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箱子

第六十二章 箱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箱子开启前,面对着未知的收获,秦然在心底是有着一份期待感的。

    事实上,每一次到了收获的时候,秦然都会有着这样的期待。

    他会如同其他人一样去猜测,会是什么样的道具。

    最多,就是对了一点儿冷静。

    而这一次也不列外。

    既带着谨慎小心,又带着期待的秦然,在箱子开启后的一刻,就向里面看去,可是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秦然整个人就是一愣。

    箱子!

    又是一个箱子!

    在这个开启的箱子里面,赫然是一个金属制成的小箱子,能够严丝合缝的放入到眼前的大箱子中。

    目光扫过新出现的箱子,刚刚回过神的秦然却是脸色一变。

    这个金属小箱子给予他的感觉并不好。

    就像是正常人看到血肉模糊的车祸现场般……

    心有余悸!

    呼!

    呼呼!

    秦然调整着呼吸,当一切都变得平静时,目光才再次看向了这个小箱子。

    一个被这么郑重其事存放的物品,不说其它,必然是价值连城的。

    那么,将其价值做为衡量点的话,另外一个说法也是成立的:危险必然是毁天灭地的!

    而联系上刚刚秦然看到箱子第一眼的感觉,危险就是必然的了。

    但危险源自哪里却是不同的。

    “是箱子里存放物品给予我这种危险的感觉?”

    “还是布置了什么陷阱?”

    心底涌现猜测的时候,秦然面色凝重。

    ‘林城之神’被秦然干掉了不假。

    可这并不代表秦然会小觑对方。

    那场战斗,可以说是己方占尽了优势,不仅是身份互换,让对方措手不及,更重要的是离开了林城,‘林城之神’的实力直线下降,就如同‘叶城之神’和‘多城之神’一样。

    在这种时候,秦然知道他所看到的并不是全部。

    所以,秦然明白他必须要谨慎、小心。

    以谨慎、小心的心去面对这个副本世界中的其他神灵。

    以谨慎、小心的心去检查眼前满是危险的箱子。

    没错,就是检查这个让人心悸的箱子。

    常人面对现在的局面,很容易患得患失,游离在贪婪与懦弱之间,可秦然是不同的,他早已经习惯了。

    机遇与危险并存。

    利益则构成纽带。

    顺利,扶摇直上。

    失败,尸骨无存。

    地下游戏的宗旨不就是这样吗?

    舍出一切,拼出未来。

    想要活下去,就用命去搏。

    从进入地下游戏的第一天……不!

    是当秦然对自身有了清晰的认识开始,他就是为了活下去,而在用生命去拼搏。

    福利院。

    不是一个好的地方。

    因为,那里更加的真实。

    福利院。

    是一个好的地方。

    因为,真实,告知了你不要幼稚。

    秦然从不会记恨什么。

    相反,他怀有感激。

    毕竟,那里是让他活下来的地方。

    不然的话,沦为野狗的食物,将会是他最终的归宿。

    吃。

    总比被吃好吧?

    而为了吃得更好,对待每一件事时,秦然都是在谨慎小心的基础上全神贯注的。

    “盖在上的花纹只是普通的花纹。”

    “四周和底部,被大箱子遮掩,无法看清。”

    秦然进入【追踪】视野的目光打量新出现的箱子,专家级别的【神秘知识】则不停的在脑海中流传。

    观察入微的【追踪】视野和专家级别的【神秘知识】早已成为了秦然判断是否有危险的主要依据了。

    当然,还有感觉!

    或者说,直觉。

    秦然相信客观事实、证据,但也不会忽略直觉。

    尤其是在感知、精神属性的等级日渐提高后,有的时候,他会更加倾向于这种直觉。

    因此,在这个时候,秦然越发的郑重其事了。

    在没有确认是否会触发某种机关时,他没有随意的破坏外层的箱子。

    同样的,他也没有冒然的去打开内里的箱子。

    好奇心,秦然有。

    贪婪,秦然更有。

    可这不代表秦然会因为这两样而忘乎所以。

    哪怕‘贪婪’在他的身躯内连声大吼,秦然也当做了耳旁风。

    他早就习惯了该怎么和原罪们打招呼了。

    克制,不被它们所诱.惑。

    无视,将它们当做不存在。

    等它们折腾够了,自己就老实了。

    至于使用能力时,是否配合?

    秦然经过实验可以非常肯定的说,只要有着足够的利益,原罪们比想象中的还要配合、可靠。

    特别是‘贪婪’‘嫉妒’‘愤怒’这三个。

    几乎就是连锁反应,勾起了‘贪婪’,‘嫉妒’随之而来,拒绝了‘嫉妒’就会带起‘愤怒’。

    此刻也是这样的。

    随着‘贪婪’的大喊,‘嫉妒’出现了。

    “为什么它先,不是我?”

    “我不甘心!”

    “我不甘心!”

    ‘嫉妒’表现的如同没有要到糖果的小孩子,就差在地上打滚了,而在被秦然无视后,‘愤怒’大吼大叫起来。

    可依旧被无视。

    依旧无法阻止秦然关上箱子的打算。

    不过,就在秦然的手掌放在外箱的盖子上,准备合住的时候,那心悸的感觉,再次浮现在秦然的心头。

    眼前黯淡无光的金属小箱子上,突然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光芒。

    说不清楚是什么颜色。

    既像是黑色,又有点发白,但却不是灰色。

    秦然低下头看着这层光芒,全身颤抖起来。

    不是恐惧!

    更不是激动!

    而是……

    沉重!

    在这个时候,秦然只觉得有一座山突然压在他身上一般,令他根本无法行动,更加不用说是关上箱子了。

    身上的压力……不!

    一个呼吸后,那种沉重就不再不是单纯的压力,更像是一种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挤压感!

    而且,这样的挤压感,正在迅速的增加着,仿佛是要以秦然为核心,压缩成一点。

    嘎吱吱!

    很快的,身躯内的筋骨发出了一阵.呻.吟,似乎在告知着秦然,它们的不堪重负。

    “哼!”

    一声冷哼。

    灼热的火焰开始翻腾而起。

    普通的手掌变为熔岩巨手。

    周围而当挤压感,更是在强壮的熔岩身躯面前,变得力不从心,一下子就被撑开了,甚至,带起了一声犹如爆炸般的闷响。

    而那箱子盖?

    砰!

    重重的被压了下去。

    可……

    还存有一丝缝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