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章 营地

第五十章 营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清晨五点,餐馆准时关门。

    当秦然拿回了充当招牌的小黑板时,用心学习、劳累了一夜的李佳佳马上打着哈欠走上了楼。

    含羞草则还在厨房忙碌着。

    一个个的保鲜盒整整齐齐的落在身后,含羞草小心翼翼的将一份半成品的食物装入其中,再用保鲜膜裹了一层。

    当然,这并不是全部。

    在一侧的厨台上,一根根经过加工的牛肉干,一袋袋的脱水蔬菜,早已经打包完毕。

    按照时间,含羞草做了直接能吃的,加热能吃的和长时间保存的等各类食物。

    秦然看了一眼忙碌的含羞草,没有出声的退出了厨房。

    他重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中,拿出了刚刚到手的4枚金渡钱。

    在他放开了对体内源力的束缚后,金渡钱上的金色光辉立刻肆无忌惮的绽放出来,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被‘吸食’出来。

    ‘暴食’的欢呼声还在秦然耳边回荡,秦然则再一次看到了那些从虚空而来的锁链——

    黑色、细小,依旧密密麻麻的束缚在他的躯干、四肢上。

    透明、头发丝般的锁链,则没入他的头颅。

    与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甚至,就连周围那些若隐若现的锁链也是一样。

    就连锁链的崩断也是那样。

    咔!

    咔咔咔!

    透明的锁链率先崩断,接着是那些黑色的锁链,而就在黑色锁链崩断的刹那,借着束缚之力略微减轻的那一刻,秦然瞅准机会,突然伸手向着周围若隐若现的锁链抓取。

    哗楞楞!

    锁链声响。

    束缚着秦然的黑色锁链,在秦然这样的动作下,发出了阵阵响声,但是,最为激烈的响声却是秦然抓着的那根锁链。

    整根锁链宛如是活的一般,在秦然的手中挣扎,还不停的一闪一灭,犹如闪烁的灯。

    坚硬。

    冰冷。

    莫名的厌恶。

    几乎是瞬间涌入了秦然的心中,让秦然下意识的就要揪断这根锁链,但是,这根锁链的坚硬程度远远超出了秦然的想象。

    在他的力量下纹丝不动不说,还令秦然的心底升起了一股极其强烈的危险感。

    没有似乎的犹豫。

    秦然直接松手。

    哗楞楞!

    锁链带着特有的响声消失不见。

    而剩余的锁链也纷纷消失,秦然的视野再次回到了餐馆的吧台内。

    “那股危险感……是什么?”

    秦然下意识的眯起了双眼。

    他对于自己的直觉可是十分的相信,不仅仅是天生精神强大,还因为无数次的战斗,让他养成了常人所没有的第六感。

    尤其是面对危险时,比之野兽都要敏锐。

    就如同刚刚。

    在他想要揪断那个锁链时,一股关乎到生死的危机出现在了他的心中,仿佛是被一柄尖刀顶在了胸口上。

    那种锋锐、刺痛,让秦然如鲠在喉。

    不过,秦然并没有慌乱。

    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在危险边缘徘徊的境地。

    更习惯了该如何如理这样的事情:冷静!

    有的时候,冷静比实力更重要。

    例如:此刻冷静的秦然,很明白自己需要什么。

    “需要更多的金渡钱!”

    秦然低头看了一眼手中腐朽的渡钱。

    不仅仅是他需要在那种情况下,更细致的观察着那些特殊的锁链,还因为,他需要解开更多的束缚。

    【精神属性突破三层封印,s-→ss-】

    【力量、敏捷、体质、感知突破四层封印,a+→ss-】

    ……

    感受着此刻自己的身躯,秦然再次利用【晨曦骑士锻体术】的呼吸法,让自己快速的适应。

    两个呼吸后,秦然睁开了眼。

    他没有站起来,而是保持着坐姿,同样用【晨曦骑士锻体术】的方法来感知自己身躯内的变化。

    当确认可以做到如臂使指后,秦然这才开始检查随身的装备、道具。

    虽然每一刻都是随身携带着的,但是在进行某些要紧事时,秦然都习惯整理自己的装备、道具。

    这既是一个整理装备、道具的过程,也是一个让秦然检查自我是否有遗漏的过程。

    不单单是装备、道具。

    还有……

    那诸多的计划。

    【锋锐制式剑】挂在了腰间。

    【阿卡之刃(碎片)】则因为长度,被秦然藏在了袖子中。

    两根【戈多之链】都戴在了左手上,与【恶犬之戒】在一起。

    那支【治疗药水】秦然是和【贤者之石(碎片)】贴身收藏的。

    而【收纳灵魂之镯】在其中的灵魂被清空后,秦然则是佩戴在了左手,虽然他不会畜养灵魂,但是充当护腕也是不错的选择。

    当秦然确认收拾利落后,厨房的帘子被撩起了。

    含羞草吃力的推着一个硕大的背包走了出来。

    这个背包放在地上足有一人多高,宽度更是需要两个成年人伸开双臂才能够抱住,如果不是厨房门够大的话,根本出不来。

    秦然一抬手,就将背包拎起,放在了吧台外。

    然后,他扭过身,看着含羞草。

    “这几天暂时休业。”

    “我让‘恶犬’守在了四周。”

    “还有上位邪灵也时刻注意着周围。”

    “怀崔克会派贝恩和另外一位放牧者24小时盯着这里。”

    秦然叮嘱道。

    “嗯。”

    “知道了。”

    含羞草乖巧的点了点头。

    自知自己帮不上忙的含羞草,可不会喊出一起走之类只会给秦然添乱的话语,含羞草清楚的知道,听秦然的就是最好的。

    秦然抬手摸了摸含羞草的头顶。

    “我走了。”

    说完,秦然转身就走。

    当秦然推开门的时候,一缕朝阳恰好出现在天边。

    朝阳散落在秦然的身上,让黑色染上了金边。

    早已等待多时的怀崔克先是吃惊的看了一眼,那硕大的背包,然后,指了指外边的轿车,露出了苦笑。

    很显然,这个背包根本放不进去。

    “稍等。”

    怀崔克说着,走到了一边打着电话。

    大约十分钟后,一个皮卡开了过来。

    秦然拒绝了怀崔克坐进车内的邀请,他拎着背包,就这么坐进了后槽内,背靠着汽车的后窗户,面对着餐馆的大门。

    在汽车马达的轰鸣声中,餐馆的大门越来越远。

    最终,变得模糊。

    而就在即将消失的一刻,秦然清晰的看到了一道人影走了出来,高高的抬起手臂,向着他挥手。

    那熟悉的声音,更是随风而来——

    “早点回来!”

    “我做好饭等你!”

    秦然嘴角一翘。

    他没有高声回答,只是轻轻的说道:“等我。”

    秦然知道含羞草听不到这样的轻声细语。

    但他知道,含羞草一定会做好诸多食物等他回来。

    所以……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回来才行!

    不能让含羞草久等。

    ……

    皮卡在市区走走停停,不过,在离开了市区后,却是宛如脱缰的野马般,迅速的向着一个方向驶去。

    城市化的建筑越来越少。

    农田、森林成为了主旨。

    当柏油路面都变得坑坑洼洼,前方出现了一个营地的时候,皮卡的速度放缓了。

    怀崔克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我只能送你到这了。”

    “接下来,要你自己小心了。”

    “记住,实在不行,就放弃。”

    怀崔克停顿了一下后,说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怀崔克看着这副模样的秦然还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只是说道:“跟我来。”

    说着,怀崔克就率先想着那座临时营地走去。

    守在营地外的放牧者明显和怀崔克相熟,两人不仅一见面就是一个拥抱,对方对秦然也很热情。

    “我是戴利芬,这个家伙的老友。”

    “接下来的行程,你需要跟着我了。”

    身材高大、健壮,头发花白的戴利芬笑着说道。

    “罗阎。”

    面对着热情的对方,做为回应,秦然报出了自己的化名。

    “不错的名字。”

    “希望这个名字能够在‘冬夜战’中大放光彩。”

    “好了,我的老朋友,这里虽然只是一个中转站,但你也不可能进入——这些雏鹰,只有你们放手了,才能够真正的展翅翱翔!”

    戴利芬冲着秦然再次一笑后,就向着怀崔克示意道。

    “小心点。”

    怀崔克再次叮嘱了秦然一句后,这才转身离去。

    秦然扫了一眼远去的劈开,目光就落在了眼前的戴利芬身上。

    “放轻松点。”

    “还不到时间。”

    “需要我带你转一转这个营地吗?”

    戴利芬笑道。

    “不用了。”

    “我自己可以的。”

    “不过,这里有不能随意踏足的地方吗?”

    秦然摇了摇头,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眼前的营地只有足球场大小,虽然有着诸多的帐篷遮挡,但是秦然依旧一眼看去,就看了个七七八八。

    完全不需要有人带路、或者接受。

    当然了,一些忌惮的地方,还是要问清楚。

    不是秦然担心惹事。

    而是担心因为不必要的麻烦,对‘冬夜战’有什么影响。

    “没有!”

    “来这里的都是你们这些参加‘冬夜战’的年轻人。”

    “如果这里面有你的朋友,你可以去找他们。”

    “要是没有的话,你就自己找个没人的帐篷,或者搭个帐篷去休息。”

    “时间到了,我会通知大家的。”

    戴利芬回答道。

    秦然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后,就背着硕大的背包走向了营地的一个角落。

    他在这里并没有朋友。

    至于临时笼络一帮人?

    很难相信陌生人的秦然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将覆盖在背包上的防雨布扯出来,一头依旧连着背包,一头则挂在一侧的栅栏上,然后,秦然就径直坐到了下面。

    简陋到极致的‘帐篷’。

    含羞草曾提议带一个真正的帐篷,但秦然坚持,这样就够了。

    有那空间,还不如多装一点食物来得实在。

    太阳逐渐的升高,当来到了天空的正中央的时候,戴利芬站在营地门口,大喊道:“开饭了!”

    立刻,一直保持着安静的营地瞬间就喧闹起来。

    一个个放牧者代表从各自的帐篷中钻了出来。

    有男有女。

    高矮胖瘦各自不同。

    装扮也是千奇百怪。

    有的如同秦然一般,一身便服。

    有的则是长袍、劲装、皮甲不一。

    还有一个更是敞胸露怀,披着一个熊皮,硕大的熊头如同帽子一样套在自己的头上,十分的惹眼。

    特殊的装扮,让秦然多看了对方一眼。

    对方则是完全的没有发觉。

    或者说,这位的目光早已经放在了那些食物上了。

    戴利芬准备了足够多的食物。

    一个宛如澡盆般的菜盆,放着半炒半煮出的青菜土豆,另外一个同样大的盆中则是米饭。

    不过,吸引人的并不是这种食物。

    而是戴利芬身后放在小推车上的十个半透明的饭盒。

    这些饭盒个头硕大,足有汤盆大小,分为十格子,每个格子中都放着不同的食物,从炸鸡腿、煮牛肉,到虾、螃蟹都有。

    颜色鲜艳,十分诱人。

    而且,有着前面两个大盆,这些做工本就精良的食物,越发的诱人了。

    “吃饭,还是原来的老规矩。”

    “我给新来的人说明一下。”

    “这两个大盆里的随便吃。”

    “后面着十个饭盒里的,需要你们自己想办法了。”

    “你花钱买通所有人也好。”

    “把所有人干趴下也好。”

    “或者干脆趁乱抢到一份也行。”

    “只要你能够做到,这些饭盒里的食物就是你的,但不许搞出人命,不然你们没得吃,还得失去‘冬夜战’的资格。”

    “现在……”

    “开始!”

    一声开始。

    本就蠢蠢欲动的放牧者代表就全都冲了上去。

    唯有秦然坐在那里动也不动。

    对于食物,秦然从来不挑剔。

    可如果有含羞草做的食物,他为什么要吃其他人做的?

    而且,也就是普通级别中做工精良的程度。

    和含羞草相比?

    别开玩笑了。

    完全没得比。

    当然了,秦然也猜到对方想要干什么,无非就是给参加‘冬夜战’的放牧者代表们一个熟悉彼此的机会。

    深知这一点的秦然,兴致勃勃的看着争斗的放牧者代表。

    其中那个披着熊皮的男人最为显眼。

    一抬手就掀翻了几个争抢的对手,任由周围人的攻击落在身上,不管不顾的就抬手抓走了一个饭盒。

    “那是卢坎,北地森林的代表,很强大,也很能吃,几乎一个人就要吃别人三份。”

    “当然了,其他的年轻人也很不错。”

    “都非常的能吃!”

    “你不饿吗?”

    “如果你不赶快的话,好吃的食物可是会没有的。”

    戴利芬走到了秦然面前,加重了‘能吃’的发音。

    “好吃?”

    秦然笑了。

    他抬手伸进一旁的背包,掏出了一个含羞草准备的保温盒。

    然后,缓缓的打开了盒盖。

    一股浓郁的香味瞬间袭向了四面八方。

    顿时,周围变得一片寂静,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了这里。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秦然不紧不慢的拿起了筷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