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九十五章 联合

第九十五章 联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可不想在早上就见那位姆姆。”

    “交给你了!”

    安.拉特里奇.欧肯意有所指的说完,就离开了餐桌。

    秦然没有阻止。

    毕竟,这就是两人商量好的。

    他对着翠西一点头。

    后者快步离去。

    大约两分钟后,女秘书带着丝丽.丹东和一位中年人走了进来。

    丝丽.丹东还是那副修女打扮,脸上带着仁慈、和善的笑容,而她旁边的中年男子却不同。

    一身黑色的神父服,面容严肃、冰冷,仿佛毫无生机。

    假如说丝丽.丹东修女是朝阳下的向日葵。

    那么,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地窖里的石头。

    更加重要的是,从见到秦然开始,对方的目光就以一种审视的姿态,打量着秦然。

    秦然故意一皱眉后,才对着丝丽.丹东问候。

    “早,丹东修女。”

    “早,2567。”

    修女回应着,然后,介绍着身边的中年男子。

    “迈尔泽,‘圣遗会’执事,曾经附属于狮鹫教会。”

    随着修女的介绍,迈尔泽上前一步,来到秦然的面前。

    “你好。”

    对方冰冷的问候,看不出任何的诚意。

    而之后的做法,更是出乎预料。

    话语落下后,对方上半身不动,却是猛地一脚踢出。

    动作隐蔽,且十分狠辣。

    径直对准了秦然的膝盖。

    呜!

    劲风破空,在餐厅内都刮起了一阵异响,就好似是一头野兽正在咆哮一般。

    可这声咆哮,下一刻就戛然而止了。

    对方踢向秦然的一脚,被挡住了。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被踩住了!

    对方绷直如枪尖的脚趾,连带着脚面在内,都被秦然一脚踩在了地上。

    砰!

    闷响中,整个餐厅似乎都抖了一下。

    对方严肃、冰冷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痛苦,身体更是一个踉跄。

    在秦然的踩踏下,对方不单单是脚掌的骨头全部的粉碎了,就连肌肉也成为了一滩肉泥。

    然后,秦然顺势一脚踢在了对方的胸口。

    骨断筋折的脆响中,对方直接飞出了餐厅。

    秦然可没有脚下留情的想法。

    哪怕他明知道,这是‘圣遗会’试探。

    昨晚的事情,是他和安.拉特里奇.欧肯精心策划出来的,对于大部分怀着侥幸心理来到艾特兰市的神秘侧人士来说,都是毫无破绽的,但是对于诸如‘圣遗会’‘长者议会’这样的组织来说,还是有着不小的破绽。

    例如:那个装有世界树果实的盒子。

    虽然用的是原本装有【迪恩之石】的盒子,年代上没有问题,但气息上却有着些许的不同。

    即使秦然利用玛瑞林的传承,做出了一丁点的改变,也是一样的。

    因为,对于玛瑞林教会的一些传承秘术,‘圣遗会’必然是熟知的。

    他们很自然的会想到圣瑞徳医院内丢失的【瑞德修女的雕像】,并由此联想到有人获得了玛瑞林的传承,并借此布局。

    而他这个曾经出现在圣瑞徳医院的‘失忆症患者’自然是有着极大的嫌疑。

    所以,一些试探就会出现了。

    眼前这个附属于狮鹫教会的‘圣遗会’执事就是担任着这样的任务。

    但秦然根本不担心对方的试探。

    不仅是因为他和安.拉特里奇.欧肯早有准备,还因为他使用玛瑞林教会秘术的核心是‘晨曦之力’,根本不是玛瑞林所传承的力量。

    “丹东修女?”

    秦然转过身看向了修女,面容上带着不解与愤怒。

    一旁的女秘书,这个时候才反应了过来。

    径直的掏出一把手枪,对准了面前的修女。

    “抱歉,2567。”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用更加温和的方式来向你寻求合作,但是丹东教会只是‘圣遗会’之一,面对着‘圣遗会’的指派,我们又能够怎么样?”

    修女长长叹息着,脸上满是无奈。

    “是因为昨晚的事情吗?”

    秦然皱起眉头问道。

    “是的!”

    “谁又能够想到,竟然会是世界树果实……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修女点了点头,苦笑不已。

    很显然,对于世界树果实的存在,因为哈罗德特的缘故,这位修女并没有任何的怀疑。

    “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秦然故作不解的问道。

    “玛瑞林教会!”

    “圣瑞徳冕下曾经创造出一种将秘术附着与某些物体上的技巧,而在昨晚那个装有世界树果实的盒子上出现了类似【治疗之术】的秘术,所以‘圣遗会’中的某些阁下猜测是有人布局……”

    说到这,修女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意思却再明显不过了。

    “他们怀疑我获得了玛瑞林教会的传承?”

    “虽然我承认,在【瑞德修女的雕像】丢失时,我不能说出我在做什么,但请不要这样的污蔑我。”

    “与其怀疑我,为什么不去怀疑‘长者议会’?”

    “二十猎犬之一的戴米恩可是早就对【瑞德修女的雕像】表现出了贪婪。”

    秦然恰到好处的表现着自己的愤怒。

    “我知道。”

    “但缺少了骑士的丹东教会,早已不再是‘圣遗会’决策者之一,我只能够给出我的建议。”

    “很抱歉,为你带来麻烦。”

    修女包含歉意的说道。

    “丹东修女,这并不是你的错,只是那些家伙在发现我是来自狮鹫教会……哼!”

    秦然摆了摆手,然后,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冷哼。

    听到这声冷哼,修女越发的愧疚了。

    “当初狮鹫教会的事情,丹东教会也做出了不光彩的一幕,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的我们,不正好是惩罚吗?”

    修女这样的说道。

    在知道‘自己获得了狮鹫教会的传承’后,明白这也是‘我’的安排之一,秦然当然不可能不调查。

    接着,他发现了十分有趣的信息。

    当初狮鹫教会在遇到‘长者议会’的突袭前,就向‘圣遗会’的其它成员发出了求援的信号。

    可惜的是……

    没有任何的回应。

    这个隐秘的消息,让秦然对‘圣遗会’有了新的认识,也有了新的想法。

    虽然只是‘我’的安排,让他拥有了‘获得狮鹫教会传承’的假象,但是在眼前的关头,秦然并不介意借用一下狮鹫教会的名头。

    看着面带愧疚的修女,秦然深吸了口气后,张嘴说道:“修女,我认为我们现在需要联合起来了!”

    “不单单是我和你这样的个人,而是……丹东教会和狮鹫教会!”

    顿时,修女全身一颤……

    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