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二章 大雾

第五十二章 大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有着戴利芬的催促,晚饭在十分钟内就结束了。

    所有人都返回帐篷内开始收拾,不一会儿,包括帐篷本身都被打包,放在了各自的旅行袋上。

    看着年轻人们的速度,戴利芬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在看到秦然,或者准确的说是那一人多高的背包时,还是忍不住的眼角抽搐。

    戴利芬在晚餐开始后,就打定注意,为了自己的心脏考虑,尽量不要去关注秦然。

    可……

    那包实在是太大了。

    不仅有高度,也极为的宽,背着包站在那的秦然,因此显得分外显眼,想让人注意不到都难。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戴利芬更是一眼看到了秦然。

    看着很自然的站到了队伍最末尾的秦然,戴利芬原本准备好的腹稿,在这个时候彻底的忘了。

    因为,他一看到秦然,脑海中就总是回忆起对方手中的保温盒。

    实在是香了!

    感受着开始再次快速分泌的唾液,戴利芬迅速的收敛着心神,压制着从胃中传来的饥饿感。

    “出发!”

    准备了数天的腹稿,在这个时候变成了最直接的两个字。

    戴利芬走到篝火旁,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火把,转身就走。

    年轻人快速的跟了上去。

    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所有人都徒步而行。

    漆黑的夜中,一根根的火把蜿蜒在野外,犹如是在黑暗中前行的蛇一般。

    队伍不长,但也不短,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所有的年轻人在脸上都带着紧张、期盼,哪怕是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时,这种情绪都没有散去,反而是越来越明显了,他们一个个让自己不去看别人,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尽量让自己变得冷静,好应付接下来的一切。

    唯有秦然例外。

    经历过太多的秦然,此刻内心毫无波动。

    他不仅有时间打量周围的环境,还能够打量周围的人。

    此刻,他们经过了两个小时的徒步后,已经来到了一片真正意义上的荒野,面前是一座山。

    不高,但在黑夜中却犹如是匍匐在地上的怪兽般,让人心中发紧。

    戴利芬则站在山脚下,正在和一个中年人交谈着。

    声音很低,但对秦然来说,却是清晰可见。

    “异人营地和怪异营地那边已经开始召集了,就等你们先进入了。”

    “那些家伙真是迫不及待。”

    “当然,这次的‘冬夜战’可是非比寻常的,早就超出了往届‘冬夜战’的定义了。”

    “所以,我才不建议这些年轻人去参加。”

    “戴利芬,有些事情不是你我能够阻止的。”

    陌生的中年人带着无奈。

    秦然看着对方将一个箱子交给了戴利芬后,就退到了一边,而戴利芬则是拿着这个箱子向着这边走来。

    “嘿,伙计们。”

    “这是我能够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

    戴利芬站定后,将箱子打开。

    箱子内出现了一块块整齐摆放的手表。

    戴利芬拿起了其中的一块说着。

    “这是定位器,也是你们最后的‘希望’,当然,你们也可以充当手表,不过,它最重要的是这里——看到这个白色的按钮了吗?”

    “在你们遇到无法避免的危机时,记得按下它!”

    “虽然这会让你们失去‘冬夜战’的资格,但是它能够让你们保住小命!”

    说话时,戴利芬的神情严肃。

    “戴利芬,你是让我们认输、投降?”

    队伍中,卢坎脸上浮现了不满。

    这位北地年轻人受到的教育中,可没有认输、投降一说。

    “不!”

    “这不是认输、投降!”

    “就如同我说的,这是‘希望’!”

    “你们最后的‘希望’!”

    戴利芬摇了摇头,声音不自觉的拔高了一分,这位头发花白,却依旧健壮的老者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年轻人。

    他的声音继续响起。

    “也是……”

    “我们的。”

    “我没有结婚,没有妻子,更没有孩子,我就是一个快要退休,却没有后代的放牧者。”

    “像我这样的老家伙,放牧者中比比皆是。”

    “我是幸运的,因为,我从最开始时就没有。”

    “但是有些家伙却是不幸的,他们一开始是有的,但最终失去了!那种痛苦,相信我,不是亲身体会,绝对无法想象。”

    “庆幸的是,他们有了你们。”

    “你们称呼他们为老师、叔叔、伯伯、姨母等等,称呼不同,但是他们看待你们是相同的。”

    “你们就是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希望。”

    “是他们生命中最后的光芒。”

    “你们也不希望这抹光芒熄灭,让他们陷入黑暗中吧?”

    “所以,做任何事情前,多想想他们。”

    “他们,在等你们,回家。”

    “一人一块,过来自己拿。”

    说完,戴利芬尽量不动声色的偏转了身躯,将手中的表抛给了卢坎。

    戴利芬注视着每个年轻人过来拿表的年轻人。

    他不知道这些年轻人在这次‘冬夜战’后,有几人能够回来。

    虽然他和一帮老家伙尽量的争取到了这‘最后的希望’,但是战斗瞬息万变,谁又能够保证,真的有机会按下那个白色按钮呢?

    希望,你们都平安归来。

    戴利芬昂起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心中默默的祝福着。

    然后……

    一片阴影笼罩了夜空。

    戴利芬看着那被硕大背包遮蔽的夜空,不自觉的一愣。

    接着,心底就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情绪。

    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情绪。

    只是可以确定的是,夹杂着少许的饥饿感。

    “小子,你家是开餐馆的吗?”

    看着拿起手表打量着的秦然,戴利芬开口说道。

    “嗯。”

    “叶之餐馆。”

    秦然回答道。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

    “到时候,要给我个折扣啊。”

    戴利芬笑道。

    “没有折扣。”

    秦然很认真的回答道。

    面对着这样的认真,戴利芬以为是秦然再和自己开玩笑,立刻,这位老放牧者的心情就好了一些。

    “注意安全,去吧。”

    戴利芬指了指远处的山。

    秦然没有再多说什么,就如同其他的年轻人一样,向着山脚下走去。

    这一次,并没有再排队。

    每个人都是领了手表后,就开始登山。

    那个与戴利芬交谈过的中年人则目送着年轻人们,当最后的秦然也开始登山后,他这才拿起了通讯器,准备汇报情况。

    不过,还没有等他接通。

    这个通讯器就被戴利芬一把抢过。

    “心情不好。”

    “陪我喝酒。”

    戴利芬言简意赅的说道。

    “戴利芬,你知道的,这么做是没有用的。”

    “即使我不通报,总部也会按时通知异人营地和怪异营地。”

    中年人指了指戴利芬手中的通讯器,苦笑的说道。

    “然后呢?”

    戴利芬翻着白眼道。

    “然后……”

    “我陪你喝酒吧。”

    中年人看着戴利芬,叹息了一声。

    然后,就这么从随身的背包中掏出了两瓶酒,扔给了戴利芬一瓶后,自己扭开一瓶,大口大口的就灌入了肚子里。

    瞬间,这位中年人就变得满面通红。

    他的双目中被酒意所覆盖,然后,径直的躺倒在地,靠着一块石头,看着身后的山。

    “能拖一分钟就是一分钟。”

    “祝你们好运!”

    中年人高高举起了酒瓶。

    下一刻,整个人就打起了鼾声。

    整个过程就发生在刹那,等到戴利芬回过神时,中年人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戴利芬愣了愣。

    忍不住抬脚轻踢了对方一脚。

    “言不由衷的家伙。”

    戴利芬说着坐到了中年人的身边,看向了这并不高的山峰。

    夜晚,深秋的寒风呼呼的吹着。

    但是,一抹雾气却不知道什么出现在了山峰上。

    浓郁的,寒风吹不开的雾气。

    “开始了。”

    戴利芬喃喃自语着。

    身旁的鼾声一顿后,打得更加响亮了。

    ……

    在雾气出现的时候,秦然就是一皱眉。

    不仅是着雾气出现的十分突兀,还因为随着这雾气的出现,他的感知被彻底的被遮蔽了。

    不单单是视线,还有听力。

    浓郁的雾气中,秦然能够看到的只有以自己所站位置半径2米之内的事物,听到的也只有自己的脚步声。

    而更加奇特的是,雾气始终保持在半径2米的范围内,随着他的脚步前移、后退而一同移动。

    就如同是有一个无形的力场罩在了秦然身上一般。

    也如同是这雾气活过来,有着自我的意识一般。

    秦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周围翻滚不休的雾气,双眼微微一眯。

    下一刻,【戈多之链】拟态化的出现在他的周围,【戈多之链】蜿蜒的向着雾气爬去。

    这一次,雾气并没有移动。

    【戈多之链】很轻松的就触碰到了雾气。

    犹如是普通的雾气,在【戈多之链】的搅动下,随之翻滚,也随之消散。

    并不是被搅动的这一片消散,而是整个雾气全都消散了。

    这片浓雾,就如突然出现般,此刻突然消失了。

    阳光就这么的散了下来,照耀在了秦然的身躯上。

    阳光?!

    看着手中温暖的明亮,秦然本就眯起的双眼中开始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他刚刚可是在深夜时分。

    他确定最多只过了20分钟左右,根本不可能天亮。

    而且,不单单是时间出现了变化,周围的环境也随之变化了。

    他之前所在是一处荒野的山丘上。

    但是,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却是一条废弃的街道。

    斑驳、开裂布满苔藓的道路。

    或倒塌或完整的建筑,同样被植物所笼罩。

    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垃圾桶,早已是锈迹斑斑,分辨不出颜色了。

    周围没有一个人。

    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静悄悄的。

    秦然低下头检查着布满了街道的苔藓,确认只有自己的痕迹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向着一旁的阴影挪动着。

    当阴影遮蔽了他的身形时,秦然这才用更细致的目光打量着周围。

    类似艾城的建筑风格。

    但又有些许的区别。

    年代感十分的相似。

    路灯、公交站牌、垃圾桶等都有,可在秦然视线所触及的位置,却没有任何一辆汽车,不论是公交车、还是私家车都没有。

    “有序的离开吗?”

    “这里是另一个地方?”

    “还是……”

    “另外一个世界?”

    秦然猜测着。

    然后,他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一栋建筑。

    这是一栋足有五十层高的高楼。

    哪怕他站在角落中也能够清晰的看到那栋高楼。

    毫无疑问,那里会是一个极好的观察点。

    同样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其他人也进入了这座城市,那么,一定会选择那里做为观察点。

    当然了,也少不了‘窥视者’。

    而其中必然会有不怀好意者!

    要知道,进入这里的可不单单是放牧者。

    还有……怪异!

    秦然不愿意成为被他人或者怪异窥视的人,所以,他主动的成为了‘窥视者’。

    为了更加的安全,秦然没有直接前往那栋高楼。

    而是选择了那栋高楼附近的建筑做为观察点。

    那栋高楼应该是一栋写字楼,而秦然选择的位置则是一个商场。

    之所以选择这里,除去观察位置好外,就是因为这个商场足够的大,只要找个合适的观察位置,哪怕一下子涌入足够多的人,也不会被发现。

    秦然相信,想要成为被窥视者的人绝对只是少数,大部分的人都会成为‘窥视者’。

    而成为‘窥视者’后,选择的位置并不多。

    相较于,那几个极易被发现的建筑,商场更合适。

    沿着墙根边沿,秦然来到了商场的一个角落的咖啡馆中,他小心的将背包放下,缩在了吧台后。

    整间咖啡馆是落地窗式的。

    对内对外都是如此。

    简单的说,秦然在吧台的位置,略微调整角度就可以随时看到外边和商场内的情形,而外边的人想要看到秦然,却必须要进入咖啡馆、靠近吧台才行。

    而就在秦然进入咖啡馆的下一刻,外面的街道上就出现了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

    卢坎看也没看周围,就这么大踏步的向着高楼走去。

    他的性格决定了他的行事风格。

    而且,他不想要浪费时间。

    他希望在那些麻烦的家伙进来前,搞定一切。

    至于可能存在的危险?

    卢坎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信心。

    看着眼前的高楼,卢坎脚步不停,径直的走了进去。

    然后——

    砰!

    一声闷响,刚刚走进高楼的卢坎就这么的飞射出来,重重的砸在一根路灯上。

    路灯嘎吱一声就被撞弯了,卢坎则是捂着胸口,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但卢坎根本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他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高楼门口的方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