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五章 戊之外

第六十五章 戊之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宝物?

    来人没有言语,眼中更是平淡无波,让一直暗自观察的腥红骷髅略感失望。

    它希望看到这个合作者更多的情绪。

    哪怕是些许的贪婪也好。

    可惜……

    内心感叹着,腥红骷髅的脚步加快了。

    这里是最外围的角落,想要从这里进入到‘甲’区,可是需要相当的路程,并且,通过一道守卫的吊桥。

    虽然它有更多进入‘甲’区的办法,但是这一次不同。

    它必须要光明正大。

    呵呵。

    光明正大?

    它有多久没有想到这个词汇了?

    更不用说是,身体力行了。

    实在是太久远了。

    久远到让人想笑的程度。

    虽然,它也不是人了。

    之后的路途,猩红的骷髅一言不发,来人更是沉默不语。

    一个怪异,一个‘人’,就这么的穿过了最外围,进入到了戊区的外围:一座长达百米,摇摇晃晃,仿佛随时要坠落的吊桥前。

    吊桥下是浑浊的河水,比之前来人跳出的河水,味道要好一点,但是却越发的湍急。

    更加重要的是,在那湍急的河水下,一道道巨大的阴影时不时的闪过。

    显然,河水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而在吊桥的尽头,一个全身白衣,连帽子都是白色的怪异正站在那里。

    对方好像是被冻僵了一般,一动不动的盯着吊桥上的腥红骷髅和来人。

    “白将军。”

    腥红骷髅裂开了那狰狞的面容,将一块令牌递了过去。

    白色的怪异默不作声的侧过了身躯,让开了进入戊区的大门。

    “这位白将军是我们合作者们最忠诚的护卫。”

    “它不仅恪尽职守,而且,可以做到不眠不休。”

    “守在戊区大门外近百年,没有出过一次错。”

    腥红骷髅与来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声音还若有若无的传来,白色的怪异根本无动于衷。

    一开始,它或许会因为这样的夸奖而自得。

    但是,时间长了之后,它早已经习惯了,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不是开心的笑。

    而是自嘲的笑。

    守门的将军依旧是守门的。

    哪怕被人尊称为将军,但本质并没有任何的变化。

    早知道这样,它还不如去放马。

    就算被叫上几句弼马温也无所谓。

    最起码,比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的强。

    实在是太无聊了!

    心底一阵阵的自怨自艾,但是白色怪异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当吊桥对面有人影闪过时,白色怪异立刻注意到了。

    不过,白色怪异并没有紧张。

    相反的,它笑了。

    如果说在担任守门时,有什么事是让它开心的话,那就是遇到这种闯入者的时候。

    尤其是这种实力弱小的!

    对方虽然很小心,但是在它的感知中,对方就是个比普通人强点的人罢了。

    比蚂蚁强壮的蚂蚁,自然还是蚂蚁。

    想要踩死的话,也不需要费多大的劲。

    而为了让它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不会过得无聊,白色怪异决定要好好的收敛力气,陪这个闯入者多玩一会儿。

    可即使如此,这个白色怪异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它将随身的武器,一根缠满了怨灵的长棍插在了所站的地面上。

    顿时,那些缠在长棍上的怨灵,就一个个的飞了出来,化作了一个个半透明的守卫,盯着四周。

    一双眼睛,永远比不上十双眼睛。

    它之所以在近百年的时间中没有出过一次错,这些怨灵功不可没。

    毕竟,它不可能真的无眠无休。

    白色怪异的目光,满意的扫过了这些怨灵后,就满怀期待的向着那个猎物追去。

    它希望排解无聊的时间。

    而作为诱饵的帕拉迪亚则是欲哭无泪。

    他就知道,他不该选择这次‘冬夜战’!

    宝石区的小日子多好啊!

    混在街头,找找肥羊,撩撩小姐姐,被小姐姐的妈妈追打几条街的日子实在是太让人怀念了。

    假如手里再有一罐啤酒,还能混到一袋炸鸡的话,那就真的是天堂了。

    可现在呢?

    他成为了‘饵’!

    不要说是炸鸡啤酒小姐姐了,他的小命随时都有可能没了。

    他是真的不想要答应的。

    可是看到秦然冷漠的表情时,他的心就一阵发虚。

    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饵’。

    感受着身后的气息不紧不慢的跟来,帕拉迪亚知道那个捕猎者有什么打算,在出发之前,自己阵营中的两个怪异已经告知了自己它们所知道的这个捕猎者的一切。

    除去恪尽职守外,就不甘寂寞。

    对此,帕拉迪亚深表理解。

    任谁站在那里一百年,谁都会变成对方那样。

    因此,帕拉迪亚也希望对方理解一下自己,身为‘饵’的不容易,一会儿下手的时候,稍微轻一点。

    帕拉迪亚在心底不住的祈祷着。

    可惜的是,从不信奉神灵的帕拉迪亚平时从未祷告过,这个时候临时的祷告,自然没有任何一位神灵愿意理会。

    哗、哗楞!

    熟悉的破空声在身后响起。

    不需要回头看,在这声音响起的刹那,帕拉迪亚就知道这应该是锁链或者钩锁之类的武器,对于这种武器,他也十分擅长。

    因此,帕拉迪亚很清楚该怎么做。

    他没有马上改变逃跑的路线。

    耳中锁链转动的声音越发的密集了。

    当这种声音达到了一个极致,变为了‘呜’的出手声时,帕拉迪亚猛地向右侧翻滚。

    仿佛是鹰爪般的钩爪擦着帕拉迪亚的身躯而过,刺入到了帕拉迪亚前面的地上。

    一抓落空了。

    白色怪异微微一愣,然后,它越发的兴奋了。

    它抬手一拽锁链,没入地面的钩爪,立刻蹦起,再次抓向了猎物。

    不过,与之前一样。

    这个猎物似乎很熟悉钩爪这样的武器,在它发动攻击的时候,就提前做好了闪避,而且,还趁机拐入了一侧的巷子,彻底的脱离了它钩爪攻击的范围。

    白色怪异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做为解闷的游戏,它不介意这个猎物多跑一会儿。

    毕竟,不论对方跑到哪,都逃不脱它的手掌心。

    它对这里太熟悉了。

    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走一圈的地步。

    比如,这个猎物拐入的巷子,就是一个废弃的巷子,除去大团的草丛外,根本什么都没有,而且,还是个死胡同!

    简单的说,除去那些草丛,这个猎物无处可逃。

    知道了躲藏地点。

    白色怪异越发的不着急了。

    它拐入巷子口后,一步步的走向了那大团的、杂乱无章的、足有一人高的草丛,这些草并不是普通的杂草。

    而是这里的一种特色植物,不需要阳光,仅仅需要一些尸体就能活。

    至于为什么长的这么旺盛?

    自然是因为有太多的人在这里解决私人恩怨了。

    有多少人,或者有多少怪物死在这里,都和它没有关系。

    它只关心它的那个猎物。

    手中的钩爪早已经停止了旋转,这种地形选择钩爪并不明智。

    但这并不代表它会放弃钩爪。

    抓住钩爪的最前端类似鹰爪的地方,犹如是握着匕首一般,白色怪异带着一阵阵的冷笑走进了草丛中。

    然后……

    它就看到了三个健壮无比的家伙,对着自己露出了狞笑。

    一个马头,一个牛头,还有一个熊头。

    一个比一个壮硕。

    一个比一个狰狞。

    不好!

    下意识的,白色怪异就想要退出去,但是,它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机会。

    马头反应迅速的一把抓住它。

    牛头配合无间,顺手在它嘴里塞了一把杂草。

    反应略慢,但是力量更强的熊人则是双臂如同钢钳般将它牢牢锁死,让它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了。

    接着,就是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牛蹄子,马蹄子,劈头盖脸的打砸着。

    “让你不让我进去!”

    “让你抢我的猎物!”

    “让你看不起我!”

    一边打,牛头、马头两个怪异嘴里不停的怒骂着。

    化身为熊人的卢坎,也想要加入其中,北地人战斗的时候,嘴里也是战吼不断的,不过,他必须要束缚对方。

    想到自己的任务,卢坎放弃了这样的冲动,只能是……勒得更紧。

    嘎吱吱!

    咔吧!

    咔吧!

    白色怪异感觉到自己的肋骨被这熊人勒断了数根。

    但是这个时候的它根本不顾不上这些了。

    陷阱!

    一个针对它的陷阱!

    白色怪异眼神凶残的看向了牛头怪、马头怪。

    这两个怪异,它时记忆犹新的。

    因为,这两个怪异就是它平日里最为讨厌的那种,不仅不守规矩,还喜欢到处惹事生非,因此,它从未放这两个家伙进入戊区。

    除非,这两个家伙带着令牌前来。

    而在这百年中,这种情况,也就寥寥一次而已。

    而且,那个令牌还是假的,被它识破了。

    当时的它追逐了两个混蛋数个小时,就差把两个怪异扔到臭水河里洗澡了。

    现在,对方开始报复它了!

    “谁给你们的胆子!”

    白色怪异怒吼着。

    可是因为嘴里的杂草,这样的怒吼,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咽声。

    牛头怪皱了皱眉,又抓起一把杂草,塞到了对方的嘴里。

    这一次,白色怪异连呜咽声都发布出来了。

    因为,它的嘴都被撑满了,连拒绝都做不到。

    牛头怪满意的看着这一幕,蹄子再次狠狠的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蹄子踩在对方身上的感觉,好舒爽!

    它曾经不止一次幻想过专业的场景。

    现在,美梦成真了。

    真的是太棒了!

    牛头怪越踩越是高兴,马头怪也是这样,而且,和牛头怪相比较,它更擅长用蹄子对付敌人,每一次都会挑选对付防御最弱,被踩后最疼的地方入蹄。

    仅仅是十几个呼吸后,白色怪异就扛不住了。

    它的白衣上满是蹄子印。

    帽子更是早就不知道掉到了哪里。

    披头散发的它,瞪着双眼,准备动用最后一招了。

    勒着对付的卢坎,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

    “注意!”

    卢坎出声提醒。

    下一刻,白色怪异就从有形化为了无形,穿过了卢坎的双臂。

    脱离了束缚后,白色怪异并没有逃。

    它转过了身躯,看着牛头怪、马头怪。

    “很好!很好!”

    “我从没有这么狼狈过!”

    “你们成功了!”

    “但是,你们也成功的激起了我的怒火——我想我未来的一百年不会在寂寞了,我要把你们挂在戊区的大门外,每天都会割你们一刀。”

    “直到一百年为止!”

    愤怒到扭曲的声音从白色怪异嘴里传来。

    任何人听到这样愤怒的声音,都会不寒而栗。

    可是牛头怪和马头怪却没有。

    两个怪异笑嘻嘻的看着白色怪异。

    “我说了吧,这家伙实力不错,能力难缠,但是守门早就守傻了,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状况。”

    牛头怪用肩膀撞了撞马头怪。

    “何止是傻。”

    “完全是没有脑子。”

    难得的的,马头怪承认了牛头怪的观点。

    因为,事实不容反驳啊。

    它很想找个观点来反驳牛头怪,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眼前白色的怪异实在是太傻了。

    不由自主的,马头怪看向对方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份怜悯。

    白色怪异微微一愣,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对方不是真傻,只是因为长时间的守门,反应稍微慢了一点,不过,有的时候一秒钟就能够决定生死。

    更何况,白色怪物愣了不止一秒。

    就在它下意识想要转身的时候,一柄长剑就这么的刺穿了它虚幻的身体。

    远超之前身体的疼痛在灵魂上弥漫开来。

    可是白色怪异完全没有机会哀嚎出声。

    因为,它被一柄尖刀顶在了脖颈上。

    相较于那柄长剑,这柄尖刀正在散发着更加恐怖的气息。

    它绝对不希望自己挨上一下。

    除非……

    它想死。

    马上的,白色怪异放松了自己的灵魂波动,它用实际行动表示着自己的无害,但是,那柄尖刀并没有离开它的脖颈。

    握着尖刀的那只手掌连移动都没有移动过。

    而手掌主人的声音,更是冷漠。

    “发誓效忠我。”

    冷漠的声音中充斥着不容置疑。

    而且,冷漠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那柄尖刀就开始向内切割了。

    感受着灵魂被切割的痛苦,本来打算拖延时间的白色怪异快疯了。

    这是干什么?

    我又没拒绝,就要杀我?

    最起码,也要等我开口说话了,再行动啊?

    你不按常理出牌!

    心里大吼着的白色怪异迅速做出了选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