事实的残酷,却又让他不得不吞下苦果。

    他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的知道,才让他越发的痛苦。

    他没有一个领导者应有的决断。

    正视着自己错误的马克西姆,痛苦的低下头,他不敢去看秦然的神情。

    任何轻蔑、讥讽,对于这个时候的他来说,都是致命的。

    “干得不错。”

    秦然的声音响起。

    马克西姆一愣。

    他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着秦然,期望从中发现什么。

    但秦然仿佛恒定的表情,却令他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大人,您不需要安慰我。”

    马克西姆苦笑的摇着头。

    “没有安慰你。”

    “至少还有十个人,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在我的想象中,人数应该是个位数,或者没有。”

    “有十个人,说明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善良。”

    秦然说着就向王宫内走去。

    他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没有时间和马克西姆闲聊,能够和对方说上两句,真的就是因为对方带来了超出他想象中的人数了。

    而看着秦然的背影,马克西姆嘴巴张了又张,想要说些什么,可到话语到了嘴边,却变成了感谢。

    “谢谢。”

    马克西姆说着,抬手一挥。

    他的好友和手下的人,跟在秦然身后进入了王宫。

    接着,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一道道诡异的身影,借着黑暗与阴影,迅速的靠近着沃伦王宫。

    领头的一人,看着看似把守森严的沃伦王宫,发出了不屑的冷笑。

    “井底之蛙!”

    “你永远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人!”

    噗!

    冷笑声还未落下,对方的头颅已经高高的飞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